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小可:只有虛擬世界能縫合我破碎的自尊

黃亞琪整理

話題人物

今周刊

1136期

2018-09-26 16:50

小可,是我中學時的小名。我是一個八年級生,在台北長大,爸爸媽媽都是公務人員,我是家中獨子,從小就讀台北精華地段的明星國中、以升學導向為主的私立高中。

第一次接觸電玩是國小三年級,因為同學邀我玩單機小遊戲,那時學校也開始有電腦課。國中之前,就算爸媽在家中裝有網路,但我沒有沉迷在裡面。可是到了國中,一切都改變了。

 

爸爸因工作需要到各處輪調,也因此讓他與媽媽兩人因聚少離多而吵架;另一方面,在學校因為我有強迫症,嚴重時,會一直摸桌子摸四小時,老師和同學們都覺得我很奇怪,所以整個中學時期都在排擠與被霸凌中度過。

 

還記得高二時,我從自然組轉到社會組的第一天,有一名同學就拿著沒喝完的奶茶,往我制服上衣背後倒。現實中,在家裡總聽到父母吵架聲,在學校的人際關係疏離,但是,我在電腦世界裡可以找到歸屬感。我在真實世界中沒有朋友,可是在遊戲中,卻有一群為了打怪、練升級的戰友。

 

一開始,每天約玩三到四小時,甚至還偷看色情影片;而且透過玩射擊遊戲殺更多的敵人,看著他們被殲滅,原本的沮喪和焦慮就可以感到快樂,也得到玩家們的讚美。

 

當時不覺得自己沉迷,只覺得那是我的興趣,自我介紹時,我還對別人說:玩遊戲是我的興趣。到了高中,父母對我的功課期許高,成績不好動輒罵我,玩遊戲就更成了我生活中唯一抒發壓力的出口,也讓我在虛擬的打打殺殺中,縫合了破碎的自尊。

 

我在虛擬世界中,可以嘗試平常不敢做的事,還能讓自己迅速平靜下來。一度還羨慕自己的遊戲人物,還會想像自己如果生活在那樣的世界該有多好;不像活在真實世界裡,來自父母、學校課業和人際關係帶來的種種壓力,無法也無力改變。

 

延伸閱讀

戰場,從小開始

2018-09-26

只有虛擬世界能縫合我破碎的自尊...你的孩子染上「數位海洛因」了嗎?

2018-09-26

數位海洛因

2018-09-26

三轉念讓親子從數位敵手變戰友

2018-09-26

電玩大國15年抗戰 搶救青少年

2018-09-2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