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走出上流社會 P.12

走出上流社會 P.12

「上流美」是近來台灣社會的怪現象。許多衛道之士大力疾呼媒體不要再傷害這位可能罹患精神疾病、突然「紅起來」的「上流社會人士」。

但讓人驚訝的是,只要有「上流美」出現的節目,收視率明顯攀高,一個愛看,一個就播,一種無奈的惡性循環,就在當下的台灣社會,伴隨著台巴混血男童吳憶樺的返回巴西之路,渲染了媒體大半的版面。

對上流社會的憧憬,是誘引許多年輕人努力上進的一種動力,因為只有編織「功成名就」後就可以享受榮華富貴的虛榮夢想,才能合理化當下的疲累與辛酸,也才足以支撐當下咬緊牙關邁向富豪的艱辛路程。

但真正的上流社會生活,是怎樣的一種情境?真是想像中每天穿金戴銀、錦衣玉食、乃至酒池肉林、左擁右抱的生活嗎?

這樣的想像,其實是一種拜金的虛榮作祟而已。

本期的封面故事(台灣首富五大祕辛),報導的正是上流社會的代表性家族,全台第一金融世家蔡萬霖家族的故事。

但他們的生活,看來絲毫不值得羡慕。不論是臥病在床的首富蔡萬霖,還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第二代接班人蔡宏圖、蔡鎮宇兄弟,億萬家產對他們而言,似乎只是維持蔡家讓人歆羡的光環,而不是用來實際生活所需花用的資產。

從本刊總主筆朱紀中、主筆黃琴雅的細膩採訪過程中,我們看到,豪門家族內的生活,並不如童話故事中「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美好生活」的結局。早就被設定接班的蔡宏圖,在父親要求的命令下,只得放下自己最想當的律師志向,進入外人不得親近的國泰城堡中,肩負起維持家族榮耀的使命。

承接第一金融世家掌門人的蔡宏圖,外表嚴肅到讓人看不出他的快樂;比員工還拚命的他,工作時間極長,所有的快樂,想來只能在回家之後,才能放鬆地和家人同享天倫親情。

這樣的快樂,你我都唾手可得。但何以在現在的社會,還有那麼多想要努力的放棄現有的幸福,而不擇手段的想要躋身上流社會拜金族群呢?

或許上流社會如同一座「圍城」,圍城外的人們歆羨城內看來好像紙醉金迷的生活,而拚命想要攻進城內;但久居城堡內的富豪們,或許還真有人想要放下上流社會強加給他們的無形枷鎖吧?

延伸閱讀

南非學者曼朱爾 用「草根力」拚性別平權

2019-11-13

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聯合國婦女權能署矮化台灣引眾怒 外交部要求更正

2019-08-04

金曲30得獎名單》挺性別平權...蔡依林奪年度專輯、歌曲:獻給所有自由的靈魂

2019-06-29

公投闖關失敗是同志運動受挫?呂秋遠:不,這是一場絕佳的性別平權運動

2018-11-26

陸詩薇 站第一線 推動性別平權

2014-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