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原來走路可以不跌倒」 這隻導盲犬竟成了他的人生浮木

廖元鈴

字媒體

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

2018-12-14 17:17

每天步行距離不超過500公尺,這聽起來有些不合常理,但卻是視障者阿生(化名)的日常生活。每踏出一步可能就是仆街、甚至是險遭騎士追撞,傷痕累累的經歷讓阿生不敢離公司、住家距離太遠。北漂生活的他,向來都是獨來獨往,直到一隻導盲犬的到來,人生突然有了色彩。

原生於台中的阿生,和雙胞胎哥哥一同在保溫箱內迎接新生,但無奈因溫度失調,讓他一出生就雙眼失明。一路讀盲校,畢業後終於找到北部工作,協助盲用電腦的推行,但因人生地不熟、加上巷弄複雜,常讓他摸不著自己的方向,很怕一不小心跌倒會「遍體鱗傷」,迫使阿生只敢住在公司隔壁,由於公司附近都是商辦,餐飲相關店家很少,讓他三餐只能靠便利商店解決。

 

行走的不安全感,讓他對「自己是視障者」產生自卑感,他曾哀傷表示:「朋友問我要不要出門吃飯,我都只能說我有事,但其實我根本沒安排行程,只是待在家。」沒了自信,讓他曾一度認為「就做一份工作,安安穩穩到生命結束」。

 

正當生活品質不斷降低之際,昔日的盲校同學跟阿生建議:「欸,你要不要考慮去申請導盲犬?」這句無心的話,意外讓阿生的生活起了漣漪。本來他不抱希望的排隊申請導盲犬,直到導盲犬Maru進入阿生的生活,他第一次體會到,原來生活可以過的有「溫度」。

 

他發現,原來不用害怕踏出第一步,隨著步行的距離增長、他的心境也更加寬廣。Maru用牠的專長保護阿生,不再讓阿生因行走而受傷,原本阿生獨自一人在北部打拚的苦悶,也因為這個家人的陪伴,變的溫暖許多,阿生變的更加有自信,不僅開始上街面對人群、當起街頭藝人,現在還能侃侃而談過去的心路歷程。

 

可惜的是,每隻導盲犬能服務的年限僅有4~6年,迫於Maru已面臨老化、退役的情形,阿生只能忍痛讓Maru離開,重新再申請、排隊一隻導盲犬。

 

訓練期長、苦無人力訓練 全台近6萬盲友等不到導盲犬

 

像阿生因為視障而生活深受困擾的盲友,據統計約達5萬7千名,但現役導盲犬僅有40多隻,根據國際導盲犬聯盟的估計,理想的導盲犬與視障者比例應為1:100,台灣至少要有600隻,顯示現今導盲犬數量相當「供不應求」。

 

▲據了解,一隻導盲犬的培訓得花上至少80萬至120萬不等的高額費用,但為了讓每位盲友都有機會可使用,因此皆是免費申請。每隻導盲犬的訓練養成,近乎都仰賴社會大眾的愛心捐款而成的。(圖片提供/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

▲據了解,一隻導盲犬的培訓得花上至少80萬至120萬不等的高額費用,但為了讓每位盲友都有機會可使用,因此皆是免費申請。每隻導盲犬的訓練養成,近乎都仰賴社會大眾的愛心捐款而成的。(圖片提供/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

 

目前全台唯有兩家機構可培訓導盲犬,其中一家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亦是全台第一家導盲犬培訓單位)教育推廣組主任彭筱涵坦言,服役導盲犬,需先通過沒有攻擊過人的紀錄、再由寄養家庭與專業訓練等層層培訓關卡,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導盲犬。因為訓練期長達2~3年,同時,狗的性格與盲友的性格得經過專人「評估」過後,才能成為生活夥伴,因此儘管一年可訓練出10隻合格導盲犬,也不代表能有10位視障者配對成功。

 

「現在已有30位視障朋友排隊,有些確實會打電話來詢問,想知道什麼時候能等到...」彭筱涵無奈表示,由於台灣道路複雜、交通量大,光訓練難度就很高,再加上目前機構內所需要的訓練師、指導員得花4~6年培訓,對於以非營利組織來說,想加緊培育出導盲犬,可說是相當吃力的目標,但看見許多視障朋友們都困在絆倒、缺乏安全感的困境內,對他們來說這就是加把勁努力的最大動力。

 

詳細訊息請見財團法人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網站:http://www.guidedog.tw/

 

延伸閱讀

【我們這一家】智能障礙不是藉口 天天五點半起床上學,他用行動撕去歧視標籤

2018-12-07

【我沒有家】家暴後遭棄養...這個老憨兒僅靠撿菜市場剩食、行乞過生活

2018-11-30

【我們這一家】每年冬天就是他們受寒的時刻...一個離島貧困家庭道出澎湖長年困境

2018-11-23

【我們這一家】自閉症兒成課輔班老師!連醫師都拿他當案例

2018-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