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阿里巴巴積極投資半導體 中國「脫虛向實」再前進一步!對台灣、韓國將帶來什麼衝擊?

阿里巴巴積極投資半導體 中國「脫虛向實」再前進一步!對台灣、韓國將帶來什麼衝擊?

林宏文

科技

shutterstock

2022-02-21 09:24

由阿里巴巴領軍的19家企業,近來入股中國大陸DRAM大廠長鑫存儲的母公司睿力集成電路。由於長鑫是目前中國政府全力扶植的DRAM廠,阿里巴巴又是大陸網路電商龍頭,這項投資案對大陸半導體業將帶來那些效益?對全球、台灣及韓國半導體業的競合又有何種衝擊?很值得深入分析。

 

先談阿里巴巴的角色。阿里巴巴近年來積極投資半導體產業,轉投資策略已明顯轉變,主因就是配合大陸當前的「脫虛向實」政策。

 

回顧過去30年,中國靠著「世界工廠」壯大實力,但2018年美中對抗後,外商製造業開始撤離中國,對經濟帶來沈重壓力,因此中國也積極進行產業調整與轉型。

 

不過,在轉型過程中,中國沒有學習美國,也就是不像過去美國讓製造業移到海外、內部積極發展服務業,而是效法德國,朝向高端製造業發展,希望以高階技術突破與先進製造實力創造更大價值,進而帶動其他行業發展。

 

在這個轉型過程中,半導體就成了中國產業發展政策的重中之重,至於過去最火熱的網路業,成為主管當局壓抑並限制的產業。

 

中國「脫虛向實」 阿里巴巴獲益將最大

 

 

所謂的「脫虛向實」,簡單講,就是要讓中國從網路「虛」產業走向半導體「實」產業。阿里巴巴是大陸虛產業的領頭羊,在中國政府叫停螞蟻金服上市案並強迫接受「共同富裕」後,如今阿里就全力配合當局,往最務實的半導體發展。

 

仔細觀察阿里巴巴近幾年的轉投資項目,可以發現其布局確實已從過去在網路行業的橫向發展,轉而以半導體產業為主了。例如2018年,阿里巴巴就全資收購以嵌入式CPU產品為主的中天微,之後再整合為平頭哥,陸續推出數款神經網絡處理器晶片,另外也投資AI晶片公司寒武紀、無線通訊晶片公司翱捷科技等多家IC設計廠商。

 

因此,這次阿里巴巴入股睿力,再將投資範圍從IC設計擴展到記憶體領域,讓整個半導體投資版圖更加完整。而且這些企業都有政府在背後支持,與阿里巴巴一起加入的中國東方資管、中郵保險、人保資本、陽光人壽等其餘18家股東,也幾乎都是國資企業,讓阿里巴巴成為支持中國半導體發展中最重要且最具示範作用的民營企業。

 

若對照當年台灣發展半導體時,由於大家仍抱持懷疑態度,因此除了政府投入資金外,也要求民營最大企業台塑共同投資台積電,如今阿里巴巴的情況應該相當類似。不過,許多產業的後續發展往往出乎意料,未來中國半導體若有大進展,阿里巴巴也將是獲益最大的集團。

 

其次,從過去半導體發展的經驗來看,大陸目前積極投入記憶體產業,並且在NAND Flash及DRAM兩大產業都積極投資,前者領頭企業是位於武漢的長江存儲,後者是設在合肥的長鑫存儲。

 

不過,在這兩大記憶體產業中,大陸發展NAND Flash的實力已經展現,可是發展DRAM產業則是困難重重,主要原因是這兩個產業的核心競爭優勢與成功要素,都有明顯不同。

 

技術製程不斷微縮 中國DRAM產業待考驗

 

曾參與長江存儲等記憶體發展的前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認為,大陸投入NAND Flash產業,剛好是在2D轉3D的過程,由於3D技術發展與2D完全不同,長江存儲在適當時間點切入,正好掌握到產業變動的契機,因此不管在專利技術及製程進展上都有突破創新,奠定目前成功的基礎。

 

 

另外,在半導體競賽具關鍵地位的專利技術上,長江存儲也有斬獲,因此未來產品將可以賣到全世界,不會只受限於於大陸市場。

 

但是,DRAM產業就相當不同,過去產業發展主軸一直沒有大變化,但技術及製程則是不斷微縮,過去累積的經驗相當重要,企業實力是靠一點一滴積累出來的。因此,擁有DRAM專利技術及製程經驗的公司,如今僅剩三星、美光及海力士能夠競爭存活,其餘公司都已經無以為繼或被淘汰出局。

 

DRAM產業的高難度,可以從台灣過去失敗經驗中看出一些端倪。早期台灣發展DRAM,都是以日美歐大廠技術授權為主,就是因為技術累積多年,台灣要從頭做起太困難,所以大部分公司都希望先以製造代工學經驗,再伺機發展自有技術,但最後這種策略都沒有成功。

 

另外台灣也有靠自己力量發展DRAM產業,從工研院自主開發後再衍生出世界先進,雖然曾在次微米技術有一小段領先,但後來仍難以和大廠競爭。張忠謀日前接受財訊專訪就提到,「DRAM產業很重要的是經驗曲線(Experience Curve),台灣投入的不算多,所以成功的機會其實很小。」

 

以張忠謀這種半導體老將,早年德州儀器就是做記憶體的大廠,他的經驗應該是最多的,但到最後都只能忍痛讓世界先進退出DRAM,就可以理解DRAM的進入障礙有多高。

 

因此,大陸政府與民間也深知DRAM很難做,紫光旗下投資的DRAM事業如今已喊停,日本DRAM傳奇人物坂本幸雄也已離開紫光集團,未來聚焦最多人關愛眼神的長鑫DRAM事業,一樣要接受層層的考驗。

 

以現階段的進度來看,長鑫在DRAM製程技術上尚未有所突破,在製程開發與製造良率都與三星、美光及海力士有很大差距,就更別說在專利布局上,三大廠都已布下天羅地網,即使長鑫做出產品,頂多也只能在大陸市場銷售,很難賣到世界各地。

 

DRAM產業還有另一個有別於NAND Flash的障礙,那就是高階製程技術將用到極紫外光曝光設備(EUV機台),但NAND Flash因為是往上不斷堆疊,3D可以比2D裝進更大容量,可以不必用到EUV機台。由於中國大陸目前被美國限制EUV機台的銷售,這會是未來中國大陸DRAM產業另一個要面對的挑戰。

 

最後,可以談談中國半導體發展對全世界的衝擊。從最簡單的供需角度來看,大陸NAND Flash產業有大進展,產量大增,受影響最大的就是從三星、海力士、美光、鎧俠到威騰的NAND部門,至於大陸DRAM產業發展受限,三星、海力士及美光應該還有好日子可過。

 

台灣IC設計業要及早因應 南韓面對強硬競爭

 

再擴大來說,目前全世界都在投資半導體,從美、歐、中到日、韓、台等都加強投資,全世界半導體產業的熱鬧程度,已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但最大變數還是來自中國,因為這種由政府帶頭、說幹就幹的政策推動,以及民間企業強力配合產業政策,都是許多需要民主程序討論再三的歐美日等國難望其項背的。

 

這種來自大政府及大資金的投入,若還能有禁得起賠大錢的長期堅持與決心,更是記憶體這種產業能夠成功的關鍵,也會讓未來中國的影響力難以捉摸與估算。

 

 

至於中國全力投入半導體業對台灣的挑戰為何?我個人認為,大陸IC設計業早晚會站起來,台灣眾多中小型IC設計業者要及早因應;至於台灣最強的晶圓代工,二線業者一樣會受衝擊。

 

但台灣記憶體產業在全球市占率很低,DRAM及NAND Flash都只占個位數市占,不是重要角色,而南韓在這兩大產業市佔分別達到七成與六成,都是最主要的供應商,只要中國大陸取代掉一部分,受到的影響就很大。

 

中國大陸崛起對南韓衝擊最大,過去台灣擔心紅色供應鏈,但如今看來影響最大的不是台灣而是南韓。在南韓七大產業中,從記憶體、面板等電子業,到汽車、石化、鋼鐵、造船、機械等傳統產業,幾乎每一個都面臨中國大陸直接競爭。

 

因此,觀察近來韓元匯率比台灣弱,整體GDP成長沒有台灣強勁,南韓雖然擁有瘋迷全球的韓流文化,例如席捲市場的防彈少年團及韓國電影,但在電子、傳產這些硬碰硬的產業,卻遇到中國這個把國家民族主義發揮到極致,而且還不計代價又敢砸錢的對手,顯然也成為南韓未來發展最大的變數與罩門。

 

 

延伸閱讀

點名半導體2大咖後繼無力,再諷英特爾「砸錢卻太保守」!陸行之:台積電1數字海放對手

2022-02-19

00878是取代0056新選擇?2/22除息,平均6.3天填息!來看00891、00894如何較勁

2022-02-16

台積電徵「政治系博士」掀熱議》非理工科系想進半導體業?高學歷沒加分,這5大職務有機會

2022-02-16

鴻海要去印度做半導體了! 劉揚偉上周四才說「加速進行」 今天就簽33億台幣MOU

2022-02-14

光車用1年要千萬片,還不包含元宇宙和手機…張錫「算」晶圓缺口還很大 除半導體外,他還說●●會是黑馬

2022-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