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盧建軍:現在輪到惠普壓力大了 P.102

盧建軍:現在輪到惠普壓力大了 P.102

即將掌握聯想在台一千六百億元採購大權的聯想台灣採購辦事處總經理盧建軍,在接受專訪時表示,他樂觀看待聯想和IBM的合併效益,並有信心挑戰惠普。對於採購,他則說,「聯想對台灣廠商是有情有義的,絕對不打所謂的割喉殺價戰。」

精瘦的臉龐,目光隨時環顧四周;談話時,偶爾才顯露出一點微笑。這位給人拘謹嚴肅感覺的人,就是即將掌握聯想在台灣一千六百億元採購大權、聯想台灣採購辦事處的總經理盧建軍。

「哎呀!結果報紙還是把數字全寫出來了。」當記者走入聯想位於敦化北路精緻的辦公室中,盧建軍望著當天報紙頭條標題,第一句話就這麼說:「五十億美元大單,新聯想加碼對台採購。」前一天,盧建軍找了幾家媒體茶敘,原本無意談及有關採購的事宜,但媒體顯然對聯想合併IBM後的採購額很有興趣。

去年十二月,聯想花了一二.五億美元的價格,買下IBM個人電腦事業部門。此項合併舉動,讓新聯想不僅穩坐全球第三大PC廠商,合併後龐大的採購金額更是引人關注。

根據經濟部的資料,預估聯想○五年對台的採購金額可達十六億美元,加上IBM約三十餘億美元的金額,共計可達五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六百億元。未來居間掌握這一千六百億元採購金額動向的關鍵人物,很可能就是盧建軍。

掌握千億訂單的關鍵人物


身為極少數大陸資訊廠商在台灣的代表人,盧建軍的一言一行都動見觀瞻,收購IBM的消息一見報,媒體追逐盧建軍的電話便沒有停過,但對於早已習慣面對壓力的他,依舊用拘謹的一號表情說:「壓力雖大,就看自己怎麼調節,凡事都要拿得起放得下。」

在美國待了十四年的盧建軍,先到美國研究所修課,但後來放棄學位直接工作,「人到美國後就養成一個壞習慣,覺得讀書不重要,工作才重要。」

他最先與朋友一起創業,從事IC驗證的工作,後來又到甲骨文通訊部門服務,累積不少工作經驗,三年多前才被楊元慶挖角回聯想工作。前戴爾亞太區國際採購處總經理、現任聯想集團顧問的方國健說,「盧建軍算是聯想少數具備國際觀、見識廣、英文又好的涉外人士。」

很多人都知道,盧建軍與未來新聯想的董事長楊元慶是上海交大的同學,因此自然會有「能否談談大學時代的楊元慶?」或是「楊元慶的管理風格如何?」等問題,不過,聽到這些問題,盧建軍客氣地婉拒了,他說,「我覺得談這個問題並不好,我們現在同在一家公司工作,大家都靠專業做事,實在不能多說什麼話。」因此不願發表評論。

一年半前,盧建軍從聯想北京總部調到台灣。當時,他把妻子與兩個兒子留在美國,獨自一人搬到台灣定居,去年初正式成為聯想台灣採購辦事處總經理。初到台灣,人生地不熟,但盧建軍卻意外獲得許多人的幫忙,因為新竹交大在台灣的勢力比對岸更為龐大,他充分感受當交大校友的光榮。

「其實在美國就有很多交大校友會幫忙,來台灣後,包括像方國健、宣明智等人,還有很多學長學弟都很幫忙。」在方國健的介紹下,他加入國內重量級電子資訊業者組成的「小虎隊」,每個月與會員一起打高爾夫球,讓他能很快地融入台灣產業界。

如今,盧建軍在台灣已經是識途老馬,去年底的聖誕節,家人從美國飛到台灣休假,他租了一台衛星導航的車子,帶著全家環遊全島,重視家庭生活的他,準備在今年農曆年時,要飛到美國和家人相聚。問他台灣與大陸有什麼差異,他說,「台北的環境好,生活機能也不錯,尤其是台灣人做事很專業也很成熟,和生活在美國沒有兩樣。」

視台灣廠商為合作夥伴

擁有美國籍的盧建軍,說起話來還是帶著大陸的習慣用語,在報告聯想收購IBM的簡報時,將隨身碟稱呼為「隨盤」,桌上型電腦則叫「台式電腦」。儘管說話方式改變不了,但他倒也入境隨俗,除了與朋友打高爾夫球以外,也會找好吃的餐廳打打牙祭。

一九六五年出生的盧建軍,正逢大陸十年文化大革命前夕,他的父母親受到文革風潮的影響,將兒子取名為建軍。彷彿受到這名字的影響,盧建軍做起事情來,多少帶點「軍人」味道,常將專業兩個字掛在嘴旁。

「我不喜歡應酬,也不喜歡到酒店去,聯想是很專業化的公司,專業人要做專業的事。」盧建軍說聯想內部有不少規定,員工與客人接洽時,要準時、穿西裝,連遞名片等動作都有一定的標準,因為「這是最基本的禮貌,也是代表聯想的形象。」

與盧建軍認識多年,同是交大校友的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說,「他是一位很重視與廠商關係的人,會從雙贏的角度來看事情。」同樣是積極在發展國際市場的台灣品牌宏碁,在聯想合併IBM後,未來與聯想的競爭將更白熱化,但在盧建軍眼中,兩家公司卻是合作夥伴,「聯想和宏碁一起發展,可以一起打出華人的品牌。」盧建軍說。

盧建軍更認為,在國際採購事務上,聯想與供應商是戰略合作,一種共進共贏(together win)的長久合作關係,他並強調說,「同樣是華人文化圈,聯想對台灣的代工廠商是有情有義的,我們絕對不打所謂的割喉殺價戰。」聯想在台的主機板供應商之一、微星科技的發言人劉正意也說:「比起其他外商,聯想應該還不錯。」

樂觀看待新聯想的競爭力


不過,盧建軍說的有情有義,卻不見得讓所有供應商都能認同。某家台灣主機板供應商的發言人就說,「商場無國界,聯想不可能沒殺價。」他還舉出過去幾家聯想的供應商營收不佳的慘況,而且,過去聯想的規模不大,未來採購金額大幅增加,情況就會不同,「就現實面來看,聯想集團未來和外商都將一樣,為了要降低成本,不殺價是不可能的事。」

過去幾年來,聯想將策略定位在走向高科技、服務性、國際化的聯想,此次聯想買下IBM的PC部門,便是聯想走向國際化的重要一步。

盧建軍說:「買下IBM,目的就是借重IBM的世界品牌,及全球經營的經驗。」儘管盧建軍與聯想集團皆一致樂觀看待未來聯想的國際之路,方國建卻表示,「聯想離國際化仍有一段距離,未來有很大的機會,但挑戰會相當多。」

不少人覺得,IBM是這個合併案的真正贏家,把包袱丟給聯想,宏碁董事長王振堂還說過,「IBM是老謀深算的公司,宏碁不敢跟他們玩。」不過,盧建軍倒是一直為這個合併案辯護,他說,IBM的電腦事業毛利可達二二%至二四%,會虧損是因為內部成本攤提計算的結果,另外,他也強調新聯想與台灣廠商沒什麼兩樣,薪水不會輸給外商公司。

對於台灣IBM的員工,他認為未來機會更大,因為聯想不像外商公司有「天花板」的限制,就像李焜耀在明基裡面也可以從基層一直做到頂。

「我最喜歡台灣IBM總經理許朱勝說的話,他在惠普放話要消滅IBM時說,『不要低估IBM的智慧,也不要低估台灣員工的智慧』,這句話講得實在太好了!」

盧建軍頓了一下說,「我也要說,不要低估聯想人的智慧,IBM早在幾年前就在思考布局了,許多人現在開始討論惠普要不要把電腦部門切割出來了,我看現在壓力比較大的是惠普吧!」

不過,聯想收購IBM後,人事安排仍是未定數。IBM台灣區個人電腦事業處總經理黃維德說,「誰來當頭,還是交給紐約總部來決定,目前在台灣,聯想和IBM仍是法律上獨立分開運作的兩家公司。」面對這問題,盧建軍也是一模一樣的答案:「人事安排仍然得由新聯想的執行長沃德(Stephen Ward)來決定。」

「盧建軍也許不一定會負責國際採購處,但未來他肯定會在聯想內部有很好的發展。」這是宣明智的觀察。

對於擁有美國、台灣等國際經驗,在聯想內部又是「政通人和﹂的盧建軍來說,肯定會在積極走向國際化的聯想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延伸閱讀

口罩吃緊,台灣人卻發起「我OK,你先領」...蔡其昌:走向永續發展,我們從防疫中學到的事

2020-08-12

中鋼公司追求永續發展 積極投入環保減排,致力發展綠能產業

2020-07-30

IEA:再生能源對武漢肺炎適應力最佳 將是滿足2020需求增長的唯一能源

2020-05-25

亞洲首宗再生能源交易選在台灣!Google指出關鍵原因是這個

2019-01-23

AI 節能還不怕斷電 Gogoro 恐怕才是我們要的智慧電網

2018-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