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高雄這航太業獲利王!意外中兩箭重傷怎辦? 「危機讓很多公司關廠,只要我們存活,這些都會變成肥料」

 高雄這航太業獲利王!意外中兩箭重傷怎辦? 「危機讓很多公司關廠,只要我們存活,這些都會變成肥料」

黃阡阡

科技

攝影/ 劉咸昌

1293期

2021-09-29 09:54

國內飛機零組件廠駐龍,過去被稱為「航太業獲利王」,卻因疫情衝擊營運,所幸駐龍靠著兩招「深潛」策略調整體質,營運自底反彈,未來將撥雲見日。

走進高雄仁武區的航太廠駐龍廠房,員工忙裡忙外緊盯生產進度。跟著駐龍董事長王昆生的腳步,不難發現廠內充斥復甦氛圍。問到這1年的疫情衝擊,他直言:「活下去比較重要,但現在看起來應該是活下來了!」

 

2019年掛牌上市的駐龍,是國內飛機零組件廠,主要產品包括飛機機身結構、引擎及起落架零件等,美國波音(Boeing)是其最大客戶。18年EPS8.01元,寫下歷史新高後,19年受波音737MAX停飛事件影響,全年EPS依舊交出6.74元的成績;沒想到,隨去年疫情重創航空業,國際航太大廠相繼關廠、歇業,航太獲利王駐龍營運也受衝擊。

 

「波音737MAX因空難被迫停飛,這是駐龍訂單的主力機型,緊接著20年又因新冠疫情爆發,各國相繼封城鎖國重創航太業,對駐龍而言可說是同時中了兩支箭。」王昆生坦言,從單月營收最高與最低相比,足足衰退77%,「大家就像是躲在水裡深潛,在景氣恢復前,就要看誰的氧氣瓶夠大。」

 

翻開近期業績,駐龍從今年年中開始營運明顯好轉,7月營收站上4302萬元、年增85%,8月營收持穩逼近4千萬元、年增73%,雖與18年的高峰仍有差距,但駐龍已率先成為航太業營收大幅回升的公司。

 

王昆生用深潛策略,先讓駐龍活下去,再伺機尋求航太業復甦商機。

 

 王昆生

疫情衝擊航太業,經過一年來的整頓終迎來復甦潮,駐龍董事長王昆生直言,「應該是活下來了!」(攝影/劉咸昌

 

 

深潛策略1〉產能維穩

接高校機、客機改貨機訂單

 

藉備庫存、新訂單維持一定產能,並精簡人力,是它第一個深潛策略。過去波音訂單占駐龍高峰期營收約7成,但疫情下業績卻逐步下滑,營業額剩下原本的兩成左右。他不諱言,波音並未取消訂單,加上飛機訂單合約長的特性,雙方合約期向後延長,初期他拍板維持一定產線產能運作,一方面建立庫存,也讓未來在復甦期有更多能力投入研發。

 

問題來了,大客戶訂單順延,他如何解決營收低迷問題?所幸,駐龍過去因技術、品質及交期等口碑,與國內航太龍頭漢翔多年來都有密切合作關係,前幾年拿下的高校機標案,剛好在去年進入生產階段,成了疫情下穩定營運的一大關鍵。

 

不只如此,駐龍營運低迷期,也接了不少航空公司客機改貨機的需求,在高校機的標案與客改貨的需求下,挹注去年營收超過3成的業績。

 

而在疫情期間,駐龍也出現新生意,去年開發太陽能水面型支架零組件,以及高爾夫球頭等新領域產品。王昆生解釋,雖然該訂單是客戶主動上門,但以航太業產品的高精準且符合飛安要求的高規格,切入這些新產品的門檻對駐龍並非難事,雖然訂單的量並不足以大幅拉起營業額,但未來若有需求或產能可以因應,太陽能零組件的訂單也會持續。

 

只不過,儘管有新訂單支撐,需求仍較過去大幅衰退,因此,去年第二季開始駐龍也調整派遣及建教合作的人力需求到目前兩百人的規模,約精簡四成人力,以度過疫情最艱困的時期,所幸目前業績復甦,陸續招募人才。

 

駐龍

全球疫情趨穩後,帶動窄體客機的需求,駐龍近期業績也逐月好轉。(攝影/劉咸昌)

 

 

深潛策略2〉產線升級

投資設備、擴廠拚復甦商機

 

第2個深潛策略,則是趁疫情逆勢投資,讓產線升級,布局下階段的競爭力。

 

「駐龍20年負債比只有12.6%,現金為王的策略也是我們氧氣瓶夠大的關鍵。」王昆生認為,每次的國際局勢巨變,都是檢討公司體質的時機。他強調,滿手訂單時很難調整廠房,由於駐龍負債比低,穩住營運後便決定逆勢擴大資本支出,計畫用兩年在智慧製造案、添購設備等領域投入超過7千萬元,「接下來還有擴廠計畫,為的就是將來疫情趨緩後的復甦商機。」

 

王昆生坦言,「危機來了很多公司縮編、歇業、關廠,只要我們能存活,這些都會變成我們的肥料。」去年12月駐龍走過業績谷底後,開始因國際各廠歇業,客戶主動找上門,迎來不少轉單效應。

 

舉例來說,過去駐龍機身件產品多達4千多件,沒想到這波轉單效應下,直接多了千件產品。當然,王昆生也謹慎評估自身接單能力,因去年有提前因應,在低迷前率先建起庫存,今年就有餘力去消化轉單而來的產品,顯示去年來的深潛策略已初步發揮功效。

 

漢翔觀察,疫情造成的國際航太業低峰期已過,各國單走道窄體機訂單會率先復甦,預期航太業能逐步回穩。「以終端業者波音及空巴的預測來看,未來20年成長趨勢不變,其中又有70%的飛機需求來自單走道飛幾,而駐龍主力機型就是窄體機,占整體營收超過58%。」王昆生說。

 

確實,掛牌上市後無預警因波音737MAX停飛、疫情肆虐「兩支箭」受創,駐龍卻懂得在業績低迷時,用深潛策略穩住腳步,這才替自己贏來復甦商機。以波音24年的最新交機時程推算,航太業獲利王最快23年就有望回到疫情前的水準。

 

駐龍

延伸閱讀

創未來科技》晶片模組一條龍服務 站穩國防航太戰場 學霸教授擠掉外商 通吃陸海空大單

2021-04-07

捷揚航電》從不懂衛星為何物 到通透航太工業電腦 門外漢老總 打進南美商用衛星奮鬥記

2021-04-07

台灣工具機隱形冠軍》為打進航太產業,他學開飛機!「市佔率全球第二,如何變世界第一?」

2020-11-10

大賣空麥可.貝瑞再現之啟示——兼論航太零件製造廠駐龍

2019-11-13

駐龍王昆生孑然一身,拼搏一生

2019-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