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玩具世界 也要有情感和同理心 P.74

玩具世界  也要有情感和同理心 P.74

2007-01-11 11:16

小恐龍Pleo在台灣掀起一陣機器人的熱潮,不僅因為這家公司有鴻海的投資,更重要的是小恐龍對玩具產業帶來的革命性衝擊,以下是專訪小恐龍發明人鍾少男(Caleb Chung)的精采內容。

被《時代》雜誌評選為去年最佳發明的小恐龍Pleo,對於台灣電子玩具市場具有指標性的意義,也可能是台灣產業轉型重要的契機。小恐龍的發明人Caleb Chung,擁有一部分華人的血統,還有一個中文名字,叫鍾少男。以下是專訪鍾少男的精采對話:

問:Pleo(小恐龍)在台灣掀起一陣熱潮,因為這是一個相當創新的想法,能否談談你設計時的想法。

答:我的Pleo跟其他機器人不同,它是有Personality(個性)的。其實我們的目標並不是要做機器人,而是要做一個動物 (animal)。當然,你可以說Pleo是一個robot(機器人),但是我們並不這麼想。如果你有一隻小狗,我是說真的小狗,牠會看到我們,可以感受這個世界。Pleo就像真的寵物。


魔術、紀律、遊戲 三個資歷學到菲比和小恐龍所需特質

問:我們都知道你是菲比(Furby)的發明人,但在菲比之前,你在做什麼?

答:每個人都對我在菲比之前的故事很好奇,以前我很窮呢!其實,一開始我是藝人,做過街頭默劇表演,街頭的觀眾與演奏廳的不一樣,表演不好看,他們可以隨時離開。從這個工作,我了解什麼是「一個好演出的價值」。

也因為默劇的訓練,我學到很多關於動作與情感之間的關係,究竟要如何動作,才能創造出情感。

在開始發展Pleo時,我最感興趣的問題就是:Pleo要如何移動?如果牠像機器人一樣移動,我們就會把牠看作機器人(這時Caleb用街頭默劇的專業,模仿了機器人的動作,惟妙惟肖)。如果Pleo自然地像隻小動物,我們就會把牠看成小動物。

多年默劇表演後,我進入美泰兒(Mattel)公司,擔任「玩具觀念設計師」,前後五年,我學到很多玩具相關的商業知識,特別在製造方面。你不能只是做你想做的東西,這件東西必須可以被生產出來。在玩具公司之前,我也在電影產業做過特效,例如人造動物裡的馬達或是外表,電影產業的整套想法就是「讓某些東西看起來更真實。」

這三件資歷合起來,讓我學到不同的事情,從電影產業裡學到魔術,從玩具產業裡學到紀律,從娛樂產業中則學到遊戲的重要性。


一個寵物,而非一個機器 小孩需要寵物,需要愛和被愛的感覺

問:什麼機緣讓你參與菲比的計畫?

答:時機,那時剛好是菲比出現的好時機。從日本來的電子雞在美國大為流行,我希望做出一個創新的電子寵物。但是在美泰兒,沒人相信菲比會賣,甚至沒人相信菲比可以被拿出來賣。

事實上,之前我在美泰兒做過很多不同樣子的恐龍,因為我出身電影產業,每個人看到都說:「太棒了,能動耶!」但是小孩子能拿來做什麼呢?我的想法是:「你需要寵物,你會愛牠,牠也會愛你。真的寵物要餵,會變胖,有一天會死。」但別人想的是:「不不不,要不他們必須會互打,或是做一個工具玩具。」

一九九七年我到了朋友的玩具公司,突然間他們明白,很多人喜歡菲比。我們非常努力地讓菲比看起來像真的寵物,但要怎麼讓人相信菲比是活著,其中有過很長時間的討論。菲比是第一次把情感因素注入的機器人設計;在這之前,我們只想到技術,但是若沒有情感,大家為什麼要埋單?技術與人之間的關係,一直是我探討的重點。

問:菲比有怎樣的性格?

答:菲比的性格是五歲的小孩,超愛玩,它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會感到無聊,會自言自語。菲比不像是按鈕控制的玩具,而是有人格、有生命,或是像個小動物一樣,對這個世界非常好奇。我們給它裝上一個感測器,這樣它可以聽到多一點,可以感覺到其他人的動作,我們做一些細節的設計,讓你覺得它是活生生的存在,最後,你會忘記在它身上的馬達,你會覺得它就陪在你身邊。

不要忘記,想像力的作用是電子設計做不到的。中間的關係是什麼?我會說,技術要做的事情,已經都做完了,剩下要解決的是「人」的問題。

我對Pleo的整套構想也是如此。除了將它當作寵物之外,對小孩子而言,他們不在乎Pleo裡面有多少馬達、齒輪,他們想的是,「它喜歡我嗎?」或「我可以感覺到它嗎?」

問:為什麼選擇做恐龍?

答:我常被問到為何不做貓或狗呢?因為貓或狗動作太快,做到像在電池或電腦運算能力上要做重新的估算,而且成本結構也不一樣。做遲緩烏龜的話,耗電量低,但動作就太慢了一點,小孩子不見得有興趣。最後我們選擇了符合自然真實的形式,我們並沒有憑空幻想一個電子寵物,Pleo是圓頂龍兩周大的真正尺寸,這是根據學者從化石推論出來的。


情感、同理心 頂級的人機介面必須能夠理解「人」

問:電子寵物的性格重要性在哪?

答:你買一個電子寵物,別人也買一個,看起來一模一樣,並不特別。舉例來說,每個人都有手機,但現在,雖然功能相同,外表已經大不相同。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你的故事說得比較好,你的產品就會賣得比較好。

我想,技術永遠都是幫助人們的手段,但幫助人必須先去了解人。舉例來說,像Google為什麼成功呢?因為他們試著去了解你,才去寫那套程式;他們會認真地思考,當你鍵入「鞋子」時,是怎樣的情形讓你會想要搜尋鞋子,你對鞋子的可能需要或感覺是什麼?現在Google愈來愈成功,因為他們花大量時間研究人機介面。最頂級的人機介面,是「情感」、「同理心」,是我了解你的感覺是什麼。

一個成功的產品必須了解這點,像MP3播放機,剛開始沒有人真的想要,但當蘋果電腦推出iPod時,全世界的人都想擁有。這中間的差異,是蘋果電腦明白「人」要什麼,他的技術懂得「人」是怎麼一回事。任何成功的企業會走這條道路,就是「科學加藝術」,兩者的關係畫起來像是中國的太極陰與陽。

問:Ugobe的主要資金都來自亞洲,你覺得這有什麼代表意義嗎?

答:是的,葉舟、薛村禾、方國健、郭台銘(四位都是Ugobe股東)很清楚機器人的前景。

也許亞洲市場更能接受機器人,看到夥伴所帶來的策略價值。我們認為對Pleo而言,亞洲是一個非常棒的市場,與新力推出的產品電子狗愛寶(Aibo)比起來,Pleo非常便宜。

另外,和菲比推出時比起來,許多晶片價格已大幅下滑了;晶片的價格愈來愈便宜,就能讓你創造更多新的產品。如果當年菲比的生產成本只要現在的五美元,可能就不只賣四千萬隻了。舉例來說,像鴻海能夠取得非常便宜的零組件,我們就能設計出更精密、複雜的技術平台。

延伸閱讀

柬埔寨 你想不到

2015-08-13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