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個玩具 改變世界

一個玩具 改變世界

謝富旭

話題人物

攝影/唐紹航

1060期

2017-04-13 13:42

騰訊、華為、阿里巴巴這些中國最火紅的公司的確很耀眼,但如果沒有廣大13億中國市場沃土,不可能得以迅猛茁壯。有一家企業,它一開始就鎖定歐美海外市場,還從海外紅回中國,迄今海外市場占營收比重仍高達8成。大疆創新創辦人汪滔改寫了時勢造英雄的鐵則,讓我們一窺他的傳奇故事。

汪滔創造6個奇蹟,讓歐美刮目相看

汪滔

 

汪滔

汪滔

任誰也想不到,一個小男孩手中的遙控飛機玩具,竟成為日後改變世界的一顆種子!

現年三十六歲的汪滔,窮其十幾年的人生,打造出了一架他心目中最好的遙控飛機。連他自己也始料未及,這架遙控飛機玩具,日後竟締造了一家市值逾新台幣三千億元、養活八千名員工的龐大企業體,甚至還開啟了無人機革命的序幕……。

他做的「遙控飛機」,在全球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占有率高達七○%,幾近壟斷地位。他在二○○六年創辦「大疆創新」,一三年才推出第一款商業化的產品,但隔年就被《時代》雜誌選為「十大科技產品」,當年同時入選的,包括蘋果電腦的iPad Air 2、iPhone 6s、運動攝錄器霸主GoPro的新機、臉書旗下公司Oculus推出的虛擬實境眼鏡。

大疆至今沒有上市,但根據《富比世》估計,持有大疆約四五%股權的汪滔,身價應達四十五億美元;一六年,他被《富比世》列為「全球最具影響力三十人」的第二十八位,臉書創辦人祖克柏則是第三十名。

影響力,不只來自身價、創新能力,而是他的「遙控飛機」,因為操控門檻、售價以及穩定度的革命性表現,已經讓世人看到「玩具變產業」的可能性。

《今周刊》記者來到了位於中國深圳的大疆總部,戒備森嚴的總部大廳,全白色的極簡風裝潢,令人聯想到蘋果各種產品的設計風格,並有秩序地擺著大疆從一三年推出精靈一號,到如今全球熱賣的無人空拍摺疊機Mavic。除了滿足空拍玩家的消費級無人機外,大疆也開始銷售專為電影工業設計的大型空拍機,以及可用於施肥、噴灑農藥的植保機。標誌著,無人機已經從玩具脫胎換骨,開始進擊各產業的應用範疇,無聲無息地改變我們的工作方式,甚至職場生態,正創造著前所未見的應用與需求。


大疆
大疆無人機去年打入封閉性極高的蘋果專賣店,汪滔讓 「Made in China」揚眉吐氣。

(圖/大疆官網)


研究機構Gartner預測,一七年全球無人機市場出貨量將達三百萬台,產值高達新台幣一千八百億元,而且到二○年,無人機產值將成長至新台幣三千五百億元。屆時,無人機將不只是玩具,也不再局限空拍,而是可以輸運貨品、噴灑農藥、測量地形、監視土石流、犯罪偵防等種種功能的有利工具。

啟動這場無人機革命的是何許人也?汪滔,大疆創新的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這個在台灣聽起來依然陌生的名字,四月初才剛在台北三創生活園區開了台灣首家大疆無人機專賣店。儘管,他的名號在中國與香港高科技圈中已如雷貫耳,但生性低調、極少接受採訪的他,依舊是個謎樣的人物。

有人說他是生性冷傲的科技怪傑,即使已貴為帶領員工高達八千人的企業執行長,仍常徹夜工作,專注於技術研發。也不乏有媒體嘲笑他是深圳土豪,因為每年尾牙,大疆總是在總部大門口前一字排開要送給員工的雙B轎車,看得路人又嫉妒又刺眼。更有人指他是個小氣老闆,事業成功之後,在股權分配上不夠大方, 元老級的員工紛紛掛冠離去。對汪滔的種種猜測與好奇,隨著大疆無人機愈來愈頻繁出現在全球的天空中,而益加熾烈。

大家好奇的是,他到底有何本事,能把大疆的產品賣入封閉性極高的蘋果專賣店Apple Store?他到底有何能耐,能讓全球一線級創投,包括紅杉資本、華登創投、Accel Partners、台灣的普訊創新等,捧著大把鈔票,爭相投資他,把大疆市場估值拉抬至高達新台幣三千億元以上,竟比台灣最知名科技產品品牌—— 華碩、宏達電與宏碁三家市值總和不相上下!而且汪滔只花了十年時間。

 

從小夢想,俯瞰世界 赴美求學受阻,轉讀香港科大成轉捩點


他又是如何辦到,把大疆的DJI品牌,從歐美紅到亞洲、再從亞洲紅回中國,讓十三億中國人猛然驚覺:「哇!原來 DJI是中國人搞的啊!」

沒錯,汪滔是出生於浙江杭州的道地中國人,父親是工程師,後來從事專利相關工作,母親是老師,兩人隨後移居到深圳做生意。家境小康的汪滔,從小就喜歡航空模型玩具,讀中學時有一次考試成績不錯,父母送了他一架遙控直升機。

這架遙控直升機雖然沒多久就玩壞了,甚至墜落時還砸到汪滔的手上,留下一道傷疤;但是,這個來自父母親的禮物,卻也在汪滔心中植下了一個窮盡畢生之力要追求的夢想!在大疆宣傳的影片中,汪滔感性地提到:「從小我就有一個夢想,想像老鷹般在空中俯瞰這個世界!」

跟著父母親搬到深圳的汪滔,成績開始惡化,於是父母又把兒子獨自送回杭州,寄居在某位老師家中。在杭州完成中學學業後,汪滔考進上海華東師範大學電子系。華東師範算是中國學術名望不差的重點大學,然而,強調「苦讀」的學風卻無法讓急於探索這個世界的青年滿足。大三那年,他選擇輟學,積極申請就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與史丹佛大學,但因為成績不夠出色都被拒絕。赴美受阻,汪滔轉而申請香港科技大學,回頭來看,這卻成了汪滔生命中最重要的轉捩點。

《今周刊》記者來到了香港科技大學,探索汪滔及其所創辦的大疆成長足跡。我們走進大疆贊助成立的無人機實驗室裡,其中工作的研究生說:「汪滔學長大學期間拚命研發出一種讓遙控直升機懸停技術,這就是現今大疆無人機所有技術的起點。」我們質疑讓遙控飛機「停住」有何難?這位汪滔的學弟苦笑說:「飛來飛去反而不難,最難之處就在於讓它在半空中『立正站好』,而且盡其所能地把晃動降到最低。」

 

香港科大

走入香港科大,汪滔與成功校友出現在投影屏幕上,展現其影響力。

 

大疆

大疆在總部外設立一套龐大的電視牆,終日播放公司廣告。

 

大疆

大疆公司內部展示間,全白色調的簡約裝潢,透露出大疆以蘋果為師的精神。

 

懸停技術,獨步全球 李澤湘獨具慧眼,金援百萬港元助創業


遙控直升機的懸停技術,正是汪滔一頭栽進無人機領域的敲門磚,而且是他香港科大學位的畢業展覽作品。一向對師生研究經費慷慨大方的香港科大,還為了汪滔的畢業展覽作品贊助了一.八萬港元的經費。然而,到了畢業作品展演那天,汪滔的遙控直升機當著評審老師的面,停不住墜了地。雖然拿到合格的C,還能畢業,但畢竟成果不怎麼光彩。

不過,這次打擊沒有令汪滔退縮,反而激起更深入鑽研遙控直升機飛行控制器的鬥志。因為,懸停技術的關鍵,就在於飛行控制器的程式設計與編寫。儘管畢業成績不怎麼出色,汪滔的指導老師—— 香港科大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的教授李澤湘(現為大疆董事長)慧眼識英雄,不僅持續為汪滔進行技術上指導,後來更自掏腰包拿出一百萬港元,金援汪滔創業。

於是○六年,就讀香港科大研究所一年級的汪滔,就在學校宿舍中,與三位志同道合的同學,賣起自己土法煉鋼製作的遙控直升機飛行控制器。由於具有當時還極為罕見的懸停功能,竟也能獲少數專業級玩家的青睞,一年賣出十幾套,營收人民幣數十萬元。

為了測試飛行控制器的穩定度,汪滔也試著組裝整架遙控直升機,宿舍已快被零件給掩沒,於是汪滔決定效法父母走過的路,把公司搬到深圳,因為這裡有最完整、最便宜的電子零組件供應鏈,以及雨後春筍般崛起的高科技公司。汪滔在深圳西麗城中村,租了一間三房一廳的民宅作為辦公室。

 

世界之脊,成功征服 測試飛行確定腳步,精靈一號帶來「革命」


○九年,即大疆成立進入第三年,儘管公司規模很小,員工才十來人,營收每月僅人民幣十幾萬元,但汪滔對自己的飛行控制器愈來愈有信心。李澤湘於是建議他:如果你的東西真的好,那就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喜馬拉雅山)飛飛看,「空氣稀薄、亂流多,還能飛得穩,那才是真正的好!」

汪滔認真地把老師的話聽進去了。○九年六月,他與李澤湘以及幾位同事,背著十幾公斤重、名為「珠峰號」的遙控直升機,從西藏進入喜馬拉雅山脈進行為期十天的試驗飛行。「珠峰號」的動力來源設計成電池與汽油兩用,用電池驅動,飛行半徑可達五十公里;用汽油驅動,則可達二百公里。

珠峰號搭載攝影鏡頭、衛星定位系統以及汪滔設計的飛行控制器,試飛地點涵蓋聖母峰、高山湖泊、冰川,及原始森林的上空,將拍攝到的影像,同步傳回地面系統。世界第一高峰試飛成功的壯舉,證明了汪滔已有能力將飛行控制器、動力系統、攝影鏡頭、衛星導航系統整合在一機的能力。

這時候,世界的天空,逐漸出現了愈來愈多長相類似小飛碟的多旋翼無人機,而即使大疆早就具備無人機整機設計與組裝能力,但汪滔卻冷眼看待競爭產品一一升空。直到一三年,才正式推出大疆第一架多旋翼無人機——精靈一號(Phantom 1),推出進程落後許多競爭對手之後,如法國的Parrot、德國AseTec,甚至是中國的「零度制控」。

對此,大疆亞太區傳訊部副總監安展恒表示:「這與汪滔的性格有極大關係,他是技術底子出身的人,加上又是完美主義者,對品質與技術有所堅持,不喜歡被市場牽著鼻子走。」他強調:「蘋果不是第一家推出智慧手機的公司,甚至晚了對手好幾年,但iPhone仍是最受歡迎、被認為是最好的手機!」

如果把全球無人機市場角逐形容成一場賽跑,汪滔無疑地像龜兔賽跑的那隻烏龜。雖然產品推出晚了許多對手,然而當精靈一號在一三年首度亮相,一體成形的流線外觀、按了開關就能飛的簡單操作、可搭載照相機的穩定雲台系統、自動返航功能,加上相當親民的售價(約新台幣兩萬元),種種功能與優勢,讓它在全球無人機市場一鳴驚人,許多部落客及科技網站甚至宣告,精靈一號正式掀起了無人機的革命。

與汪滔相識長達八年之久,後來更因投資大疆,目前帳面大賺逾新台幣五十億元的普訊創新總經理初家祥,這麼看待大疆的成功:「許多新興高科技公司因為窮於追逐市場商機,總是想賺『快錢』,忘了自己的理想初衷,對技術與品質要求做出妥協,於是湮滅在歷史浪潮下。汪滔最難能可貴的特質在於,對於技術與品質,他願意蹲、願意熬,熬到最有把握的時刻再出手,不會因為想快點賺到錢就妥協!」

「我想,這點是對許多想在高科技產業創業闖蕩的年輕人最好的啟發!」初家祥說。

 

宅男老闆,謀略獨特 拒與GoPro合作,誓言5年內超越



大疆

▲點圖放大

 

如果認為汪滔只是會搞技術的科技宅男,那可錯了。從大疆與競爭對手的種種交鋒經驗可明顯看出,汪滔還是個有謀有略的企業經營者!
 

因為精靈系列的無人空拍機,大疆已經在全球消費性電子嶄露頭角,並在一四年引起運動相機霸主GoPro的興趣。當時,GoPro是很紅的公司,股票一在美國上市,市值就衝破三十億美元,沒多久,股價一直大漲至近九十美元,市值激增至九十多億美元。相對於GoPro這尾鯨魚,那時的大疆,宛如只是一尾小蝦子。

然而,看中大疆的技術實力,GoPro高層對汪滔提議,希望大疆日後推出的無人機,獨家搭載GoPro相機,兩家共同揮軍獨霸全球空拍市場。當時,極力促成這樁合作案的大疆北美區總經理柯林.奎恩(Colin Quinn)積極遊說,希望汪滔能把握這個千載難逢機會,搭上強者肩膀,加速讓大疆業績起飛。

汪滔幾經思考後,出乎意料之外的,決定拒絕這個合作案。當時,他對身邊的高層主管及友人說:「大疆自己也有很好的雲台與鏡頭技術,沒道理只用GoPro鏡頭。我相信,五年之後,大疆會超越GoPro!」為了堅持自己的主張,汪滔不惜與開拓北美市場的大功臣奎恩鬧翻,奎恩離職還為股權分配問題,把汪滔告上法院。

當時看起來似乎只是一個傲氣的年輕人的賭氣話,沒想到,汪滔口中的「五年」,竟然在二年後就發生了。沒能與大疆合作,GoPro推出自有空拍機Karma,產品上市後因品質問題,大舉召回檢修,股價從八十多美元,暴跌至現在只剩八.五美元。花旗證券還曾發表報告示警客戶,指出GoPro運動相機與空拍機兩者將會重疊,空拍機有吞食部分運動相機市場的隱憂。敢對強者擺出不妥協的架子,汪滔志氣展露無遺。

離開大疆的奎恩,後來投效3D Robotics公司接掌業務兵符。3D Robotics是暢銷商業書《長尾理論》作者、及高科技雜誌《Wired》前主編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son)所創辦的公司。一二年安德森辭去主編工作,擔任該公司執行長,決定專心發展無人機事業,他憑多年來經營DIY Drone(自行組裝無人機)論壇累積的客戶需求經驗與名氣,募到了三千五百萬美元資金,一度把3D Robotics市場估值推向三.五億美元。

安德森甚至發下豪語:「如果大疆是無人機的蘋果,那3D Robotics就是Android。」業務大將奎恩更數度在內部會議中撂狠話:「We will kill DJI!」(我們將宰了大疆)。媒體一度報導,汪滔遇到創立以來最強競爭對手,大疆沒舒服日子過了。


安德森於一六年推出無人機Solo時,刻意把機身漆成黑色,與大疆精靈系列的白色色調,互別苗頭,果然轟動整個無人機產業。但是,大疆按照原定計畫,緊接著在Solo後,推出「精靈四號」,性能不但比Solo好,售價還比Solo便宜。不僅如此,對於前一代的精靈三號,汪滔以出清庫存的方式,從一三○○美元降到一千美元,而Solo的售價高達一七○○美元。安德森一度抱怨:「從未見過如此凶殘地降價!」

安德森原本對Solo寄予厚望,備貨了十萬台,Solo上市後,不僅遭到大疆無情的價格攻擊,Solo失蹤、墜落也時有所聞,更有不少消費者抱怨雲台不夠穩定。最後僅賣出二萬多台,庫存堆積如山,被迫裁員縮編,公司遭逢成立以來的最大經營危機。而大疆經過這一役,益發茁壯。

短短十年,大疆員工人數從四人成長至八千多人。深圳市的創惟設計大樓,是大疆的總部所在,光大疆就包了其中的十幾層樓。外部來賓進入大疆總部,受到嚴格的管制,手機被要求放在一個特製的塑膠袋中,雖然仍可撥打電話接收簡訊,但拍照功能完全無法使用。
 

中外創客領袖座談會

2016年在深圳舉辦的中外創客領袖座談會,汪滔(中)與馬化騰(左一)、庫克(左二)、 馬雲(右二)及郭台銘(右一)「平起平坐」,被安排坐在第一線的貴賓席中。(圖片翻攝網路)

 

鐵血紀律,人性管理 雙B轎車犒賞員工,激勵士氣也打免費廣告


與大疆合作多年的台灣代理商先創國際總經理陳銘輝指出,大疆企業文化與蘋果頗類似,甚至連行銷活動造勢策略也雷同。他說:「大疆最新一代的摺疊式空拍機Mavic,上市前保密到家,外觀、功能、售價各種資訊一丁點也不願透露,讓粉絲與玩家議論紛紛。」「但產品一上市,媒體、部落客、行銷活動,所有造勢全部傾巢而出。」「顯然是經過極為縝密的計畫與準備,才有辦法達到一鳴驚人式的宣傳效果。」

汪滔是夜貓子,經常工作到深夜,甚至深夜發簡訊或打電話給同事討論公事。這種工作狂也感染到全公司。大疆台灣代理商主管就透露:「經常晚上八、九點接到從深圳打來的大疆業務代表電話,電話那頭催促訂單盡早確認, 因為晚上十點就得向長官匯報。」

晚上十一點來到大疆總部,創惟設計大樓的大疆所在樓層大多燈火通明,掛著白色識別證的大疆員工進出仍頻繁。員工平均年齡僅二十七歲的大疆,即使是副總級主管也多半不到三十歲。這群「九○後」娃娃兵,一六年締造新台幣四五○億元營收, 較五年前成長逾二七○倍的驚人成績單。

操雖操,汪滔的管理也有人性化的一面。因為大疆內部設計出一套「AB」班彈性工時,若當日加班至晚上十一點之後,隔天就自動轉為B班,即上午十二點前進公司,上足七.五個小時即可下班。大疆不僅提供租金市價三分之二的員工宿舍,還設有健身房、午茶室,且提供半價的水果與點心。

值得一提的是,從一三年開始,大疆在每年年終會採購十五至二十輛雙B高級轎車,作為犒賞員工之用。而且特意在深圳企業總部大門前展示,貼上大疆優秀員工獎勵的貼紙,引來媒體關注與報導。普訊創新總經理初家祥與汪滔聊到這件事。他問汪滔:「這不像你的作風,這樣高調好嗎?」汪滔說:「我做這事有我的用意。第一、深圳房價太高了,年輕人為了買房,日子不好過,身為老闆,我無法為他們馬上買間房,但起碼可買部車子送給員工。」

「其次,我送車子是針對績效最好的拔尖員工,這種作法,可以形成內部激勵效果。」「第三、我把車子排一起,吸引媒體眼光,也順便幫公司打廣告,搞不好還可吸引很想擁有一部寶馬的優秀人才,來投靠大疆。」

大搞排場送雙B車的作法,與汪滔的性格格格不入,他生性低調,極少接受媒體採訪,但為了廣納一流人才,他卻可以忍受被譏為土豪的嘲諷。這就是汪滔,認為對的事,不計毀譽、不畏譏讒,就如同他因航空模型玩具啟動飛行夢一樣,一直堅持做下去。

小米手機創辦人雷軍曾說:「站在風口上,連豬都會飛。」道盡時勢造英雄的無常際遇。但汪滔從不相信搭順風車人生一定發的道理。他說:「只會一味隨大流,無論從哪個風向吹來的風,都不會是順風。」「我從沒想過要去尋找風口……,是大疆讓這個產業變得如此火爆。」

 

誰說一定要得時勢才能造英雄,自己創造時勢的,才是真英雄!


三創

大疆與台灣經銷商先創國際,聯手在三創生活園區開了第一家無人機專賣店,而且還搭配使用訓練課程。


從宅男到大老闆 汪滔的無人機旅程

汪滔

▲點圖放大

 

香港科大

 

大疆創新

成立:2006年

市值估算:約100億美元

主要產品:無人機及飛手培訓

2016年營收:450億新台幣

2016年淨利:50億新台幣

註:皆為預估值

延伸閱讀

搶3兆市場大餅 台灣無人機概念股出列

2017-04-13

揭密!宅男打造3千億無人機王國全因這個...

2017-04-13

他的大玩具 讓章子怡說「我願意」

2015-03-05

亞馬遜推無人飛機快遞 掀天空革命

2014-04-10

預言科技大未來 新跳蚤時代

2013-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