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劉兆玄 用外星人的眼看民主困局

呂苡榕

話題人物

蕭芃凱 攝影

1120期

2018-06-07 15:56

「這部作品,我希望大家有個反思:
很多人以為民主是萬能的,大家以為自己能投票就夠了。」
但民主體制要能運作,內含更多細緻的步驟,
只是當社會被撕裂,民主制度的運作便顯得舉步維艱。
「我只是想提出這樣一個困境。」

「哈瑞士一向相信,情義和利益都到位的時候,沒有辦不通的事情。」為了促成台美枱面下的軍購案,他驅車拜訪在五角大廈「國防合約管理局」任職的舊部屬,並含蓄暗示事成後有福同享的承諾……。一樁跨國軍購、一場土地開發,和一個遠道而來的外星人,沒有人是局外人,卻也沒有人能摸清棋局。前行政院長、武俠小說家劉兆玄(筆名上官鼎)復出文壇後的第四部新作《阿飄》,以「政治」為軸心,描繪一段關於算計、角力與異星的科幻故事,叩問當代民主何以失靈。

 

辦公室裡擺滿書和畫,幾幅掛在牆上的,是劉兆玄早年的創作,畫裡的人背著身,像在尋思什麼。書架裡,零散放著幾本他自己的小說。早前劉兆玄的小說以「武俠」居多,高中便和兄弟三人共用「上官鼎」這一名號創作。一九六○年還在就讀附中的劉兆玄與兄弟合著《蘆野俠蹤》,只為攢錢買武俠小說。還曾應徵代古龍續寫《劍毒梅香》,一戰成名。彼時的創作也曾被武俠大師金庸讚譽:「我個人最喜歡的(台灣武俠)作家,第一是古龍,第二就是上官鼎。」

 

一九六八年上官鼎封筆,直到二○一四年劉兆玄再以此名獨力完成《王道劍》,從明朝建文帝失蹤的懸案談起。之後劉兆玄年年有新作。一五年的《雁城諜影》走的是抗戰時期諜報小說路數;一六年的《從台灣來》則以女性狙擊手為主角,追尋遭綁架的台灣熔鹽反應爐科學家。

 

封筆後,劉兆玄從學術界走到官場,更在○八年接替張俊雄當上行政院長。彼時交接時劉兆玄一腳踩空,整個人撲倒在地,連隨扈也措手不及。劉兆玄回神後不改大俠本色笑著緩頰:「我沒事,我武功很好!」隔年八八風災,劉兆玄遭批南部豪雨他卻在理髮,之後辭職下台,被問及卸任後何去何從,劉兆玄一句「去理髮」,也讓在場人士莞爾。

延伸閱讀

彭博陳世淵:失控企業負債 使中國出現假性榮景

2018-06-07

債務危機遍地開花 慣犯國家為何老神在在?

2018-06-07

大債時代來臨 六項指標操作債券基金

2018-06-07

放棄大坪數 比漾深耕雙和要賺20億

2018-06-07

伊爾艾朗:危機傳染難免 但結局不必然走向災難

2018-06-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