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35歲女將穿針引線 為審議民主扎根

35歲女將穿針引線 為審議民主扎根

呂苡榕

政治社會

攝影/陳弘岱

1078期

2017-08-17 14:06

她,不畏風雨,拉攏男女老少參與審議民主培訓課程。呂家華全程以陪伴的角度,希望能消弭官民間的隔閡,並替公部門縫補「審議」這件不合身的外衣。

採訪拍照當天,會議室的白板被搬進公園裡等待呂家華就定位。一陣快門按過,密雲不雨的天氣終於憋不住水氣,豆大雨滴開始落。呂家華仍在雨中寫著白板,路過的阿嬤忍不住駐足觀看。「阿嬤你要做伙來嗎?」呂家華對著阿嬤呼喊。這幾年呂家華參與大大小小公、私部門關於審議民主的培訓或會議,早已練就一身與陌生人應對、打破隔閡的本領。經呂家華這麼一呼喊,阿嬤瞬時笑了起來,和她聊開。

訪問時呂家華還在為了一周後八月九日最後一場《能源轉型白皮書》預備會議而焦慮。《能源轉型白皮書》是呂家華近期以公民參與小組身分與行政院合作的跨部會案子。不同於以往政策白皮書都由公部門閉門撰寫,這次行政院授權以審議民主方式推行,預備會議便是第一階段讓各界表達意見與提問的機會。

 

  • 公民參與小組:去年十一月日本福島五縣市食品開放爭議,政府一連三天規劃十場公聽會引發外界砲轟,為平息爭議,行政部門委請民間第三方組成「公民參與小組」, 呂家華為成員之一。


「那天已有三百人報名參加,我超怕那天現場大亂鬥,我整個控制不住。你們就會看到一個驚慌的主持人站在那裡。」呂家華雙手托腮,哭喪著臉說。但實際上當天會議出乎意料的平和順利,即便是不同立場的擁核與反核雙方,也能理性發言未唇槍舌戰。

三十五歲的她,近幾年經手的政策審議至少就有福島食品進口公聽會、台南市「飛雁新村開放決策」等。近期因為與行政院合作《能源轉型白皮書》,大約平均一、兩周就得跑一次行政院開會。

問起她在這樣的會議過程裡的角色究竟為何?呂家華大笑一陣,說不出個確切的狀態,只知道她的工作內容涵蓋:培訓各部會內公務人員理解審議民主、協助各部會彼此對焦、規畫預備會議;問她參與跨部會會議時,行政部門怎麼稱呼她,她靦腆地說:「他們都叫我『主持人』。」說完,自己不好意思的捂著臉,這個難以定義的角色,恰恰映襯了三一八運動後政府大量提出公民參與、審議民主,但在實際推動的過程中,既有的行政體制必須穿進這套他們不習慣的審議外衣時,相應而生的各種難處。

 

  • 審議民主:審議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作為一種著重溝通與討論的民主,強調一般民眾參與公共政策審議的必要性。並藉著透過相互論理的討論過程,來形成意見。​

 

為與謝長廷大隊接力 勇敢報名主持人培訓


台灣的審議民主早從二○○二年開始,二代健保規畫小組便舉辦「全民健保給付範圍」公民會議。之後○四年學術界與社區大學合作,以社區為據點推動審議民主,像是北投社大曾以「溫泉博物館」為題,舉辦過公民會議。而官方的青輔會也從○四年起,年年以「青年國是會議」推動審議民主的政策討論。

呂家華○五年開始參與青年國是會議,接觸審議民主。談起參與的契機,呂家華說大學時期打工當老闆助理,○五年正好是勞退新制要上路時,呂家華得負責在轉換新制前,替公司資遣掉公司的老員工。二十幾歲的呂家華很難拒絕老板的要求,只得換上一副面貌,在大人的世界裡周旋,「有時候你會有點搞不清楚,哪個(面貌)才是真的自己。」

在幫忙老闆整理信件時,偶然在信箱裡看到青創會的EDM,是一場三天兩夜、培養政策論壇主持人的營隊。「本來我只是想要找個和工作無關的環境轉換一下心情,而且活動又不用錢,我就去了。」另一個讓呂家華動心報名的理由,是活動結束的第三天,可以和謝長廷一起跑大隊接力。

「小時候我爸會去看黃信介和一些政治人物的演講,回家一邊拉著我站在他腳背上跟他跳舞,一邊講給我聽。」當培訓活動出現爸爸提過的名字,成了她報名的動力。

參加營隊後隔了半年,呂家華加入青年國是會議。之後一路跟著一些學者做審議民主的案子,像是台大政治系副教授、現任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副執行長林子倫,或政大公行系教授杜文苓。

和呂家華合作近十年,林子倫曾經簽了一份學生報告書,讓研究所五年級的呂家華辦延畢,並在簽單上寫下「該生在審議民主學術理論與實踐操作,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談起呂家華,林子倫語氣充滿讚賞,「做審議很重要的是『聽得懂』別人在講什麼,家華很能處理『轉譯』這個工作,聽懂別人的話,促成溝通。這個理解、合作、再促成改變的策略相當聰明。」

多年後呂家華自己回想,過去的經歷像在蹲馬步、學習各種開會技巧,像是使用白板等。也因為接觸各種案子而了解不同議題、立場的團體,藉此也累積對議題的了解,和收斂統整各方發言的能力。

一四年三一八運動爆發。學者、社大和學生們共同組成「街頭審議」,呂家華也參與其中。這場實驗更跳脫學界或社區的審議框架,嘗試讓成千上百個背景迥異的民眾,能在街頭這樣一個開放空間參與討論。

「三一八還給我另一個啟發,有天晚上立法院外頭有一處吵起來,幾個學運領袖要去幫忙解決,但守在那邊的民眾卻說:『不要!我們要公投!』。」這個奇異的場景讓呂家華突然覺得或許這是未來台灣二十年、五十年的隱喻:「我們需要政治代理人,但政治代理人的功能,是必須讓想要參與決策的人有空間可以進去跟你一起做。」

但過去政策方向的制定多是由政治與體制相互折衝而出,民間團體更多是站在對立的角色,希望能翻轉體制與價值,「差異這麼大的三邊,要怎麼一起合作?我自己覺得,這是現階段的台灣必須思考的政治轉型問題。」

 

打通公部門任督二脈 先了解他們苦在哪裡


三一八後,開放政府、審議民主成了熱門用字,公部門開始找上呂家華,請她幫忙做培訓。「我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跟公務員互動,但g0v給了我很大的刺激。他們多數是工程師,以解決問題為導向,會坐下來問:『你現在遇到什麼問題?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與公部門交手夠久後,呂家華慢慢可以體會現行僵固的行政體系中,審議這套不合身的上衣,會讓公務人員遇到多少困境。像是「公務員有時無法說真話,只能說長官愛聽的話。」或是「光是回應網路上的民眾提問,公務人員就得上簽好幾層。」因此他們僅能在有限的空間裡努力,「而我這樣一個穿梭邊界的角色,因為不在體制內,反而可以幫忙打通上下、左右間各機關的連結。但前提是『我要能理解他們的苦』。」呂家華說,理解以後才能在不同立場的人之間穿針引線、排除障礙,「讓大家能拉到一處好好對話。」

所謂的穿針引線、排除障礙,有時細緻到「得搞清楚來參加正式會議中的人,誰是意見領袖,要怎麼跟他應對,才能讓對話進行下去。」這幾年開始跟著呂家華參與各種案子的清大社會所學生許恩恩笑著說。這些細瑣的事,構成了「開放政府」的日常。

而這個繁瑣的過程需要長期陪伴、傾聽和理解,一旦公務機關真正被打通任督二脈,內部長久以來的行事邏輯,以及國家機器行走的路徑都能出現小小的翻轉。呂家華說,她曾經和台北市社會局合作,針對公共住宅分配比例進行審議。

「台北市的公共住宅有三○%的比例會保留給特殊族群。過去這個分配模式就是中低收入、原住民⋯⋯各自有個比例,比例數字則是行政慣性。」透過審議模式讓利害關係人參與討論,「一個原住民媽媽後來說,她真的覺得原住民不需要去搶這三○%的保留名額。」事後社會局的人告訴呂家華,最後拍板的公宅分配比例中,原民會也選擇改以在爭取其他需要抽籤的七○%中增加原住民的籤數。「案子定了以後,市民熱線居然沒被打爆,連社會局都很驚訝。」


呂家華

呂家華認為,為不同立場的人穿針引線、排除障礙,才能讓大家坐下來好好對話。
 

為台灣能源轉型出力 致力繁瑣跨部門溝通


這次與呂家華合作《能源轉型白皮書》的官員也私下表示,跑過一輪才知道箇中得花多少力氣和時間,但合作的部門慢慢可以理解,這些溝通與開會雖然耗時,卻是降低政策推動阻力的不二法門。「現階段的政府要想的是,『效能』,究竟是一個政策快速推出,還是一個政策真正能做往好的方向去?如果只是推出來速度很快但反彈極大,還可以稱之為效能嗎?」

今年上半年,呂家華參與的公、私部門培訓講座已超過百場。她感覺公部門有許多想做事的人,但要獨自操作審議恐怕還得經過一段磨練。

「你要問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老實說我覺得我已經不是在做審議民主。」她笑著說自己在做的,更像是有人帶著概念來找她合作,她就幫忙把概念填進血肉、付諸實行,「就是包生、包養啦!」

而她自己也擔心,雖然現在不少年輕人跟著她一起工作,「但我過去十年搞這個,每個階段給了我不同養分,我才長成現在這樣。這些經歷無法複製到別人身上。」而人才若無法有系統的培育,單靠個人,絕對難以長久。

看著信箱裡不同顏色標註出的大大小小案子,呂家華細數一周又要跑哪些場合、談哪些議題。「我有時也覺得好累喔,整天嚷著不想再做了,但當你遇到真心想做事的人來找你時,你是會被感動的,願意陪他們搞半年、一年。」只是嚷完以後,呂家華話鋒一轉,「但如果我交了男朋友,一定拋下這一切去談戀愛。我其實是個公共性很低的人啦。」


 

呂家華


呂家華
出生:1982年
學歷:世新法律系  台大政治所(尚未畢業)
頭銜:公民參與小組成員,負責行政院《能源轉型白皮書》預備會議

延伸閱讀

台砸30億推節電 韓專家:可更積極

2015-06-04

3年75億元 地方拚節電超有感

2018-09-12

過半台人不清楚能源轉型目標 要不要核竟付諸公投?

2018-12-05

「二〇二〇臺北永續未來願景論壇」登場

2020-09-30

明日社造的起點 2021文化部「社區營造政策白皮書」付梓出版

2021-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