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沒有家】家暴後遭棄養...這個老憨兒僅靠撿菜市場剩食、行乞過生活

廖元鈴
2018-11-30
字媒體
朝興基金會

【我沒有家】家暴後遭棄養...這個老憨兒僅靠撿菜市場剩食、行乞過生活

廖元鈴
2018-11-30
【我沒有家】家暴後遭棄養...這個老憨兒僅靠撿菜市場剩食、行乞過生活
字媒體
朝興基金會

走入菜市場內,角落一隅能看見一身衣著破敗、滿身是傷的中年男子,上前關心卻是說話支支吾吾、一問三不知,跟菜市場攤販打聽才知道,原來阿嘉(化名)是名智能障礙者,早些年前都會跟著視障父親到菜市場賣愛國獎券,但父親突然不見蹤影,找不到回家的路,阿嘉就只能流落街頭、看著路人眼色過生活....

民國七O年代,當年政府為了緩解財政困難,發行一系列愛國獎券,風行台灣好多年,也是阿嘉一家人的生計希望。由於父親雙眼失明,每天都會牽著阿嘉到菜市場賣愛國獎券維生。但家中三個兒子,除了阿嘉是智能障礙者外,二弟是糖尿病患者、只能仰賴工廠打零工生活;而最小的弟弟視障,沒有工作能力。

 

四人相依為命,一旦彩券賣不出去,阿嘉父親不顧他人眼光,在市場就會爆氣怒罵、揍打阿嘉來洩氣,每當阿嘉傷痕累累,附近的菜販就知道彩券又賣不好了。但自愛國獎券停止販售後,阿嘉一家人生計出現困難,原本上街兜售獎券的阿嘉父子,也不出現在市場。

 

當時善心人士徐富榮,正好是當時台灣唯一身心障礙庇護工廠的創辦人,因常到菜市場採購,就會關心阿嘉父子狀況。但某日突然看見阿嘉身形單影隻、不停向店家、攤販要飯吃,手拿著木枝當作拐杖,在路邊行乞,雙腳又是傷口、嚴重發炎。他不忍見到年紀已四、五十歲的老憨兒阿嘉流浪,就先將阿嘉帶回當時已成立照顧憨兒的朝興基金會,同時一邊打聽阿嘉一家人的消息。

 

輾轉從菜販打聽才知道,原來阿嘉父親去世,家中的弟弟也無力照顧,唯一有工作能力的二弟因糖尿病惡化,只能雙腳截肢,領政府補助金過日,在自顧不暇的情形下,只能讓阿嘉在外流浪。為了不讓阿嘉繼續流浪,朝興基金會創辦人徐富榮主動幫忙,讓阿嘉能有地方居住;同時請社工定期探訪行動困難的二弟,讓他們一家人都能安頓下來。

 

但二弟沒多久就去世,小弟也與阿嘉失聯,阿嘉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後來願意收留他的朝興基金會。每年逢年過節,阿嘉都是靜靜地留在中心內,很少提及家人,但最快樂的時光,就是能跟著社工老師一起外出活動或是上課,目前已在朝興基金會生活長達14年的阿嘉,滿滿的笑容,讓人很難聯想起當年的他曾有流落街頭的經歷。

 

目前已成立15個年頭的朝興基金會,由於老憨兒數量增加、再加上人力配置的增加,讓他們「撐」得很辛苦。目前朝興院內收容近60位憨兒,從三餐、醫療等支出費用都需仰賴小額捐贈,而像阿嘉這樣好不容易擺脫流落街頭的生活,則是每一位願意認養憨兒的愛心人士所給予的。
 

詳細訊息請見朝興基金會網站:http://www.tnch.org.tw



▲阿嘉參與活動到滿頭大汗,社工老師悉心照顧上前擦汗。(圖片提供/朝興基金會)

延伸閱讀

【我沒有家】一個便當是一天餐...78歲嬤獨居5坪倉庫僅能「坐著睡」

走入台東某一處郊區,一推開倉庫鐵門,放眼望去5坪不到的空間,就像是堆滿雜亂衣物的儲物間,但卻是這位78歲阿嬤日常起居的空間。由於是鐵皮搭蓋而成的倉庫,隨著季節變化,往往室內溫度跟著「夏熱冬寒」,但不變的是,阿嬤每天都是有一頓沒一頓地扒冷飯、洗冷水澡。早已習慣獨居的老身軀,卻因為一場車禍,讓她開始陷入生活自理的困難....

【我們這一家】夫逝世、子身障 越南媳遭歧視仍愛台灣:有很多貴人

飄洋過海遠嫁來台,來自越南的阿媛(化名)大概從沒想過,向來身體硬朗的丈夫會突然罹癌驟逝、大兒子又因意外而身障。突然孤苦無依的她,飽受公婆的冷眼對待、鄰居的冷言冷語。這些歧視眼光全因她是「外籍配偶」。她認命地擔起一家經濟重擔,儘管出外兼差常飽受嘲諷:「這越南來的死尪」,但被問到怎麼看待台灣,她卻不斷感恩致謝:「我覺得在台灣,還是有很多貴人...」

【我們這一家】化療仍苦顧罕病兒 癌母吐心聲:孩子下半生怎麼辦?

凱銘(化名)一出生父母就覺得「怪怪的」,勤跑大醫院檢查卻查不出病因,原以為他是腦性痲痺兒,但服藥跟復健卻不見成效,儘管已經長到6歲,距離上小學的日子也沒有幾年,但凱銘還是只會趴著「伊呀伊呀」地說話。直到8歲那年,在一個特教老師的無心建議下,凱銘的病因才終於檢查出來,原來他的第15對染色體異常,就是所謂的「天使症候群」(Angelman Syndrome)。這宣判猶如轟的一聲,讓凱銘媽媽眼前突然一片黑,怎料一肩扛起照護責任就是十幾年,凱銘媽媽無奈坦言:「沒辦法啊...生出來就是這個樣子,我想說就認命地好好照顧他…」,但無常沒有放過她,更大的衝擊在後面,癌症竟無聲無息找上門,但她連擔憂自己的時間都沒有,心中想的全是:我的兒下半生該怎麼辦?

【我們這一家】一人苦撐失智父、智障母姊的照護責任 長照悲歌要怎麼不上演?

光家中一個長輩進入長照階段,對任何家庭來說,都是一場艱難且長期抗戰的馬拉松戰役,但倘若自己的父親失智、母親智能障礙,又再加上一個逐漸老化的智能障礙姊姊,這樣的照護重擔有誰能扛得起?但卻有一家庭正面對這日漸沉重的壓力...

【我們這一家】每年冬天就是他們受寒的時刻...一個離島貧困家庭道出澎湖長年困境

東北季風吹起,本就不甚緊密的窗戶,隨著風聲喀喀作響。人稱「強勁東北季風」是澎湖冬天的特色,颳起陣陣高達9級的強風、常使得船班和班機都停駛。東北季風成了這些家庭最難熬的時光,沒有冬被過冬、只能勉強把家中幾件的涼被疊起,讓身體感到暖活,然而這樣的處境,卻是真實地發生在年僅4歲的小恩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