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武漢肺炎讓他痛賠6分之1資產 投資達人「娃娃車司機」的股災告白

投資達人羅仲良。

《我的操作之旅》作者羅仲良

話題人物

資料照/今周刊攝影團隊

2020-03-30 16:23

編按:2013年本刊曾報導,月薪3萬的娃娃車司機羅仲良,靠著算股密技3年獲利600萬,這次武漢肺炎情肆虐、股市崩跌,羅仲良也慘賠6分之1資產,以下為這次股災給他的啟示:

2020年3月23日,美國聯準會(FED)為了救市宣佈實施無限量化寬鬆(QE),將無限量收購美國公債與房貸擔保證券(MBS),隔天台股受此利多激勵開高走高,我也趁此機會把手上唯一的持股台積電全部出清掉。賣掉後我的心情輕鬆多了,對我而言,過去一個多月彷彿做了一場惡夢。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全球的關係,全球股市大暴跌。美國道瓊指數從2月12日的歷史高點29568點暴跌到3月23日的18213點,不到1個半月的時間最大跌幅38.4%,下跌速度之快創下歷史記錄。跌勢最慘烈的時候,我每天損失幾十萬元甚至近百萬元,跌勢之猛完全超出我的預料。最後我把手上股票出清結算下來,我總共損失了約1/6的總資產(最慘時帳面損失約1/5)。

 

這波跌勢剛開始時,因為我手上有3~4成的資產是持有現金,足供我們全家人生活4~5年都沒問題,加上持有的標地,基本面均很好,訂單都是爆滿狀態,所以我並沒有打算要賣出。甚至到3月初時,還慢慢加碼到持股比率7成5,手上剩餘的現金雖下降,但也足夠全家3年多的生活費,打算來一場長期抗戰。後來因為以下幾個原因改變了我的想法。    

 

1.衝擊遠超乎我預期

 

我本來以為新冠肺炎致死率不高,又有很多無症狀或輕微症狀的患者,疫情就算擴散了,應該也不會演變成很嚴重的事件。而且當時一些資訊指出,依照中國歷史上發生瘟疫的慣性,還有天氣熱時病毒的活性會降低的特性,疫情應該會在夏天到來時結束。所以我對股市影響的評估是:這件事再怎麼慘,應該也不會比2008年的金融海嘯慘,而且影響的時間應該不長。

 

結果沒想到疫情嚴重的狀況,以及對實體經濟和股市的影響遠超乎我預期。新加坡、泰國或一些天氣炎熱的國家也還是有不少人確診,所以等到夏天來疫情就會消失的期待不太可靠。

 

全球經濟因為疫情瞬間關機,即使不是經濟學專家或是股市先知,也能判斷出全球失業潮即將來臨。連股神巴菲特都說,這是他活了89年來第一次看到有這種狀況。金融市場上也有人說這次是百年一遇的天災。我心裡想,這場百年一遇的天災該不會也是百年來最慘的股災?如下圖,綜觀美股歷史上的10次股災,我心想這次股災的跌勢即使不是百年來的第一名,它只要接近其中幾次的幅度或是長度,就不是我所能承受的狀況。

 

 

2.這次不只是股災還是場瘟疫

 

這陣子台灣社會除了新冠肺炎的疫情之外,藝人劉真的病情也受到大眾的關注。我看到新聞報導,她的醫藥費粗估要4~500萬元以上。劉真的事情,讓我驚覺我準備的預備金根本完全不夠。因為這次不只是單純的股災,也可能還是一場瘟疫,我只準備了生活費,卻忘了準備醫藥費和可能的意外支出(像入住防疫旅館的費用)。

 

我全家有6個人,家中有人得新冠肺炎的機率和一般家庭比高出許多。如果有其中1人確診甚至重症,會有一些花費較高的自費醫療項目,那我準備的錢可能連1年都撐不過而被迫賣股。如果賣股時股價不理想,我能籌到的醫藥費不足而發生憾事,那我肯定會萬分自責並遺憾終生。

 

所以我心想,現在已經不能只是考慮股票賺賠的問題而已,我的現金存量和持股部位要更能夠應付各種狀況,才能有更大的機率讓全家平安度過這次的疫情,絕不能大量持股被套牢,然後一直死扛著期待不知何時會再來的多頭行情。所以基於上述的第1、2點,3/13、3/16這2天,我把在美股的部位停損掉,把持股比率降低到只有4成,只留下最有把握的台積電。

 

3.不會答題怎麼辦?那就換個題目吧!

 

美股的部位,我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買的價位算蠻高的,所以決定要砍的時候雖然有點掙扎,但不至於太難執行,因為我就當作是自己買錯價位的懲罰。

 

而對台積電我做了大量的功課,知道半導體先進製程的商機正在蓬勃發展、前景極佳,又只有台積電等極少數廠商有能力生產。我出清前平均持股成本約在290元,不看5~10年後,只看今明2年的預估EPS18~20元來看就算是便宜了。就算短期業績可能因為疫情受到影響,長期而言EPS衝破20元也是機率很高。

 

正因為有著極大的持股信心,所以當它股價正式跌破60日均線甚至在3月11日開始下彎,已經符合我的技術面賣出條件時,我還是不願意賣出,覺得只是暫時的。但當我想通上述的第1、2點,而且虧損還持續擴大時,我心裡開始天人交戰。尤其在確定賣出的前3天,也就是3月21日開始,我整整3天心裡都在掙扎,拿不定主意到底該抱還是該賣?

 

每次快下定決心要賣時,台積電的基本面就讓我很不捨得把它賣掉,總覺得現在的價位賣了很可能會是個蠢主意,以後很可能會後悔。而且以投資的角度,不就是該眼光放遠看一間企業5年後甚至10年後的未來,而不是在意眼前股價的波動嗎?

 

總之各種資訊(疫情可能幾個月內被控制或很難被控制、大蕭條(可能來臨)、各種投資(應該要抱)與投機(應該要賣)的觀念和名言,一直在我的心裡交戰不已。最後我決定還是應該狠心執行我的另一個賣股準則。

 

這個準則就是當我覺得有疑慮,或像現在這樣難以抉擇時就應該要賣出。反正賣錯就算了,有能力以後還能在別檔股票賺回來,帶著疑慮抱股票很可能也抱不久。對我而言,在股市裡交易就很像是在考試,只是這場考試是一個可以耍賴的考試。你不用整張試卷的每個題目都作答,你只要挑你會的題目作答,看到不會的題目就跳過。如果整張試卷都不會就等待(空手)下一張試卷出現。你只要在你能拿分的題目拿到分(賺到錢),對自己而言就是考了100分。

 

現在這個時間點到底要抱還是要賣台積電?我實在是沒把握到底那個才是正確答案。加上我心想,反正我在股市裡幹過的蠢事也不少。人生自古誰無蠢?不差再蠢多一次。所以我選擇放棄台積電這道題目,在損失還在我能承受的範圍時,把持股賣掉換成現金,讓一切重新開始。

 

檢討:

 

去年我檢討自己的交易,發現雖然我的選股能力不錯,偶有佳作,但有幾次抱上又抱下,沒有守住獲利的成果反而賠錢。我在「防守」這方面需要加強,所以我在自己的賣出準則裡,加上了技術分析的考量,避免自己判斷錯誤陷入基本面的盲點時受到重創。然而這次我沒有嚴格執行自己設下的賣出紀律,讓自己後來面臨進退兩難的尷尬狀況也多損失了不少金錢。

 

事後我重讀《超級績效》這本書時,有一段提到,每個人應該要決定自己是個交易者還是個投資人?如果無法清楚界定自己的交易風格,關鍵時刻幾乎一定會產生內在矛盾。

 

這段真的是一針見血的說中了我的問題,我有幾次就陷入了這樣的矛盾之中而不自知。我除了在股市中獲利沒有其它收入來源。我的持股時間通常是幾個月到1~2年,然後從賺取價差中獲利,從來也沒有做過持股10年以上的長期投資。

 

我的個性也喜歡發掘新的機會,而不是長期死守一檔個股。我很重視股票的基本面,有時讓我有種自己是投資人的錯覺。許多長期投資的觀念無疑是真理,但現在看來,以我的條件我並不適合當投資人。如果我頂多只擁有3年,完全不發生任何意外支出的流動性,那我考慮股票10年以後前景的意義何在?如果我只有當交易者的條件,那我就該放棄使用一些只適合投資人的投資邏輯。

 

※更多武漢肺炎「股災啟示錄」,請看《今周刊》1215期

延伸閱讀

中共怕疫情從「境外移入」進行鎖國 趁機尋找中國A股2700點以下的投資機會

2020-03-30

大盤會再跌破10年線 還是低檔有支撐?專家:「封國封城」控制疫情 台股可望在這個時間回歸常軌

2020-03-30

危機入市除了0050還有哪些「好選擇」?一張表看:這8支ETF表現擊敗大盤

2020-03-30

大危機創造大機會!謝金河:這次武漢肺炎疫情,何時是危機入市的好時點?

2020-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