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他說,這些畫有一天要還台灣!」

「他說,這些畫有一天要還台灣!」
許照信(右)完成父親遺願,將順天美術館收藏全數「裸捐」回台,平時冷靜的文化部部長鄭麗君(左),也難掩興奮之情。

陳亭均

品味收藏

翁挺耀攝影

1185期

2019-09-04 10:00

台灣「科學中藥之父」許鴻源不只是個成功的商人,兒子許照信最近替他捐出652件藏品,讓這些藝術品「回家」,完成父親的遺願。這個台灣史上最大的捐贈,讓系譜血緣駁雜的台灣美術史,進一步完整成型,堪稱藝壇盛事。

台灣「科學中藥之父」許鴻源與夫人許林碖晚年旅居美國,住在洛杉磯爾灣(Irvine)的一間大房子。大房子後院很寬廣,那兒有一座游泳池、植著許多花草果樹,還有一間小雞舍。

 

小雞舍是兒子許照信特別替媽媽訂作的,許林碖在舍裡養了幾隻雞、一對鴨。「媽媽住在美國很久了,到了一定的歲數,就會開始回憶起古早時候的事情。因為外公早逝,所以在高雄楠梓的外婆,是養雞養鴨把小孩帶大的。」

 

順天美術館

 

緣起》念想化做收藏

它們不能分散,要一起回台

 

對許林碖來說,雞鴨也不只是些扁毛畜生,那些小小的生靈,是她惦記在心、對台灣土地珍貴的回憶。這點對許鴻源來說,也是仝款(同樣)的代誌,人縱是活在他鄉,一輩子惦記的,總是故土。

 

許鴻源是「順天堂藥廠」創辦人,率先引進日本製藥科技,展開了科學濃縮中藥的新路,把科學化的中藥產品,推銷到全球各地。

 

然而,許鴻源這輩子的成就恐怕不僅於此,他對台灣文化,更有著非常深重的信念。早在一九七九年,許鴻源就開始盡其所能地收藏台灣最具代表性的美術畫作,一九九一年許鴻源身故之後,許林碖集合起他收藏的六百五十二幅畫作成立了「順天美術館」,這些館藏,便是他對台灣的念想。

 

延伸閱讀 : 史博館挖到寶! 塵封庫房44年 竟是畢卡索版畫「真跡」

 

順天美術館館長陳飛龍想起許鴻源收藏畫作的初衷時說道,「他數十年前就告訴過我:『這些畫毋是許家的財產,有天台灣變成擱卡好的國家,就要將這些交返回台灣人手中。』這些畫作不能分散,要還給台灣。」

 

陳澄波《戰後》
陳澄波的作品《戰後》,描繪1932年128淞滬事件後,
上海遭受戰爭侵襲的街景,線條粗黑大膽率性。
陳澄波後來移居台灣,早期作品不僅展現出歷史戰禍弄人的無奈蕭條,
也提供美術史學者珍貴的研究題材。 

 

價值》補全藝術史

提醒台灣憶起被遺忘的榮光

 

「許鴻源從一開始收藏作品,就不是為了高價賣出。」藝術史家蕭瓊瑞說。這批作品的確價值連城,粗估在藝術市場上的價格,可能超過十億元。然而許照信、陳飛龍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卻完全不覺得這些畫作的價值,可以用金錢來計算衡量。

 

去年九月,許照信與文化部部長鄭麗君簽下合作意向書,決定將所有順天美術館館藏無償「裸捐」予文化部,並交由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維護。八月二十八日,這批橫跨日治時期、戰後至七、八○年代的珍貴文物,終於在國美館開箱。

 

許家捐出的這批畫作,包羅了陳澄波、廖繼春、李梅樹等活躍於日治時期的藝術家作品,戰後名家呂基正、張義雄、洪瑞麟等人作品,及七、八○年代留美創作者薛保瑕、梅丁衍也在列。其中,李梅樹的《魚市》等作品更是「百號」以上的大幅畫作,蕭瓊瑞直言:「很多重要的作品,透過這次捐贈,可以補足過去台灣藝術史的完整性,大大提升典藏水準。」

 

蕭瓊瑞更笑說:「我很尊敬許鴻源,第一個,他買畫,從來不殺價!」這點美術評論家謝里法也異口同聲這麼說,蕭瓊瑞繼續講,語氣就嚴肅了起來:「第二個,以一位收藏家而言,他懂不懂藝術是一回事,許博士的文化寬度、歷史關懷,竟然一點也不狹隘。」

 

畫家秦松曾因為作品裡暗藏倒掛的「蔣」字,被情治單位盯上,顏水龍曾被質疑畫作呼應毛澤東的《東方紅》歌曲,這些曾被威權政府打壓的畫家,許鴻源全不避諱,「而且,除了台灣前輩畫家作品,中國來台畫家也收藏,包含席德進、余承堯等人……。」

 

「我爸爸在收藏上,完全是素人,聽到哪裡有好畫,他就收。」許照信笑說。許鴻源收藏畫作,緣起於與前輩畫家廖繼春的交情。兩人同屬台北和平教會,廖繼春有一次送了許鴻源一幅六號大小的淡水畫作,並鼓勵許鴻源有能力可扶持經濟困難的畫家,他立刻決定投入收藏。謝里法笑說,許鴻源一開始收畫,毫無鑑賞能力,買來的畫框,可能比畫作更有價值。

 

然而,許鴻源更認真,後來循著謝里法寫的《日據時代台灣美術史運動》一書按圖索驥,一位位畫家拜訪尋畫,不但收藏了許多珍品,援助了許多藝術家,更與畫家建立了深厚的交情。

 

許照信和陳飛龍回想起許鴻源和畫家李梅樹的故事。陳飛龍大笑說,許鴻源實在是個「很會糾纏」的人,李梅樹家境不錯,所以從不賣畫,然而許鴻源輾轉得知李梅樹患有胃病之後,便時常贈送自家順天堂藥廠的科學中藥給他。

 

「送到李梅樹都覺得不好意思了!」陳飛龍回憶起,李梅樹決定為許鴻源夫妻倆畫肖像畫,但畫了幾幅都不甚滿意,「直到有一天,他見到夫人穿得很漂亮,終於完成了一幅八十號的大畫。」後來,李梅樹終於拿了三張五十號的作品讓許鴻源選一張買,許鴻源想都沒想,就把三張全帶了回家。「我後來問他,是不是真的以為李梅樹三幅都要賣,他那時已經生病,坐在輪椅上,眼睛卻露出狡猾的光芒。」陳飛龍大笑說。

 

對許照信來說,父親的收藏和事業,既是美好,同時也是沉重的。

 

李梅樹為許鴻源夫婦繪製的畫像
畫家李梅樹為許鴻源夫婦繪製的畫像,寫實且張力十足。
美術評論家謝里法說,人物畫像,手最難畫,
一幅作品裡頭畫了四隻手,李梅樹可說下足了功夫。

 

執著》終得嚮往畫作

落葉歸根,一個完美的結束

 

許照信雖是「順天堂」二代,並沒有接下父親的事業,「這跟我的個性有關,我不大希望與人接觸,爸爸也理解我的苦衷,接受我的想法。」他雖仍有持股,但早把順天堂藥廠經營權交出,讓班友集團主導業務。

 

至於父親的美術收藏,許照信擔起了他的遺願,完成落葉歸根的工作。

 

就像陳飛龍說的,「我了解部長有重整文化架構的願望;台灣新生的文化怎麼連,都會連到『老根』!」兩年前,文化部即開始與順天美術館洽談捐贈事宜,現在「順天」藏品終於「回家」,「爸爸一生心願沒有完成,但我替他完成了,這是一個完美的結束!」許照信吐了口大氣笑說。

 

許照信又補上一句:「我是拋磚引玉,也許很多人家裡也收藏著不少畫作,如果可以捐出來,掛在美術館讓台灣人看,那是對藝術家表達最大的尊重!」

 

為推動重建台灣藝術史,在「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支持下,文化部已經投入四年、超過十億元的預算。不過,重建工程離完成的階段,可能還有一段距離。譬如,國定古蹟台中州廳在台中市前市長林佳龍時期便與文化部簽署合作意向書,預計作為國立台灣美術館藝文展場,但現任市長盧秀燕上任後,卻遲未定案,文化部不排除只好另覓地點。

 

許照信、陳飛龍、蕭瓊瑞、謝里法這些人也知道重建美術史一定有其困難,但對未來卻很有信心。

 

許照信是個靦腆的人,他這次出席「開箱」活動,其實猶豫再三,但陳飛龍告訴他,「我們是要到台中高美溼地看夕陽,聽說最後一道夕陽的光是綠色的!見到的人就會幸福!」

 

台灣美術史的過去,或許已慢慢被重構了起來,在日漸穩固的地基下,台灣美術史的未來,可能也會出現那一道美好的綠光。

 

余承堯《山水之二》
許鴻源也收藏了中國來台畫家余承堯的《山水之二》等作品,
余承堯以數十年的軍旅生活經驗,
畫下眼中的名山大川,非常具代表性。
許鴻源這批收藏珍貴之處,正在於他兼容並蓄,
將台灣各時期派別的作品都珍藏保存。

 

延伸閱讀

慢遊桃園地景藝術節 秋天的無牆美術館

2018-09-11

前濤‧後浪 TREND & WAVES |南島國際美術獎 回顧展

2018-08-27

光影美術館 乍現無極之美

2017-09-21

亞洲現代美術館「無極之美-趙無極回顧展」開幕

2017-09-18

楊渡女兒楊茵絜驟逝,嘆「只能流浪死生、學習走下去」…甲狀腺風暴引發心臟衰竭,3數值飆恐致命

2022-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