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線上到線下 社工 24小時不打烊

《報導者》簡永達 攝影.陳朗熹

話題人物

2017-11-02

當台灣看不見弱勢少年的需求,香港卻是主動出擊,他們二十四小時,都有一群外展社工在街頭,找出需要協助的少年。
他們在網上做外展、用電玩吸引少年,社工用源源不絕的創意,讓自己比黑社會更有吸引力。

凌晨兩點,香港街上的燈光漸暗,當整座城市睡去,卻有一群社工整裝出發。

他們是深宵外展的社工,出沒在網吧與撞球間,主動結識少年。全香港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一群外展社工在街頭,窮盡力氣找出那些不被看見,卻需要協助的少年。

 

投資5億台幣於外展  在街頭接回少年

 

香港的外展服務很早開始,在一九七九年發展之初,只有十八支日間外展隊。

 

九○年代起,街頭古惑仔械鬥成為治安重點,加上青少年吸毒嚴重,社會福利署(簡稱社署)一口氣成立十八支深宵外展隊,工作時間從晚上十點到凌晨六點,補足日間外展的空白。

 

從二○一○年以來,香港政府每年撥款一・三億港幣(約五億台幣)投入青少年外展工作,已收到成效。據香港政府統計,過去十年,青少年犯罪人口從每年九千六百多人下降至三千三百多人,而二十一歲以下的吸毒人口也從原本每年近三千五百人降為五百人。從中國沿海、到部分東南亞國家,都在參考香港的服務模式。

 

香港六七暴動後,港府認為穩定香港,首要穩定青少年,於是十年內逐步建立青少年服務體系,包含社區的家庭服務中心、學校社工及外展隊伍。現在,香港的青少年服務已經擺脫「社會控制」,而是認為青少年有權利過更好的生活。

 

少年阿鈞在天水圍的公屋長大,他經常半夜聽到鄰居的吵架聲與瘋狂的尖叫聲;他是家中獨子,父母因工作不常在家,放學後,他寧願在附近公園流連至深夜。十四歲那年,他在街頭接觸古柯鹼與K他命,索性連學校也不去了,他開始工作,做過快餐店、送過貨運,換過二十多份打工。

延伸閱讀

日本小學生暴力行為增,霸凌案件創新高

2015-12-07

我們如何戰勝霸凌?

2016-06-09

伙伴意識其實也是霸凌的基本成因

2016-12-20

遭遇網路霸凌時 你可以嘗試做的幾件事

2017-06-27

教育KPI 為何接不住少年?

2017-11-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