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佇立於未竟之路 美麗失敗者宋吉雄

呂苡榕

話題人物

蕭芃凱 攝影

1120期

2018-06-07 16:06

五二○農運副總指揮宋吉雄望了望遠方:「有些跟我們一起上街的人,他們的妻子都恨我們,
覺得我們把人騙上街,生活也沒變好,晚年還沒保障。他們有些人的孩子甚至看不起他們⋯⋯。」

訪問結束,在高雄旗山轉運站等待客運來臨時,宋吉雄突然幽幽地說:「現在年輕人環境這麼差,都要怪我們這一輩,當年沒把環境弄好,再交給你們。」

 

夕陽餘暉照在他臉上,看不清表情是喜是悲。二十多歲退伍後便在街頭參與各種運動,五二○農民運動時擔任副總指揮,被關押了八個月,出來後又參與美濃反水庫運動,⋯⋯三十年的時間匆匆溜過,台灣社運風起雲湧又沉寂消落,如今宋吉雄只惦記著當年的農運至今沒個結尾,甚至在他眼中可被稱為失敗,「想到當年跟我們一起上街的人,我就內疚。現在只想搬去沒人認識我的地方過生活。」

 

三十年前,宋吉雄還是二十出頭年輕正盛的小伙子,碰上台灣解嚴前後如滾水般躁動的社會,彼時民進黨尚未成立,《美麗島》雜誌則在全台各處設置服務處:另一邊親黨外人士的民眾則組成地方「民主聯誼會」,在各種議題與黨外相互支援。

 

一派浪漫  曾想組丐幫挺窮人

 

出生美濃的宋吉雄也參與了地方民主聯誼會,「那時美濃菸農多,菸葉由政府保價收購。收購的價格應依照菸葉等級區分,但實際上看的是人脈關係,有關係,價格才會高。」宋吉雄說,當時農民代表選舉次次賄選做票,選上的代表卻從未替菸農爭取權益。「國民黨叫人家不要買票,自己卻跑來買票。久了你就會發現有種『民主』長得和國民黨講得不一樣。」之後舉辦農民代表選舉,他們便在周邊吆喝著選舉不公。

 

宋吉雄的父親是公務員,還是國民黨員,家中排行老三的宋吉雄卻成天往街頭跑,「他很反對啦,但那個年代每戶人家的小孩都會上街,隔壁的誰誰誰也去了啊,後來他也就沒再多說。」活動去得勤,難免招惹警察找上門,宋吉雄的父親久了也已麻痺,只敷衍對方「哎呀!我也管不了啦。」

延伸閱讀

債務危機遍地開花 慣犯國家為何老神在在?

2018-06-07

大債時代來臨 六項指標操作債券基金

2018-06-07

放棄大坪數 比漾深耕雙和要賺20億

2018-06-07

劉兆玄 用外星人的眼看民主困局

2018-06-07

多頭金牛 vs. 債務灰犀牛 華爾街A咖多空大解讀

2018-06-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