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Clubhouse掀起熱潮 為何台灣做不出來?當大家都在關注台積電 軟體業卻少了「這個人」

Clubhouse掀起熱潮 為何台灣做不出來?當大家都在關注台積電 軟體業卻少了「這個人」

林宏文

科技

ShutterStock

2021-02-22 10:51

最近, Clubhouse在台灣掀起風潮,我參與了多場討論會,也經常亂入各個房間,聽到的議題從財經、創業、行銷、職場、親子教育到夜間的禁忌話題等。我很驚訝一個新社交媒體出現後,台灣人又是瘋狂地黏上去,再度把原來的傳統媒體狠狠拋在一旁。

就像十幾年前臉書進台灣後,大家趨之若鶩,沒幾年就把傳統平面媒體的蛋糕搬光光,與Google成為台灣最大廣告平台。像我這種還在媒體寫專欄、在廣播電台主持節目的人,真的有傳統媒體已經快完蛋的感覺,直覺自己該退休了。

 

從正面來看,Clubhouse讓許多人突破地域、空間及時間限制,輕易快速地聚會分享,確實提供許多過去不易做到的學習與交流,我自己也從中獲到不少知識。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許多房間的談話內容失焦鬆散,不少人只是為了爭取追蹤或曝光;此外,平台功能單一,彼此的交流與溝通仍需借助舊平台,我直覺這個社交媒體短時間已達到最高峰。

 

或許,未來Clubhouse也可能推出Android版本,創造另一波擴散效果,但在眾多社群媒體不斷推陳出新下,Clubhouse只是把這個競爭激烈的市場再繃得更緊一點。

 

但不管如何,台灣就是一個充滿活力與機會的小島,每個人都搶著出頭,無時無刻不爭取曝光與說話的機會,想成為每個分項領域的頭牌專家與網紅。

 

我在一個房間裡面也聽到一個分析,台灣從臉書、youtuber、Podcast到Clubhouse等新媒體出現後,網紅數量已從1000人快速增加至5萬人,現在要搶到每個領域的第一排,已相當不容易。

 

但是,這不就是台灣的日常嗎?每天都知識爆炸,大家都在衝衝衝、愛拼才會贏,同時也是激烈淘汰,新舊快速交替,每個人都喜新厭舊,非常健忘。

 

我沒有要批評這些現象,台灣有此種活力,大家其實應該很欣慰,遠比中國大陸害怕民眾聽到太多外面的聲音,結果在享受幾天暢所欲言後,很快Clubhouse就被禁掉了。據了解,大陸目前已推出Clubhouse的中國copy版,顯然大陸展現活力的方式與台灣很不一樣。

 

只有打掉重練 台灣軟體產業才有生機

 

更進一步來看,對創業來說,這種快速遺忘、用過即丟或許不是什麼壞事,反而是新創事業接受試驗的好環境。面對這種沒有忠誠度、那裡好玩去那裡的特性,反而是孕育創業家的好場所,當消費者都有濃厚的實驗精神時,這是創新最容易生長的地方。

 

因此,從參與Clubhouse的經驗,我最想談的主題是我一直關心的產業發展。當台灣電子、半導體等硬體產業早已搶佔全球關鍵位置時,台灣軟體業卻還是一蹶不振,到底該如何振興,Clubhouse讓我有機會重新思考,也把我的想法與大家分享。

 

對於如何振興軟體產業,我有以下的建議。

 

有關台灣軟體產業積弱不振的討論很多, 什麼市場太小、硬體思惟、政府標案…,我覺得再老調重彈也沒意思,我想講的重點是,其實過去整個軟體產業的政策與執行都不對,帶頭的人及單位也不行,台灣軟體產業只有打掉重練,另起爐灶,才有生機。

 

為何要打掉重練,讓新人新單位來帶動?因為軟體變得太快,年輕世代瘋狂地黏上去,卯足全力投入創新及開發,顯然不是老一輩創業家可以理解的。只要看看矽谷那些軟體、網路創業家,一個比一個年輕,無時無刻不泡在手機與網路中,反正肝很新鮮,離老花眼也還很遠,做到廢寢忘食也很開心。

 

軟體與硬體確實有很大差異,不僅要更具實驗精神、更大膽,也要快速驗證,讓想法快速成功或是死亡,這是一個屬於年輕人的行業。

 

所以,台灣要推動軟體業,拜託不要再找一些老面孔了。軟體應用不斷推陳出新,光一個社群軟體就如此日新月異,不斷創造驚人的企業市值,過去老輩企業家已證明他們的作法不work,至今台灣也不曾創造出一家軟體業的獨角獸,所以,要重振軟體產業,請多給年輕人機會。

 

其實,不只軟體業需要年輕人,每個產業要能發展,都需要沒有包袱、敢衝敢撞的年輕世代

 

我在過去多篇專欄中就提過,目前台灣紅遍全球的半導體產業,若回推40多年前的發展初期,當時負責執行這項大型國家計畫的人,全是二、三十歲的年輕小伙子。

 

負責推動半導體國家計畫 胡定華當時才33

 

台灣半導體業的發跡是在1976年從美國RCA技術授權開始,當時政策的討論與形成,有很多居上位的前輩幫忙,例如政務委員李國鼎、行政院長孫運璿、海外回來的專家潘文淵等,後來還有像張忠謀這種具國際企業歷練的專家回來幫忙。

 

但是,這些前輩最大的貢獻,不只是他們的想法及遠見,更重要的是他們把舞台留給年輕人

 

當年被派去海外取經的人,就是像曹興誠、曾繁城、蔡明介、劉英達、史欽泰、章清駒、楊丁元、陳碧灣這些人,這些人當時幾乎都是2、30歲的年輕人,至於負責推動半導體國家計畫的執行者,則是當時才33歲的胡定華

 

於是,一群不知道畏懼的年輕人,以滿腔的熱情與衝勁,為台灣半導體奠定基礎,也開創出後來40多年的黃金年代。

 

因此,台灣軟體產業要重建,可以從過去半導體的成功找到軌跡,反正過去也做得不好,產業仍是蠻荒一片,包袱不大、大老也不多,就放膽讓年輕人接手吧!

 

台灣並非沒有錢,民間比政府錢多很多,政府也並非沒有科技研發經費,但重點是交到誰的手上,如何執行。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已經證明不成功的事,大家依樣畫葫蘆,每年用舊方法、舊思維一直幹,這樣再做40年,也幹不出成績來。

 

台灣若能找到軟體業的胡定華,讓年輕人執行這項任務,打掉重練,台灣軟體業才有明天。否則,大家就繼續打迷糊仗,永遠是硬體很強、軟體很弱,只能賺辛苦錢。

 

40年前,台灣半導體的起源,是敢把一個國家重大計畫交給30多歲的胡定華,以及一群初生之犢的年輕世代。如今,台灣的軟體業遇到各種困境,在上位的人,有沒有類似的胸襟與遠見,也把舞台讓給年輕人?

 

林宏文

延伸閱讀

台積電強大讓美國不安?為了英特爾將打擊台積電?真相是.....只有腦袋不清楚才會拿石頭砸自己腳

2021-02-03

30年前台積電到西門子尋求技轉被趕出來,如今德國部長致函台灣供貨車用晶片…..張忠謀當初說的那句話果真應驗了!

2021-01-28

最多千金股的「高價族群」!台積電之後的第二座護國神山 這2檔還是大家一直忽略的股票

2021-01-22

徐重仁私塾開講 大老闆搶著聽

2014-03-20

台商30年》兩岸半導體纏鬥30年 台灣勝出迭起

2020-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