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盲走主流路 兒奪木工金獎

黃亞琪
2018-06-21
話題人物
1122期
陳弘岱 攝影

不盲走主流路 兒奪木工金獎

黃亞琪
2018-06-21
不盲走主流路  兒奪木工金獎
話題人物
陳弘岱 攝影

兩年前的一月,高職技優保送甄試錄取的名單上,出現了一個與國際大導演李安相同的名字。這位李安今年只有二十二歲,畢業於台東公東高工,曾獲全國家具木工職類金手獎冠軍,當年他一口氣同獲台灣科技大學、台北科技大學和雲林科技大學的保送資格,最後選擇落腳雲林。

尊重孩子的決定

絕不強迫套用自身經驗

 

與導演李安相同的是,他們都為了興趣與理想,與主流價值奮鬥過。在遠赴後山讀高職學木工之前,出生於高雄市的他,原是高師大附中學生,國三時直升高中部,且高中成績排名全校前一○%。但高二時,他在從小就熱愛的「手作」魂呼喚下,放棄唾手可得的熱門國立大學,降轉到「偏鄉」私立職校,從頭開始。

 

何以有這麼大的轉折,李安說,高一升高二時他參加台大社會科學營,問當時讀大學的隊輔大哥哥、姊姊們:「未來想做什麼?」聽到的答案多是:「還沒決定。」促使他開始思考未來:「人生只有讀書嗎?是否應該更務實去看世界?」

 

從小喜歡組裝「鋼彈模型」的他,熱愛手作的實際感,「木工是手作,摸在手中的感覺很務實,我喜歡專心做一件事,那就應該堅持下去。」當李安提出轉校要求時,父親李正芳及母親俞慧芸雖有些訝異,但基於對孩子的了解,僅問一句:「確定嗎?」李安堅定回答:「確定」,就此展開另一段旅程。

 

俞慧芸回憶:「前兩個月心情很不好。」因為親戚獲知後,不斷「關心」;李正芳則是在把兒子送到學校宿舍後,在從台東回家途中,打電話給俞慧芸語帶哽咽:「我聽到鐵門關起來的聲音,心都碎了一半,宿舍比我當年曾去過的中央警官學校還儉樸。」那晚,李安也抱著枕頭哭了一夜。

 

然而,一家人都不後悔這個決定。李安的勇敢抉擇,觸動了俞慧芸的自我覺察。「我只是一個會走路的『書框』而已。」從中山女高、輔仁大學企管系念到中山大學碩、博士,一出社會就任職教育界的俞慧芸坦言:「一路以來,我只是父母的乖小孩、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先生和兒子的好妻子、好媽媽。」

 

「為什麼要把這樣的路複製到孩子身上?我只是專心讀書、把試考好,卻不懂得去體驗生活。我在學校是老師,生活是白癡。」俞慧芸自剖:「我相信孩子自有天性,要去冒險,才能從中去思考:WHY 。」

延伸閱讀

腦力犯台

政客不熟網路,與年輕人脫節,未來選舉將超越黨派,選價值不選口水。 青年世代靠腦力檢討台灣毛病,靠網路凝聚力量,攻占惡質政治體制。

貨幣是圓的,政策是長方的

金融危機迄今,已屆十載,貨幣環境正常化成為大趨勢,但是各國央行都明白,眼下所見的復甦更多是巨額流動性催生的幻影,一旦撤回貨幣保障,經濟可能很快陷入新的困境。

保住米其林不須調漲

義大利一家星級餐廳要價僅約50歐元,訂位已排到18個月後。只雇用廚師並輪流擔任侍者, 直接採購食材,讓成本降到1/3,顛覆米其林餐廳成本和品質折衷的兩難。

家長到宿舍擦地板...「台灣媽寶家長現形記」爆世代新危機!

原來,在外籍大學生的眼中,台灣同學的「媽寶指數」明顯偏高。 媽寶,來自於父母的過度保護、過度期待,來自一種超載的教養。 這樣的失控關愛,扼殺了孩子的好奇心、創造力,也讓競爭力因此弱化。 在專家眼中,這甚至已是台灣的一項國安問題。

邁向循環 從換腦開始!

企業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要有培養追根究柢、找出問題後再行動的習慣。不能故步自封、關起門來想像未來,要有主動向外尋找助力和合作機會的動力。要創新,需要有珍惜多元經驗的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