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失效的誓詞

楊紹華
2018-10-03
編輯室報告
1137期
達志

失效的誓詞

楊紹華
2018-10-03
失效的誓詞
編輯室報告
達志

身為醫業一員,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生命為人類服務。病人的健康與福祉將是我的首要顧念⋯⋯。我將要致力於自身的健康、福祉與能力,以提供最高標準的照護⋯⋯。」這是去年十月「世界醫師會(WMA)」通過的新版醫師誓詞。但在醫療大國的台灣,這份誓詞卻正面臨挑戰。

醫師納入《勞基法》的政策宣示,出發點合情合理,《今周刊》過去即陸續以「消失的醫師」、「消失的護士」為題,用封面故事規格報導台灣醫療人員的苦勞現實;若不設法改善,醫師豈能「致力於自身健康」?

 

但在另一方面,就像肝病權威、中研院院士陳定信說的:「絕不能用同樣一套標準規範主治醫師,因為這牴觸了我認為的醫學核心價值。」當醫師受限於源自《工廠法》的《勞基法》工時框架,當醫院為求合法而要求醫師準點下班,「奉獻生命為人服務」的誓詞又該如何兩全?

 

本期封面故事,我們深度探討「醫師納入《勞基法》」政策的背後信號與必然衝擊,匯集多位重量級醫界人士意見,也請到不同世代與立場的醫師代表對談交鋒,一層一層,理出「綁死工時」與「放任苦勞」兩端之間的合理解方。

 

比起單純用「納入《勞基法》」為解,其實有更加細緻周延的作法可以考慮:健保給付制度的調整、專責照顧住院病患的人力培育、以勞資協商取代綁死工時,都是可思考的方向。

 

攸關健康的議題,總是值得每位讀者關切。本刊上期(一一三六期)封面故事「數位海洛因」,出刊後回響甚多,您若閱畢有感,不妨將雜誌擺在公共空間,或許,一位母親隨手翻了,一個家庭的難題也就因此有了轉機。

 

延伸閱讀

健保給付不合理 沒人想當重症醫生

健保給付制度不合理,也是造成急、重、難症「醫師荒」的禍首,因為制度誘導行為,讓醫師自然而然傾向選擇「產值」較高的科別。

醫療糾紛不斷 台灣醫生「犯罪率」世界第一

台灣醫師已是「犯罪率」極高的高風險行業。今年八月,高雄市岡山區,一位孕婦生產時不幸去世,死因是肝壞死。結果家屬索賠五百萬元不成後,竟然大動作發動兩輛遊覽車及二十輛小轎車,到診所抗議,由於人數眾多,警方還出動近百位員警,「封路」維持秩序。

無法承受之重

「我爸原本是外科醫生,有天值班,半夜送來一位急性胃出血的老太太,情況十分危急,緊急開刀之際,沒想到麻醉藥打下去,發生過敏性休克死亡!事後家屬很不諒解要求賠償,為了賠償,只好到處借錢!家裡變得很窮,爸爸心情鬱卒了很久,最後只好放棄外科,改做內科醫生,不再執刀,也就沒有被告的危險。」這是一位友人父親的親身經歷。

消失的護士

急著化療的癌症病患,等了一星期還排不到病床;急診病人等不到病床,在急診室打了5天抗生素,從頭到尾都沒有等到……。護士荒!迫使醫院悄悄關閉病床,急診處人滿為患。問題再不解決,你我都可能淪為醫療難民!

消失的醫生

台灣醫療體系舉世聞名,是各國讚歎、學習的對象。 如今,白色巨塔外表依然宏偉壯麗,但作為基石的醫師、護理人員卻正在快速流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