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舊市場、廢校舍變老幼樂園 他們讓蚊子館大翻身

撰文: 林奇伯 攝影:陳弘岱 日期:2017-12-28 分類: 滅蚊大作戰 文章出處: 1097期

沒落的公有市場,充斥小朋友歡笑聲;空蕩的校舍,變成老人家的開心農場。 兩個成功活化閒置空間的案例都誕生在高雄,改變的背後有什麼關鍵訣竅?

 

閒置空間再利用,是一門風靡全球的新顯學。有別於新建設施,活化蚊子館更重視營運經驗傳承,獲利思惟也改採「資金永續」和「公共福利」雙軌兼顧,將表演、展覽、活動、空間維護等社區回饋成果納入自償率計算公式中,掙脫「以市價計算租金」的套索。

 

在台灣,已有托嬰中心、日照服務、藝術家駐村等成功案例突圍而出,並形成可複製的模式,只要能把這些經驗傳播開來,或可達到「真活化」的效果。

 

舊市場變公托中心:

結合社區服務,共享育兒資源

 

高雄市陽明路上的三民公有市場,在二十年前落成啟用。整棟建築共十六層樓,四樓以上為國民住宅,三樓是圖書館,一、二樓為市場,後因民眾購物習慣改變,傳統零售業快速沒落,形成生意清淡的局面。

 

二○一二年,承租營運的愛國超市反應實在使用不了六六○坪的商場,市政府遂大膽將二樓空間切成兩半,委外成立三民陽明公共托嬰和育兒資源中心。

 

走進托嬰中心,廣達一六五坪的空間環境寬敞舒適,小朋友正在遊戲場上排隊,進行一系列幼兒學走期障礙賽課程。因每個人肌肉發展程度不一,同樣是一歲半幼兒,有些靈巧穿越,有些則蹣跚跑跳,十分可愛逗趣。

 

 

「這是我們的特色,分齡訓練小朋友大肌肉靈活度,免得家裡阿公阿嬤疼孫,整天抱著,導致孩子運動量不足。」負責經營的靖娟兒童安全文教基金會南區辦事處處長彭詠晴說,這裡提供五十個托嬰名額,按年齡區分成四個年級小班制,一個月大就可進入。教室區隔十分嚴謹,避免腸病毒流行時交叉感染。因成效不錯,排隊候補者已高達上百位。

 

 

延伸閱讀

【蚊子館採訪後記】與蚊共舞 和官員跳恰恰

爬梳蚊子館議題的過程,宛如穿越一座荒煙漫漫的廢墟迷宮,輾轉迂迴,時常在某些關鍵細節或案件上像鬼打牆一樣,反覆來回多次,才找到正確路徑。最後走出來後,不禁對台灣社會「硬要蓋」的建設迷思感到五味雜陳。 然而,也因為走過這麼辛苦、曲折的路程,方得以從鳥瞰的角度,向讀者完整呈現蚊子館生成脈絡。

澎湖縣硬要蓋 共有10餘座遊憩設施蚊子館

閒置不用的遊憩設施高達10餘座,澎湖縣仍斥資5億元經費,興建「大倉觀光文化園區」,未完工就停建的現場,只剩下一個媽祖神像基座。

官民互訟13年 雲林縣二崙鄉乳品加工廠的廢墟光年

位於雲林縣交通主幹道旁,竟有一座蚊子館,官民互訟13年,閒置成荒涼廢墟。當地民眾建議,電影導演不妨前來取景拍攝靈異片。

斥資1百億元填海造陸 雲林縣離島工業區放著閒置

雲林縣離島工業區堤防外,有一片耗費1百億元只完成三分之一的填海造陸土地,半途而廢,20年來完全閒置。

全台大追蹤 為何台灣淪為蚊子館王國?

閒置公共設施,被戲稱為「蚊子館」。它們耗費大量的人民納稅錢,餵養好大喜功、亂開支票的政治人物,然後淪落成只能養蚊子的廢墟。根據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資料,全國遭列管蚊子館共一○八個,平均造價約二.三億元。但《今周刊》調查發現,加計地方控管及學者實地踏查找出的隱藏黑數,估計全部至少五百件以上,總建設經費超過二六一○億元,可讓全國中小學生吃十七年營養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