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擊出國手夢 輪椅也綁不住的網球魂

鍾子葳

話題人物

黃楚茵提供

2019-01-10

「網球是我的第二生命。」熱愛網球的黃楚茵,因為一場車禍造成頸椎脊髓損傷,手連抬起來都有困難…但為了站上奧運殿堂,她憑著過人的毅力拿起網球拍、重回場上,為台灣拿下2018年亞帕運多肢障礙(QUAD)組雙打銅牌。

 

 

2018年10月,印尼亞帕運的網球場上,一手奮力揮拍、一手轉動輪椅的中華健兒-黃楚茵,與搭檔黃子軒一舉拿下多肢障礙(QUAD)組混合雙打銅牌。同樣的場景也出現在2014年仁川亞帕運、2016年神戶公開賽、2017年加拿大公開賽等國際賽事,目前國內排名第一、世界排名最高14名的她,可說是網球場上的常勝軍。

 

看著網球場上充滿自信的黃楚茵,或許很難想像,她曾經是連紙碗都拿不起來、被醫生宣告「別再奢望網球」的一名頸椎脊髓損傷患者。

 

「網球是我的第二生命」

愛球成癡的她,目標直指奧運

 

時間回到2004年-那場改變她一生的車禍還沒發生之前…

 

「網球對我的意義…我覺得它算是我的第二生命。」從小就熱愛網球的黃楚茵,一有時間就往球場跑,「大學同學都知道要找我,就是去球場就對了。那時候為了打球,曾經一個月翹課四十節。」黃楚茵笑著說,為了打網球,有時候球拍揹著、跨上摩托車就從彰化一路飆到苗栗、新竹打球。

 

大學時期的黃楚茵,已經連續拿下全國大專盃網球乙組冠軍,當時的她,已計畫著要登上奧運殿堂。但她萬萬沒想到,一輛違規的小客車迎頭撞上,就這樣把她的國手夢給撞碎了…

 

黃楚茵參加全國大專盃網球女子乙組團體賽奪冠

▲黃楚茵參加全國大專盃網球女子乙組團體賽奪冠(黃楚茵提供)

 

砰的一聲

一場車禍,將她的人生撞到谷底

 

那是一個平凡的周末,坐在機車後座的楚茵,被一輛沒有打方向燈就突然右轉的小客車撞飛,「我整個從一般的平面道路滾到安全島上面。那時候嘴巴吃了土,就想說好丟臉喔!然後想要爬起來的時候就發現,怎麼兩隻手都不會動了…」

 

送到醫院後的楚茵,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這場車禍的嚴重性,每次遇到醫生巡診時,總是滿心期待地詢問醫生「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網球場?」然而,楚茵並沒有得到她所想要的答案…

 

「你已經頸椎脊髓損傷,連拿東西都困難、連站都不可能了,你不要想要回去網球場打球,你要放棄你的網球。」面對連續三個主治醫生的宣判,楚茵一開始並不願向命運妥協,但眼見半年過去了,即使努力的做復健,身體狀況仍未見起色,甚至比之前更加嚴重,「手根本都沒有力氣拿東西,連吃飯的碗都拿不住。後來出院回家,我就跟我媽說,網球拍通通都可以打包,因為我不會再打網球了…」回想起當時從充滿希望到完全絕望,楚茵不禁掉下眼淚…

 

「那時候其實很沮喪,想說我連走路都不可能,我都要坐這台輪椅一輩子,然後也沒辦法打網球,我等於這輩子毀了。」面對人生如此巨大的轉變,楚茵開始有了輕生的念頭,只不過當她試圖爬上六樓的欄杆時,發現不聽使喚的雙腳,讓她連跳樓都辦不到,「手好不容易上去了,結果腳不會動,腰就掛在欄杆上面,前進退後不得,然後被護士發現我要跳樓,一群人就過來把我拉下來。」

 

黃楚茵住院期間膝蓋開刀,腳無法彎曲

▲黃楚茵住院期間膝蓋開刀,腳無法彎曲(黃楚茵提供)

 

在那之後,楚茵還嘗試過其它方式尋求解脫,但都沒有成功,「如果走不了,然後又要那麼痛苦地活著的話,那也是很痛苦。」楚茵告訴自己,與其哭喪著臉過一天,倒不如笑笑地過一天,於是開始尋找她的第二人生。

 

「我就是要回去打網球!」

不滅的網球魂,靠毅力改寫人生

 

起初,楚茵並不太敢踏出家門、面對旁人異樣的眼光,「早期的想法就是,坐輪椅就是抾捔(沒有用),所以剛開始我連門都不想出去,我覺得出去會被笑。」而當時,楚茵的母親黃嫊閔為了讓女兒重拾自信,天天推楚茵出門散步、甚至參加親戚的婚禮,給她來場震撼教育,「我就把她從最後面推到最前面,一百多桌的眼光都看她,那大家都趕快過來關心她,讓她得到一個社會的溫馨,她會覺得說,原來我這樣不是被歧視,所以她就敢出門了。」黃嫊閔說道。

 

黃楚茵的母親黃嫊閔,為鼓勵楚茵走出低潮,常常帶著她出去走走

▲黃楚茵的母親黃嫊閔,為鼓勵楚茵走出低潮,常常帶著楚茵出去走走

 

重新振作起來的楚茵,為了尋找人生新目標,參加了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的職訓課程,學習網頁設計及輪椅桌球。其實在當時,協會裡的人便告知楚茵,台北榮總有輪椅網球的課程,但受限於身體狀況及交通問題,楚茵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裡。

 

「因為我是頸椎脊髓損傷,那其實剛開始我的手是沒有辦法抓握,我連桌球拍都沒辦法拿。」為了拿起球拍,楚茵必須用特別的輔具將球拍固定在手上,就這樣一邊打桌球訓練體力、一邊蒐集更多輪椅網球的資訊。

 

直到五年後的某一天,楚茵看到台北輪椅網球推廣協會在招募學員的消息,「不管用什麼樣形式,我就是要回去打網球。」這次她毫不猶豫地揹起網球拍、搭上高鐵一路向北,繼續追尋她的網球夢。

 

雖然早在車禍前,楚茵的網球技術就已相當純熟,但同樣的一顆球迎面而來,在輪椅上打起來可不容易。「對方打的那顆球,你都知道會去哪裡,我站著打的時候,隨隨便便跨兩步我就可以揮過去;可是我坐輪椅,我就是推不到。」

 

因為行動上的限制,楚茵必須一手拿著球拍、快速地推動輪椅到定位後做出反擊,光是要不慌亂的完成動作就已經很困難了,更何況是對於一個連抬起手都需要費很大力氣的頸椎脊髓損傷患者。但楚茵並沒有就此放棄,反而更加勤奮地練習,光是要讓自己不靠輔具就能握住球拍,她每天在家練習對地拍球、對牆擊球,從打五下就手軟無力到可以撐到一百下這段過程,就花了三、四個月的時間。

 

而有了輪椅網球的基礎後,仍未放棄國手夢的黃楚茵,打給大學時期的教練賴永僚,「她打電話回來跟我說,她要繼續打網球,我當然沒有猶豫說好。一開始我會想說,輪椅網球要怎麼帶她?這一方面我也沒有接觸過;後來我想說,既然你回來,至少我可以陪你。」賴永僚說道。兩個「菜鳥」就這樣一邊看影片研究、一邊練習摸索。

 

大葉大學賴永僚教練,10年來無償指導黃楚茵輪椅網球

▲大葉大學賴永僚教練,10年來無償指導黃楚茵輪椅網球

 

由於楚茵在輪椅網球賽事上的分組為多肢障礙(Quad)組,該組別是男女混賽,但賴永僚教練坦言,國際比賽上看到的都是男生,就體能方面,對楚茵來講是一大考驗,一方面要加強她的肌力訓練、一方面又擔心她的身體無法負荷。但為了重回網球場上,楚茵不曾喊過累,也因為有著如此堅定的毅力,黃楚茵在2014年及2018年當選國手,代表台灣前進仁川亞帕運及雅加達亞帕運,奪得Quad組雙打銅牌。

 

蔡英文總統接見印尼亞洲帕拉運動會代表團,黃楚茵奪得Quad組雙打銅牌

▲蔡英文總統接見印尼亞洲帕拉運動會代表團,黃楚茵奪得Quad組雙打銅牌(黃楚茵提供)

 

有了兩屆的亞帕運銅牌經歷,黃楚茵接下來把目標放在2020東京奧運。而取得參賽資格的首要條件,就是必須達到世界排名12名內。因此,為了衝高排名,楚茵開始當起空中飛人到世界各地參加比賽。

 

比練習更辛苦的事…

沒有光環的運動員,背後辛酸無人知

 

因為需要征戰各國比賽拿積分,楚茵估算過,光是花在交通費與住宿費上,一年就得支出兩百萬,若再加上教練、器材等費用,總支出高達四百萬,這樣龐大的金額,並不是一般家庭所能負擔的。

 

2018年1月,黃楚茵赴雪梨參加國際網聯輪椅網球公開賽

▲2018年1月,黃楚茵赴雪梨參加國際網聯輪椅網球公開賽(黃楚茵提供)

 

不論是在網球訓練上、比賽上,黃楚茵表示,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兩個字,但在尋找經費贊助上,身為身障運動員的她,看見了現實的殘酷,不禁讓她萌生了「放棄」的念頭…

 

「在我找贊助的過程中,遇到最多的講法都是說…輪椅網球可能沒有曝光率,或者是說,他們只贊助菁英選手,那他們認為輪椅網球的選手不算是菁英選手。」黃楚茵嘆道,因為身障運動在台灣不被重視,在找資源上更是困難…

 

但想起自己對網球的熱愛,仍選擇用最「克難」的方式堅持下去。因為沒有資源,賴永僚教練九年來無償提供技術指導,大學的學弟妹自願當她的陪練員、甚至提供小額的贊助,楚茵更利用空檔時間製作個人簡報,四處尋求贊助…種種的努力,都是為了完成小時候的夢想,「我想要打奧運!」楚茵堅定地說道。

 

從經歷車禍打擊一蹶不振、到拿起球拍站上網球場,黃楚茵花了十年的時間走過這條艱難的路,一路上流過許多淚水與汗水,不管多麼辛苦,她永遠秉持著一個信念,「找回你對運動的熱忱,只要你有這個熱忱,你依舊喜愛著你的運動,你就不會放棄你自己。」

 

 

延伸閱讀

東奧正名遭國際奧會三度警告:尊重言論自由,但不會核准正名申請

2018-11-19

二十歲全身癱瘓 他卻激勵無數人活下去

2018-10-25

台灣女將好棒!戴資穎捐款做公益 許淑淨送車感謝教練

2018-05-18

謝淑薇和彭帥挺進澳洲公開賽挺進女雙4強

2018-01-24

從失業分析師到世大運英雄 想為台灣揮拍再戰

2018-01-17

體育界的轉型正義 還要等多久?

2017-07-2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