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曾以為創業很浪漫,後來才發覺是最悲慘的事!三度離開舒適圈…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給年輕人的建言

曾以為創業很浪漫,後來才發覺是最悲慘的事!三度離開舒適圈…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給年輕人的建言

王子承

科技

今周刊攝影團隊

2021-04-01 11:34

站在台上侃侃而談的,正是素有台灣DRAM教父之稱的前華亞科董事長、前紫光集團副總裁高啟全,日前重返校園以系友的身份在台灣大學化學系以「我的學思歷程」為題演講。


已經在業界歷練超過40年的高啟全,其橫跨台灣、美國、南韓、中國的工作經歷,是相當珍貴的管理經驗,這次高啟全也詳盡地向台下學弟妹們解釋自己職涯選擇、管理哲學。針對在場學生,高啟全也給出了一些建言,「第一了解自己個性,第二大學時期多實習打工了解職場,第三是你要大膽向前不怕失敗,但是年輕人千萬不要追求薪水。」

 

高啟全分享,他自美國碩士畢業後做的第一個決定,即是選擇了當時一個薪水、環境都不是一時之選的半導體業。他回憶,當時他拿到了兩家企業Offer,一個是薪水高、工作環境相當整齊的石油產業職缺,另外一個則是現場凌亂、僅有石油產業職缺薪水六成的仙童半導體(快捷半導體公司,俗稱「仙童半導體」)的職缺。

 

高啟全分析「我想大部分人都會去石油公司,但我選擇去仙童,是因為這公司可能真的很亂,但也有可能是成長遠超過你可以管理的。」也是藉由仙童半導體的機會,才讓高啟全敲開半導體產業的大門。高啟全坦言,這是他人生做的第一個選擇,「年輕的時候不是以薪水高為主,而是要判斷這個地方有沒有機會。」

 

談起自己的經營管理哲學,高啟全認為「我傾向於人的交際管理」,也因此在美國英特爾工作時,他沒有和大多華人一樣繼續任職於研發型職缺,「我做研發還不錯,但我更有興趣做管理……今天台積電做的那麼好,其實工廠管理非常重要。」

 

他也分析自己待人處事的方式,「我認為人是平等的,不管是董事長總經理也好,是因為公司有需要才會這樣子,並不代表他們的人格比較高,人跟人之間是平等的。」

 

而之後高啟全轉往茂矽電子的前身美國華智工作,也因為工作的關係,高啟全在日本、韓國都住過一陣子,他以這段經驗鼓勵年輕時需要追求機會,當時他前往日本、韓國外派,都是他主動爭取的,這些外國人脈也都成為他日後創業、工作的助力。

 

也因為他在不同國家都待過的經驗,「我那時候就有信心,我如果在台灣做,我的工廠管理一地會比其他國家來得好。」接著他返台參加台積電、成為台積電第一位廠長,後來更近一步與旺宏董事長吳敏求在一間小公寓裡創立了旺宏電子。

 

不過這次創業對高啟全來說卻是一個悲喜交加的經驗,笑著說自己是打不死的樂觀主義者的高啟全,「我那時候覺得創業是一個羅曼蒂克的事,後來我才發覺是最悲慘的事。」最後高啟全因為與吳敏求處不好因而被迫離開,「這是一個很失敗、挫折的經驗,但是我離開旺宏以後,你現在看到的我,是更好的我。」

 

談起這段往事,高啟全也說「後來想想,我的個性不太給他(吳敏求)面子,我要好好檢討,如果有合作機會會更好。」面對這段挫折,高啟表示這對他有很多改變,「從有如親生小孩的旺宏離開,這對我來說幫助很大,挫敗其實有時候是正面的,從失敗裡站起來、正面看這件事,你會更好。」

 

從旺宏離開、有所成長的高啟全,後來更近一步前往南亞科、華亞科任職,成功壓對了DDR1規格、讓華亞科創下公司成立兩年以後即上市的紀錄外,也在內部推動改革,讓新的主管有機會升職。

 

不過在2015年時,高啟全再度決定脫離舒適圈、前往中國紫光集團任職,「那一年我62歲了,我過去做了管理、創業,我問自己到底想幹什麼?我想我願意花5年時間去中國,去了解他們是怎麼一回事,但5年後我就要退休回台灣。」

 

最後在中國轉一圈後,高啟全去年卸下紫光集團的職務,現在以半退休的狀態做投資、講課。談起這些往事,高啟全也總結到他3次離開舒適圈,「其實離開舒適圈又怎麼樣,如果你對自己有信心,離開舒適圈以後你會做得更好。」

延伸閱讀

台股站上萬六 後市看好的不只台積電! 為何PC、DRAM這7檔個股值得留意?

2021-01-24

DRAM教父高啟全為何宣布退休?籌資踢鐵板、半年報「這數據」見端倪

2020-10-14

中國DRAM國產國造逼近?南亞科總經理:仍有2個障礙要克服

2019-10-09

高啟全投身紅色供應鏈 關鍵百日解密

2015-10-08

視野高一點,站在上司的角度去想

2015-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