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他堅持做好每件事 闖出不設限的斜槓人生

陳亭均
2018-08-16
話題人物
1130期
吳東岳 攝影

他堅持做好每件事 闖出不設限的斜槓人生

陳亭均
2018-08-16
他堅持做好每件事 闖出不設限的斜槓人生
話題人物
吳東岳 攝影

54歲的馬天宗,至今過著他的「斜槓人生」; 然而,這種很有「潮味」的專有名詞,並不能定義他多方發展的事業版圖。 對他來說,如何專注於理念,並在產業中實踐,才是他真正想要完成的目標。

前陣子,有位執行長跑去拜訪了「大清華傳媒公司」總監製馬天宗,一見到他就衝口而出:「我真羨慕你能做這麼多事!」接著就順口形容了馬天宗這些年過的日子:就是貨真價實的斜槓人生。

 

執行長說得好,馬天宗五十四歲正值壯年不算老,但攤開他的履歷和手上的業務,卻全是貫耳的頭銜,吹拉彈打、響亮熱鬧。他是「大清華傳媒」的總監製,同時也是「中子創新事業群」的總經理,還要負責管理餐廳「好丘」、Live House「Legacy」,他更和中子董事長張培元一路張羅「簡單生活節」走到了今天。

 

舞台設計、電影監製  履歷包山包海

     

除此之外,他還和知名製片李烈成立電影宣傳公司「牽猴子整合行銷」;馬天宗是最近即將上片的電影《引爆點》以及音樂劇《木蘭少女》的監製;他也是「闊世電影」的老闆……。過去,馬天宗曾一手打造「拉斯維加斯金銀島飯店劇場」、「迪士尼遊輪劇場」、電影《赤壁》場景、月眉育樂世界表演秀;他也監製了電影《囧男孩》、《翻滾吧!阿信》。

 

(圖片/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雖然馬天宗主要工作集中在「文化創意產業」,但業界人士都很清楚,劇場、舞台設計、電影、電視劇,隔行如隔山,更何況他還得打理餐廳、表演場地,要整合所有資源、法務以及文化內容的產品。

 

「我一點也不喜歡把自己的生活稱為『斜槓人生』。」然而馬天宗說,「我是先做好一件事!」他記不得作者名字了,但這句話是引用暢銷作家麥爾坎.葛拉威爾在《引爆趨勢》裡的觀點。

 

這種說法和「斜槓」同樣流行,著力點卻全然不同,「要在一個行業裡頭,累積一萬個小時,才能夠出師、才可能觸類旁通,拉小提琴,甚至是披頭四的演奏都是這樣。」其實對馬天宗來說,真正要做到這些,就是「喜歡做」,然後有邏輯地「完成」,「而且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我只是普通人。」他又笑說,他知道自己擅長跨界,但人生總有些陰錯陽差的部分,有些坎兒過得去,有些卻跨不來。馬天宗個子很高、白淨面皮,但因嘴脣右上方長了一顆痣,笑起來有點淘氣,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很獨特的魅力。

 

馬天宗的履歷驚人,再回頭看他的人生,學歷和事業也是隔了十萬八千里。大清華傳媒公司是一家文創產業的整合平台公司,除了馬天宗之外,董事長成群傑、總經理廖湘如、董事蘇志宗各自活躍在金融、科技等領域。「大清華」主事者的共通點,就是都出身清華大學。

 

有趣的是,馬天宗當年在清華念的竟是「核子工程」。他很輕巧地笑說:「十七歲之前,我根本就懵懵懂懂,沒想過自己要幹麼,我從小就很調皮。」國中時期,因為偷東西、考試作弊,差點被退學。馬天宗的成績不錯,考上了師大附中,卻因打架、破壞公物,還搞了一個搖滾樂團,又淪落到留校察看。

 

「考大學時,在我過去印象中的核子工程師,就像電影那樣,站在一塊大黑板前,密密麻麻都寫著粉筆字,感覺很浪漫。」接著馬天宗搖頭苦笑地說,「進了大學才發現,如果繼續研究核子工程,以後可能得到發電廠工作,整天盯著指針。」面對毫無興趣的科目,成績一塌糊塗。

 

「我整個大學時代,都不務正業。」當時,馬天宗每天耗在清華的劇場裡,架音響、做技術工程等,但他沒料想到自己未來會以此為業。

 

真正改變他的,是他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前妻、他兒子的媽。馬天宗當兵退伍,直到女友決定出國後,他才開始準備考試,「我覺得我這輩子真的很幸運!」馬天宗聰明,竟一考就考上美國耶魯大學戲劇學院藝術研究所,主修劇場設計、技術設計及製作管理。人生難料,這下子馬天宗終於找到了人生目標,且成了研究所裡的佼佼者,最後以第一名畢業。「我的人格、思考都開始成形。」

 

(圖片/馬天宗提供)

 

大學愛泡劇場  意外玩出一片天

 

在美國他大展身手,一畢業就進了大公司ShowMotion工作。一九九三年,拉斯維加斯賭王史提芬.韋恩計畫興建第二家酒店及相關主題表演,「我是專案經理,一開始只做一部分,但負責的事情愈來愈多。」最後這間「金銀島酒店」震驚世界的水上表演,在他手下引入了北海鑽油平台的水下技術,將海盜故事搬上了酒店廣場。

 

此外,馬天宗更接手迪士尼、百老匯無數的大案,在ShowMotion做到執行副總,年薪超過千萬元台幣。但為何回到台灣?他手托著下巴笑說:「因為我兒子的媽想回台灣工作,我想看兒子長大。」在台灣一切重新開始,但他已是沙場老將了,「我在美國確實已投入了一萬小時以上,做好了一件事。」

 

他很快就把經驗帶進「福茂工程」,引入專業的舞台、燈光設計。接著轉往電影公司「騰達影業」,並從美國好萊塢引進《芝加哥》、《追殺比爾》等名片。

 

○六年,馬天宗與李烈共同監製《囧男孩》,當時電影產業很冷,籌不到錢,他把積蓄投進去,李烈也將房子拿去抵押,終於讓電影拍了出來。《囧男孩》與當年的《海角七號》,為國片市場注入了一股旺盛的活力。

 

馬天宗在「文創產業」打滾了數十年,他知道文化內容的價值,也了解商業市場的殘酷。他舉《海角七號》當時的電影投資風潮為例,許多人捧著資金,只想投資特定類型的電影,從中獲利。「只為賺錢,就會揠苗助長。」他在文創各個領域試圖深耕,不是因為「斜槓」,而是希望「建立產業基本模型」。就像成群傑說的:「馬天宗有藝術人的理想性,更有將一切規範化、合約化的能力。」在台灣,文化內容與文化產業之間,常常存在著極大的鴻溝。如何連結起不懂財務、法務的內容創作者,以及不懂創作、渴望獲利的投資方,就成了馬天宗致力達成的目標。

 

當然,台灣文創產業的困境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要將一切規範化是一條漫漫長路。「我沒有一槍能打死吸血鬼的銀子彈。」馬天宗苦笑,但「我盡力往那個方向做。」他監製的新片《引爆點》,也經歷了漫長的前製、籌資歷程,終於即將問世,馬天宗希望藉由這些案例,一步步實踐那些理想目標的可能性。

 

(圖片/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放棄千萬年薪  回台深耕文創產業

 

馬天宗不是很愛接受訪問,因為一受訪,他就會忍不住把自己的人生重頭再「review」一次。review人生確實折磨人,「我對不對得起家人?對不對得起朋友?」夜闌人靜時,他說他偶爾會輾轉難眠。

 

馬天宗的斜槓人生精采,但人生就是會有一些缺憾。他前些年離了婚,前妻帶著兒子去美國,每每review到這段,馬天宗就很不好受。不過講起兒子,他又興奮了起來,「他很皮,有一天和同學一起被抓到警察局,因為半夜在路上溜達。」

 

馬天宗很喜歡和年輕人一起工作,牽猴子總監王師就是他一手帶出來的新世代經營者,王師說,「我當時剛入行,他知道我喜歡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就讓我做了《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後來還向烈姊(李烈)推薦我。」舞台劇《木蘭少女》法律顧問林逸心也說,當時舞台劇要在新加坡上演,馬天宗花了四個小時,和她一起研究完六、七十頁的合約。

 

馬天宗忽然睜大眼睛說:「我其實只是想做個有一點用的人,希望能有一天說:『這輩子沒讓你們失望』。」嘴角和俏皮的痣都往上揚了起來。或許這就是他「斜槓人生」的初衷,他已經花了「好幾萬個小時」,一輩子就做這麼一件事。

延伸閱讀

選舉大打社群戰 七、八年級小編神助攻

距離年底九合一地方選舉,還有一百多天,參選人積極經營社群,「空戰」熱烈開打,網路聲量大的參選人,小編是如何「埋梗」吸引媒體目光?如何與粉絲互動,最能博得好感讚聲?

父女之間,美麗的一世牽絆

面對生病的爸爸,她說:「父親回應一個眼神,就是獎賞。」面對古靈精怪的女兒,他說:「就不停地去尋找答案吧!」父與女,不管曾經鬆手或放手,一條溫柔卻堅韌的線,總是繫著彼此兩端。

家有仙女,就是放手讓她自由

倪瑞宏住在新店山區一間附陽台的小公寓,陽台上種著兩盆植物,一株是柑橘類植物、一株是扁柏。前些時日,有隻毛毛蟲在柑橘枝枒上棲息了好一陣子,這件小事讓倪瑞宏很樂,因為她一直覺得,那隻小小的生靈對她的人生有些啟迪效果。然而不知怎麼地,這隻小朋友很快就失去了蹤影,多半是被鳥給叼走了。

賣電池、搞AI 戴謙能讓中油由黑轉綠?

兩年內發生八次工安意外,前任只做了不到一年就下台,加上發油量逐年減少,去年十一月臨危受命接下中油董座的戴謙,真能在二○三五年禁售燃油機車前,為中油轉型打底?

當過物理老師的音樂家 沉浮十年只為一個鋼琴夢

曾遭唱片公司冷凍,二○一六年離開台灣找機會,窮得連包梅子都買不起, 現在一年十七場演奏會,四月還受邀到莫斯科國際音樂廳演出。 他說:專注、毫無保留地投入,是他成功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