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幫原民耆老圓夢 、自創繪本前進日法 背後功臣竟是一群自閉症兒

廖元鈴

字媒體

廖元鈴

2019-05-03 18:40

用繪畫和公視知名戲劇《一把青》聯名合作展覽不足以稀奇,近期推出的繪本,還與國際知名小提琴家成田達輝攜手合作,準備前進日法;他們更是走進台灣偏鄉部落,幫原住民耆老圓夢…細數出來的成就無不讓人驚呼,但更大的驚嘆號還等在後頭 —— 背後功臣竟是一群中重度自閉症兒。向來被認為只能「手心向上」尋求幫助的他們,是如何靠行動一步步撕去身心障礙者的既有標籤?

一處幾十坪大小的民宅,沒人料想的到,幾年後竟能孕育出十多位患有自閉症的小繪畫家,更籌組出台灣第一個自閉症者設計團隊。

 

「我孩子在求學的過程中,受到了很多的霸凌、不公平的對待,身為家長,必須要抗爭非常多事情…」緩緩道出這段話的,不只是一個自閉症孩子的母親,還是將這些自閉症兒推向創作道路的靈魂人物——台灣星奇兒創藝協會理事長陳穎君。

 

改用藝術療育自閉症孩童 意外培育多位潛力畫家

 

文創設計師出身的她,因小兒子自幼被診斷為自閉症患者,促使她走上學校特教老師的道路。短短一年教學經驗,就讓她發現了台灣特教的限制。學校因為深怕學習門檻高、難以被特殊孩童理解,因此面對自閉症孩子向來推行「減法教育」,愈減、卻愈少刺激。

 

陳穎君逆道而行,改以用「加法教育」,靠音樂、美術降低自閉症孩童的學習阻礙、用繪畫與他們溝通,運用更多的外在刺激與養分,一步步填補自閉症孩童的學習能力不足。

 

用了二十多年的光陰進行實驗,一個原本是重度自閉症患者的黃迺翔,慢慢進步到「輕度」,還順利考取大學、考證照,斐然的成果讓陳穎君更加堅信,用藝術主導的教育,一樣能讓自閉症兒融入社會、與一般人無異。

 

俗話說天助自助者,黃迺翔偶然間的一次畢業專題,把身邊的自閉症同學繪製成一隻隻身懷絕技的貓,成了「胖貓團」,這項繪畫成果意外引起熱烈迴響,被當時的台中、台北市政府前後邀約展覽,讓世人能有機會一睹自閉症者的創作世界。

 

助自閉症兒邁向國際舞台 背後藏鏡人竟是銀行董座

 

黃迺翔這項成果在報章雜誌刊出後,意外輾轉傳到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鄭家鐘的耳裡,成了日後這群胖貓團,有機會走向國際舞台的重要轉折點。

 

「當時他們(編按: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團隊)就親自來拜訪我們,我們整個空間都是畫作跟畫筆,純粹是畫畫教室、為自己的孩子所做的…其實沒有想過要成立協會,」陳穎君追憶當時情形,心懷抗拒的她,不願與台新公益基金會多做接觸。

 

「但當時鄭家鐘董事長說了一句話打動了我,『成立協會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你應該要站出來,影響台灣更多身心障礙團體』。」

 

因為這番話,喚起陳穎君過往身為自閉症母親的經歷,促使她為了幫助台灣更多的自閉症孩童,進而著手成立協會;台新公益慈善基金會則扮演穿針引線的角色,協助參加競賽增加曝光、並提供資源與機會,一個餐桌起步的畫畫教室,竟一步步成了影響全台的自閉症者協會。

 

當初成立協會時,有一個格外溫暖的插曲。胖貓團的名號不合宜,陳穎君詢問所有胖貓團的孩子們,要大家一起來發想名稱。

 

自閉症兒因為難與人溝通,被稱為是來自宇宙的「星兒」,其中的副團長陳弈弘靈光一閃,「我們可以叫做『星奇兒』,奇就是一個大、一個可組成的,意思就是我們『大有可為』」,於是台灣星奇兒創藝協會誕生。

 

自閉症兒幫原民圓夢創作繪本 前進日本
自閉症兒幫原民圓夢創作繪本 前進日本
▲星兒的創作作品,細膩與精緻的筆觸無不讓人驚豔,背後是一個個星兒費苦功所磨練來的。(照片來源/上圖廖元鈴攝、下圖來自星奇兒國際粉絲頁

 

走進偏鄉為耆老圓夢 自閉症兒還學講日文打動國際小提琴家

 

然而,與一般的身心障礙團體不同的是,這些星奇兒不願被視為「被照顧者」,先是透過自己的能力參加教育部青年署競賽、資策會文創之星競賽,獲得與公視知名戲劇《一把青》合作的機會。

 

接著更找了社會大學、空中大學與原住民部落大學的資源,學習唱原住民的歌曲,到宜蘭頭城為在地原民耆老獻唱;尤其,當地慶祝元宵節特有的「囝仔龍慶元宵」,透過星奇兒的努力年年重現,從無到有,一一重現了當年盛況,無不讓耆老激動感謝。

 

陳穎君追憶,某次歌唱原住民歌曲的活動上,噶瑪蘭族耆老前來特別向星奇兒拜託,希望他們協助幫助宜蘭當地的熟番原住民,能被世人所知曉。

 

從原民局的地圖當中,噶瑪蘭族遍布於花東地區,但奇怪的是,宜蘭有噶瑪蘭威士忌、噶瑪蘭客運,卻沒有噶瑪蘭族人?事實上,戶口名簿上被記載熟番的原住民,因怕被嘲笑而隱姓埋名,導致宜蘭當地有一群人遲遲無法認祖歸宗。

 

從還原噶瑪蘭族服飾、到籌辦下一本繪本記載原住民族文化,無不是用著自己所擅長的文創、藝術能力,幫助著社會。這群星兒想做的,不只是影響台灣在地,更是把影響力放大到全球的自閉症者身上,於是他們籌辦繪本,結合繪本與音樂的能量,將台灣傳統文化發散出去。

 

另外還主動找上國際小提琴家成田達輝與留法台灣鋼琴家李昀陽,一度擔心對方不願合作;自閉症兒努力背誦日文,試圖要讓成田達輝聽懂,想不到不僅聽懂,還促成了無償的合作關係。這本繪本不僅是希望用實例證明,自閉症兒可以透過藝術教育,和一般人無異,還成了台灣與日本、法國自閉症協會的交流橋樑。

 

沒人能料想的到,自閉症兒能成為幫助社會的「給予者」,先前有次要將活動的結餘捐贈給天主教長老教會,把捐款作為蓋養老院的經費,當下修女吃驚地反問:「你們是身心障礙協會,然後要捐款給我們?」

 

抱持著「手心向下」助人心情的星奇兒協會,陳穎君希望,不只是透過行動,撕去「弱勢」標籤,同時是期望台灣自閉症兒的特教環境有所改善,試圖透過國際交流,讓台灣的星兒好可以更好,甚至是與全世界的星兒「共好」。

 

自閉症兒幫原民圓夢創作繪本 前進日本
▲陳穎君老師細心地指導著自閉症兒繪圖。(照片來源/星奇兒國際粉絲頁

 

延伸閱讀

這包茶靠智障兒親手採收、包裝 每月營收卻賣不到2萬元

2019-03-07

「不想靠別人幫忙...」弱勢童餓肚子上課 早餐店闆娘用這招聰明解決

2019-01-04

【我們這一家】自閉症兒成課輔班老師!連醫師都拿他當案例

2018-10-19

【我們沒有家】一張泛黃剪報,道出智障一家慘況:遭利用登報募款、騙簽字棄財產

2018-10-05

【我們這一家】不知業績逐年掉 27歲自閉症兒仍天天趕製中秋餅 

2018-09-1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