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手持草刀對付山老鼠!「森林護衛隊」用生命守護台灣的山林

鍾子葳

話題人物

2019-11-21 18:00

在台灣,有一群人正賣命地守護著我們的山林,他們必須要走入深山、踏進未知的森林,幫我們記錄下樹木的成長、野外生態的變化、種植新的樹木,甚至還要徒手幫我們抓山老鼠,面對一次次生命的危險,他們是「森林護管員」。

 

台灣是一個有許多山林的島嶼,面積占台灣總面積的70%,而在這浩瀚的山林中,有一群守護著這塊寶地的人們,他們的職稱是森林護管員,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巡山員

 

根據統計,全台灣目前約有1,089位森林護管員,每人平均巡護面積近2,000公頃,工作內容包含林野巡視、林火防救、盜伐及濫墾舉報、野生動物調查、林地測量、造林監工等多項專業技能,更不用說他們還得面臨山區地形陡峻、氣候多變、違法盜伐及盜獵嫌犯威脅等問題,工作不僅繁重且具高度危險性,然而這並未反映在森林護管員的薪資上。

 

高風險工作與過低薪資 護管員恐出現斷層

 

根據農委會資料顯示,森林護管員薪資介於27,434元至34,916元,即使在今年已調高薪資,但也僅增加3,000至4,000元而已,仍與其他國家有相當大的差距。以日本及美國為例,在日本從事林業工作的人員,月薪平均約有6萬至8萬元台幣,美國則平均約有7萬至10萬元台幣。

 

「對年輕人來說,這個薪資養一個家庭的話,確實是不太夠用啦!我這28年以來,遇到無法適應而換工作的人也有20個人左右了…」南投林管處丹大服務站的林建民感嘆地說道。

 

根據林務局表示,目前各林管處的森林護管員平均年齡高達52歲,顯見森林護管員逐漸走向高齡化,加上林業工作負荷大、護管員陸續退休,未來恐出現斷層。

 

「我身邊蠻多人是把這裡當跳板,先進來林務局熟悉環境後,再透過高普考轉換工作。當然,也有不少人是因為與想像有落差而離職。」南投林管處丹大服務站的蕭益程補充道。

 

不過,即便工作艱辛、薪資低落,林建民一直秉持著要為台灣守護好這片山林的決心,而在林務局服務了28年之久的他,當年之所以成為森林護管員的起因,竟然是來自一場森林火災…

 

一場意外 讓他決定守護台灣的山林

 

「民國75年,我和家人在整地焚草的時候,火不小心蔓延到林班地,那個時候我才驚覺到,一個不注意就可能讓這片美好的森林不見了!」林建民遺憾地說道,為了守護他的家園,他決定加入林務局的行列,一起保護這片森林。

 

「招募簡章上寫說,巡山員的主要工作是防止森林火災,結果一進來…又要測量、又要調查、還要造林等等的,怎麼什麼都要會!」林建民笑道。他並坦承,畢竟念書的時候不是讀這些專業知識,幾乎全部都是進來林務局才學習的,壓力確實不小。但如今他可以說是樣樣精通,也成了後輩們眼中的「永遠的隊長」。

 

「林大哥遇到事情總是衝第一!」林建民的徒弟蕭益程笑著說道。

 

「整座山都是我的辦公室!」 樂天的他曾面臨生死危機

 

蕭益程4年前加入森林護管員的行列,對於每天充滿冒險的工作相當滿意。

蕭益程4年前加入森林護管員的行列,對於每天充滿冒險的工作相當滿意。

 

這是蕭益程來到林務局服務的第4年,熱愛大自然的他,對於現在的工作狀態十分滿意。「以前在工廠上班,每天都關在室內做一樣的事情,但是現在我的辦公室是這整片山林,每天都有新的挑戰,我覺得很有趣!」蕭益程說道。

 

但是有趣歸有趣,這份工作仍有它危險的地方…

 

蕭益程表示,森林護管員除了平時的基本巡視之外,每年更有4至5次的深山特遣,不僅得自己開發出行走路線,更要在變化莫測的深山裡過夜,到達的地方甚至連訊號都收不到。蕭益程與我們分享,在某次颱風天過後,他們在執行深山特遣的任務時,因為原本走的路線因為崩塌而無法通過,就先往山下走、甚至溯溪而行,再次遇到沒有路爬回原本的路線時,他們最終仍選擇從崩塌的地方走過,由於當時天色已晚、能見度很低,「一想到隨時可能踩錯地方而墜落山谷時,真的是蠻緊張的,頓時人生的跑馬燈在腦海中跑了一圈。」蕭益程開朗地說道。

 

他也提到,他們也曾經在一片濃霧中聽見山老鼠交談的聲音,卻礙於視線不佳及設備不足,只能以通報的方式處理。

 

山老鼠囂張盜伐山林 森林護管員只能「袖手旁觀」

 

「我們去巡邏的時候,大概就兩個人而已,山老鼠卻有10幾個,甚至有配置獵槍,這對手邊只有一個無線電對講機和草刀的我們來說,正面衝突太危險了…」林建民說道。

 

森林護管員時常遇到盜伐林木的山老鼠,身上配備僅有草刀和無線電的他們,為了安全起見,會盡量避免與山老鼠正面衝突。

森林護管員時常遇到盜伐林木的山老鼠,身上配備僅有草刀和無線電的他們,為了安全起見,會盡量避免與山老鼠正面衝突。(圖片來源/南投林管處提供)

 

我們時常在新聞媒體上看到,山老鼠盜伐台灣珍貴樹林的新聞,擁有百年歷史的檜木、牛樟木、扁柏就這樣被不肖人士鋸下來,拿去賣好價錢,令人相當憤怒。

 

根據統計,近8年違法伐採國有森林資源案件數共2,071件、違反森林法案件偵查終結人數計8,250人,近年來雖然感覺有減緩的趨勢,但由於這統計數字並不包含那些沒被抓到的數量,實際情形恐怕來得更嚴重。

 

違法伐採國有森林案件數

違法伐採國有森林案件數(資料來源/林務局提供)

 

違反森林法案件偵查終結件數及人數

違反森林法案件偵查終結件數及人數(資料來源/法務部)

 

而最容易遇到這群山老鼠的人,就是這些穿梭山林間做測量、調查的森林護管員了,然而當他們遇到危險時,礙於手邊無防身工具,只能以柔性勸導的方式處理,又或者是通報工作站及警方,由警方進行逮捕的工作。

 

「我孩子都常常會問我:『爸爸你每次出去都要5、6天才回來,工作又那麼累、危險性那麼高…』我都說沒辦法,這是我的工作啊!那時候我們打完火準備回工作站,突然前面的隊員開始哇哇大叫,我看到一群虎頭蜂飛過來,我們來不及逃掉,最後大家都被送到醫院去。」林建民向我們說明道。即使曾被山老鼠威脅性命、被虎頭蜂螫的滿頭包、被火燒掉眉毛,林建民依舊堅守崗位,持續在為這片山林奮鬥。

 

台灣的山林,幸虧有這1,089位的森林護管員賣命守護著,但是…誰又能守護他們呢?

延伸閱讀

謝金河:開放山林,務必保持山的原味!

2019-10-26

他用堅毅與柔情 守護山林30年

2016-12-01

亞洲森林浩劫 台灣環境生態大調查

2016-04-21

竹科人投身保育 複製台版「龍貓森林」

2012-04-12

追求堅強的森林女孩

2009-10-1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