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獨家專訪台灣精品豆進口龍頭 尋豆大冒險 守成老董深入戰地

黃亞琪

話題人物

攝影/陳弘岱、翁銘襄提供

1202期

2020-01-02 15:37

台灣走向精品咖啡階段,主要約在二○○四年至二○○九年間自家烘焙帶動,將風潮衝出來。」從未在媒體曝光,首度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的守成咖啡董事長翁榮鴻,談起咖啡經頭頭是道,他就像台灣咖啡發展史的活字典,信手拈來就把台灣咖啡生豆和工具的進化說得一清二楚。

「(我們)生豆進口已經有四十年時間,而精品豆進口約二十年前開始,目前精品占守成總進口量約四成。」他解釋。為追求量質兼備的咖啡生豆,一般咖啡業者不是求助於進口貿易商,就是自己親自到產區去。

 

開風氣之先  二十年前開始尋精品豆

 

因為全球精品咖啡豆產地,像非洲肯亞、衣索比亞、中南美洲瓜地馬拉等地產區不但位處偏遠,甚至是長年戰亂之地,尋豆風險極高,因此大多數仍由貿易商代為尋豆。

 

而早在二十年前,台灣還沒有人重視產區,追求精品豆時代,他就已在產區找豆子。「他應該是台灣進口精品豆子最早、也最大量者。」從生產端到消費端業者不約而同地說。進口守成的豆子、現任路易莎總經理室特助、專司採購的許英正也直言:「他們是真的深入產區去尋找。」

 

翁榮鴻與咖啡的結緣是在他讀嘉南藥專(一四年改制為嘉南藥理大學)時期,當時他在古坑喝到農家自種自烘的咖啡。出社會沒多久,他決定與當兵同袍在高雄合夥開一家「七十二街咖啡館」,一九七五年時索性自己掌店,店名叫做「主將」。

 

當時,公務員一個月薪水不到三千元,一天工資約一百元,但他店內一杯咖啡賣六十元,而且四十個座位,一天轉桌四次,等於日進帳約九千六百元。「上門多是法官、金融業者,金字塔頂端的消費者。」笑語聲中點出那個時代咖啡代表的意義與情懷。

 

會從商業豆轉型到精品豆,關鍵在於提高、構築競爭門檻。「早期商業豆好壞都混在一起,沒有區隔,給消費者喝什麼就是什麼;但精品豆因為品種和烘焙不一,產品風味就不同,是有門檻的。」他回憶,有次在中南美洲的某個會場喝到精品咖啡風味,「那咖啡柔酸又回甘,跟之前喝的苦味都不同。」

 

守成咖啡/衣索比亞

守成咖啡

衣索比亞藝妓村業者參觀台灣咖啡展,與守成尋豆團隊交流。

 

衣索比亞

衣索比亞

為了尋找精品豆,尋豆團隊深入衣索比亞產區。有的地區甚至只有泥巴路。非洲之外,守成也到中南美洲的巴拿馬產區交流。

延伸閱讀

達人領路!五家咖啡館特搜

2020-01-02

本土連鎖兩強 養出精品咖啡潮文化

2020-01-02

咖啡館密度全球第一、超商每秒賣13杯!直擊台灣年產值800億的「黑金」傳奇

2020-01-02

日本高人氣咖啡館聞香找進阿里山 這對父子的「飄茶香」咖啡豆接單接不完

2020-01-02

被鋸掉的咖啡果樹

2020-01-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