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人生沒有完美的勝利 無論輸贏都必須謙卑檢討

鄭淳予

話題人物

786期

2012-01-12 10:12

十四歲當上日本六十二年來最年輕的職業女棋士,十七歲登上最年輕的「女流最強位」,五年來,更陸續在日本三大圍棋賽獲得十二座冠軍,被日本媒體譽為「謝旋風」的台灣之光謝依旻說,無論輸贏,在圍棋面前,自己永遠渺小。

謝依旻,今年二十二歲,雖然只有國小學歷,卻已經揚名東瀛,橫掃日本圍棋界,她的年收入超過千萬日圓。與她同年的人,才初入社會,還在摸索人生目標,她已經堅定地在人生道路上,立志要下一輩子的圍棋,而且已走了十七年。
 
五年前,謝依旻到日本下圍棋,從此,她走的就不是平路,而是一直挑戰高峰,從「女流本因坊戰」、「女流名人戰」到「女流棋聖戰」,她的頭銜就與她的人生一樣,往前不斷跳級。
 
謝依旻十七歲那年,第一次挑戰「女流本因坊戰」,面對的是尋求四連霸的衛冕者矢代久美子。賽制採「五番勝負」,即五戰三勝制,雙方酣戰八小時,謝依旻最後以三比○力克對手,賽後,她流了一身冷汗。「那三盤原本都是我要輸的局面,最後是對方的失誤讓我逆轉。」
 
從一開始靠奇蹟般的逆轉致勝,到二○一一年,謝依旻已經連續五年拿下「女流本因坊」冠軍,不僅再一次獲頒五百八十萬日圓的獎金,也成為日本圍棋史上第一位榮獲「名譽女流本因坊」頭銜的棋士。
 
十九條縱橫交錯的線,構成三百六十一個交點,在外人眼中,棋盤是只有黑與白的世界,在謝依旻眼中,棋盤卻是證明自己的地方,也是無窮浪漫的宇宙。她說:「圍棋的歷史已經超過千年,卻沒有任何一盤棋是重複的,棋盤就像宇宙,棋子是星星,宇宙只有一個,但有無數星星組成各種變化,其中的奧妙和魅力,讓人只想一頭鑽進去研究。」
 
記憶力過人 心算、鋼琴一學就會
 
謝依旻的早慧,從小就有跡可循。「我小時候,最常被當作家人的餘興節目。」因家中經營才藝班,謝依旻每天在「心算班」的耳濡目染下,不到三歲就把九九乘法表背得滾瓜爛熟,「舅舅們不只愛出題目考我,還會拿鈔票當獎勵,我記得我都看準紫色的中正先生才回答。」小謝依旻總逗得一家老小樂呵呵。
 
「她四歲去參加鋼琴檢定,咚咚咚一口氣就把兩首曲子都彈完了;事前叮嚀她彈完要向評審老師敬禮,她卻是對著鋼琴一鞠躬,就跑出來。」謝依旻的母親林美珍說起她小時候鬼靈精的模樣,眼角全是笑意。
 
曾經在升學補習班教過無數學生的謝爸爸謝瑞彬說:「小孩子頭腦好不好,其實很容易看出來。」他發現,女兒有著過人的記憶力,「除了九九乘法表,電視劇的主題曲,她也是才聽一遍就會跟著唱。」果然,謝依旻四歲就通過心算三級檢定,鋼琴更是彈得有模有樣,謝瑞彬就讓謝依旻跟著哥哥到圍棋班「伴讀」。
結果,哥哥的圍棋老師羅番仔發現這位在一旁聒噪的小女生「很有天分」,斷言只要好好培訓她,一定可以成為職業棋士。兩天後,謝瑞彬就帶著謝依旻正式登門拜師,踏上漫長艱辛的訓練旅途。
 
為了專心栽培女兒,謝瑞彬結束補習班的事業,一打聽到哪裡有名師,就開車帶著女兒登門求教。長年南征北討,少不了各種祕密武器,像是車上準備了摺疊棋盤和磁鐵黑白子,就是讓謝依旻遇上塞車也要下棋,絲毫不浪費時間。
 
嚴父施鐵腕  把壓力化為征戰實力
 
然而,謝瑞彬投注所有心力栽培謝依旻,卻一度壓得她喘不過氣來。林美珍說:「我先生的詞典裡不允許有『輸棋』這兩個字。」曾和謝依旻同棋院的家長,對謝爸爸的鐵血教育也印象深刻,「一輸棋就是一個巴掌!」嚇得連旁邊的棋手都感受到謝家的肅殺之氣,謝依旻的哥哥謝明軒,就是受不了父親的高壓才放棄下棋。
有一回,謝瑞彬一大早載著謝依旻到台北比賽,那天竟輸得一塌糊塗,回程謝依旻被訓得狗血淋頭;謝瑞彬不堪一天疲憊,罵孩子又罵得上氣不接下氣,於是開進休息站小憩片刻,並丟下一句重話:「你自己想想,以後還要不要下棋!等我醒來再告訴我。」
 
「我那時又被打又被罵的,真是不想再下;但爸爸醒來也沒問我,我自己又開不了口,結果就還是這樣繼續下去。」謝依旻回想起這段往事,又莞爾一笑:「爸爸當初沒問,大概也是怕我真的不下了。」謝瑞彬則不好意思地解釋,「那時會這麼說,有點恐嚇的性質。」父女倆的相處,雖然常因輸棋而籠罩在低氣壓下,卻還是保有默契。
 
相對於謝瑞彬的嚴父角色,林美珍總要扮白臉緩和丈夫與女兒的情緒,不過她發現,謝依旻遠比想像中還要懂事。「有一次,我朋友看不下去,就對依旻說,下次爸爸再罵你,你就勇敢地告訴他你不下了。結果依旻很鎮定地回答:『我知道爸爸也是為我好,他罵我的話,我會從這隻耳朵進去,那隻耳朵出來,我還是會繼續努力的。』」謝依旻的早熟懂事,讓林美珍心疼又感動,哭成淚人兒。
 
謝依旻下棋時,不僅要面對對手,還有背後父親銳利的視線,她知道那眼光包含期望與壓力,每當局勢屈居下風,她總是告訴自己:「不能亂啊,輸棋的話,回去會更慘!」謝依旻說得雲淡風輕,像是別人的經歷,「完全沒有壓力的人,不見得能下出好棋,太放鬆的話,緊要關頭反而發揮不出真正實力。」
 
靠贊助赴日  初期出師不利遇低潮
 
回想那段「棋士」養成之路,謝家上上下下都刻骨銘心。謝依旻不僅在國內南征北討,還時常要到國外參加受訓,落後的學校課業全靠父親家教補上,最後,謝依旻在小學五年級時就跳級通過畢業考。確定不再升學,進入日本棋院,投入旅日棋士黃孟正門下,成為棋院院生。
 
為了供應旅日學棋的龐大開銷,謝瑞彬一度要將自己收藏的字畫賣給企業家,「黃任中先生就是早期對我們資助最大的恩人。」林美珍說。學數學的黃任中雖不會下棋,卻很會觀棋,他看過謝依旻與人對弈,對她的天分讚譽有加,要謝瑞彬把畫留給依旻,所有出國費用他無條件資助。後來,贊助謝依旻的企業,還包括華碩電腦、東森集團,以及永大機電等。
 
在日本頭兩年是謝依旻最低潮的時期,不但一句日語都不會說,幾次的職業預選賽又都出師不利,讓她幾乎忘記贏棋的感覺。謝瑞彬卻始終對女兒充滿信心:「我知道她背負大家的期望,壓力也很大,但也一直相信她能當上職業棋士。」嚴厲的父親漸漸放下得失心,相信女兒能在失敗中學到更多寶貴的經驗。
「沒有出錯的勝利,叫作完美的勝利;但在圍棋的世界裡,從來沒有這種事發生。」謝依旻說,無論輸贏,棋士都必須謙卑地自我檢討。好勝心強的她,即使是六年前輸掉的棋局都還謹記在心,背負著父母和各界的贊助與期許,謝依旻深知自己不能輕易被擊垮。
 
在其他日本職業棋士眼中,謝依旻的棋風犀利,攻擊性又強,甚至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殺氣,曾有人形容她「看起來很可愛,對弈起來很可怕。」
儘管棋士之間私底下都頗有交情,然而上了棋桌,就是毫不留情地攻城掠地。日本女棋士向井千瑛,是謝依旻還沒到日本前,七歲就認識的好朋友,但向井千瑛已四度在「女流名人戰」和「女流本因坊戰」挑戰她,謝依旻也四度擊敗這位好友。
 
五歲就出道  比常人體驗更多人生
 
謝依旻以一介外國人身分,拿下史無前例的好成績,讓日本棋院理事長在頒獎時開玩笑說道:「我們日本人要加油了!」謝依旻聳聳肩笑說,「我也沒辦法。」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自信。
 
「其實,我是屬於情緒起伏比較大的棋士。」謝依旻坦承,情緒化的個性遺傳自父親,「別人可能看不出來,我下順手棋的時候是在發抖,也看不出我快輸的時候,內心在大哭。」謝依旻敏感的情緒,有一部分也來自從小就懂得察言觀色,「因為爸爸投資股票,我都會先開電視看當天收盤是紅是綠,紅的話,那天輸個一兩盤也沒關係。」說完,謝依旻的臉上又笑出了兩個梨渦。
 
從五歲開始,就走上和一般人截然不同的生涯規畫,常有人問她,是否對那些沒體驗過的「正常人經歷」感到惋惜?謝依旻說,自己因為下棋才有機會到世界各國比賽,以棋會友,認識更多意想不到的人。她在下棋之餘,還學嘻哈街舞、學韓文、學書法,並且熱愛一個人的旅行,「我覺得,我得到的比失去的還多,想做的事情又更多!」眼前這位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時的年輕人,不僅已經實現了自己五歲時的夢想,更證明自己活得夠精采。
 
謝依旻
出生:1989年
現職:日本職業棋士五段
學歷:苗栗公館南河國小、日本棋院
家庭:未婚
 
新台灣之光
謝依旻寫下的「棋績」
 
·11歲即獲得夏威夷世界少年圍棋賽第二名。
 
·以14歲4個月的年紀,創下日本女流棋士最年輕入段紀錄。
 
·2008年與周俊勳搭配,獲第一屆世界智力運動會圍棋比賽混合雙人賽銀牌。
 
·日本史上最年輕、並同時擁有「女流本因坊」、「女流棋聖」、「女流名人」三項頭銜的紀錄保持人。
 

延伸閱讀

再創「棋」績 謝依旻重登女流本因坊后座

2018-01-27

「離婚時,我不敢讓任何人知道」走過中年失婚風暴 沈唐:活在過去會憂鬱,活在當下才快樂

2020-01-06

選舉激情過後台灣何去何從?童子賢:「路很寬,是我們把它想窄了。」

2020-01-13

下周盤勢觀察》市場恐慌時貪婪? 「反彈順勢減碼」、「指數拉回分批承接」台股留意這些招

2020-02-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