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拜登剛訪問南韓,英特爾和三星CEO立刻見面密謀合作,台積電龍頭地位將不保?股東需要緊張嗎?

拜登剛訪問南韓,英特爾和三星CEO立刻見面密謀合作,台積電龍頭地位將不保?股東需要緊張嗎?

林宏文

科技

達志

2022-06-01 09:40

三星昨(31)日發布聲明表示,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與英特爾執行長基辛格近日在南韓會面,討論在數個領域展開合作。市場預期,隨著半導體晶片微縮難度越來越高,為了在晶圓代工領域和台積電比拚,雙方合作可能性將因此升高。

 

基辛格是在參與瑞士達沃斯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 (WEF) 後,飛往韓國與李在鎔會面,出席會議的還包括三星晶片業務共同執行長、行動部門負責人、記憶體、處理器與晶圓代工等業務高層。

 

外媒指出,雙方討論在數個領域展開合作,包括下一代記憶體晶片、系統晶片、晶圓代工及PC與行動裝置等。三星去年在半導體的營收有823億美元,居世界第一,超越第二名英特爾的790億美元,至於台積電營收是574億美元,排在第三位。

 

從營收排行來看,第一名的三星和第二名的英特爾談合作,這是非同小可的大事,行業中任何一家公司絕對都不敢輕忽,尤其是幾天前美國總統拜登才剛訪問參觀三星,南韓新總統尹錫悅及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都親自接待,如今代表美國半導體強權的英特爾執行長又立即登門拜訪,這個美韓半導體密切合作的消息,恐怕會讓很多競爭者不安,尤其是台積電及台灣半導體產業界。

 

不過,看到這個新聞,我當下心裡浮現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雖然在全球半導體營收排行上,順序是三星、英特爾及台積電,但在晶圓代工的競爭強度排行,順序則變成台積電、三星及英特爾。這個排名順序,可能是觀察兩家最強公司執行長如何談合作的重點角度。

 

在晶圓代工產業,英特爾目前明顯落後台積電、三星,而三星又緊追著台積電,把超越台積電當成第一目標,因此,既然同為敵人,那基辛格找李在鎔談合作,應該就很合理。而且不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更有「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味道。

 

只靠台積電生產有風險 英特爾需要第二供應源

 

也因為現在英特爾在晶圓代工三強中處於最弱的位置,所以英特爾應該會最著急,什麼事情都可以談,很多合作案都該試試看,因為最弱的應該要最積極,不然會追不上。

 

剛好英特爾目前這位CEO,又是標準的過動兒,從今年2月接CEO後,就看他搭著英特爾專機全世界跑透透,其中台灣已經飛來兩次,找過台積電高層談過兩次,也和很多台灣的PC大客戶高層見面。

 

在外媒新聞稿中指出,雙方討論的合作方向,包括下一代記憶體晶片、系統晶片、晶圓代工及PC與行動裝置等。

 

在外媒點名的幾項合作案中,我的合理猜測是,基辛格最優先想談的合作,應該就是晶圓代工部分,但不是雙方做什麼技術或產能合作,而是英特爾向三星要更多晶圓代工產能,並且建立在台積電以外的第二供應源(second source)。

 

對英特爾來說,由於本身的高階製程還未建立起來,技術功力已荒廢一陣子,因此即使空有市場及眼光,但自己的製程與技術人員要追上並生產出來,應該還要數年功夫。但眼看伺服器市場需求還是很強,英特爾深陷缺貨之苦,若能確保外部高階產能的供貨,才能滿足本身成長的需求。

 

因此,先前基辛格來台灣兩次,一樣是希望台積電提供更多的產能,如今去找三星談,應該也是一樣的目的。三星及台積電都是重要的半導體供應商,外購原則一定要避免單一來源(single source),英特爾當然要把三星這個第二供應源顧好才是。

 

因此,英特爾是三星的客戶,英特爾不能只靠台積電幫它生產,要有第二供應源,在自己產能與技術還沒建立起來之前,搶到足夠的晶圓代工產能,才能和超微及輝達等對手競爭。

 

一樣從公司的營收來分析,英特爾去年營收790億美元,銷貨成本352億美元,其中CPU應該佔大多數,至於台積電去年營收574億美元,銷貨成本264億美元,都比英特爾少很多。

 

以健康的採購法則來看,一個大客戶,最好只佔一家供應商最多兩成的產能(capacity),即使台積電提供大量的晶圓代工產能給英特爾,對英特爾來說應該還是很不夠的。

 

這也是為何英特爾一定要在台積電之外,另外再找三星做為second source,而且英特爾最大的對手如輝達或是超微,都是靠外部晶圓代工提供的產能,假如英特爾在採購成本上不輸給對手,未來也可以在技術及行銷上做更激烈的競爭。

 

當然,一定會有人猜測,英特爾除了跟三星要晶圓代工產能之外,有沒有可能在晶圓代工領域,與三星結盟,一起打台積電?我想這個可能性應該就很小了,因為終究兩家公司在晶圓代工領域是競爭者,未來要搶的都是同一批客戶,不太可能有什麼合作空間,這一點台積電應該可以很放心才是。

 

至於外媒指出的其他可能合作案,我相信當然都有可能談,兩大半導體CEO見面,當然要把所有可能談的題目都攤出來。不過,這些列出來的項目,真正能夠談成的合作項目,可能就會複雜一點,原則上能夠談成的,應該是要對雙方都有利的事情,而且最好是有分工合作的關係,最忌諱的是如果雙方是競爭關係,肯定一談就破局。

 

下一代記憶體、系統晶片、PC及行動裝置 雙方都可能合作

 

用這個「合作互惠」的原則來看,我認為除了晶圓代工外,第二個可能的合作案應該是在下一代記憶體。

 

大家都知道,三星是全球記憶體龍頭大廠,主導很多行業發展的技術與標準,至於英特爾本來也有NAND事業,但最近幾年賣掉退出了,英特爾各種邏輯產品都要與記憶體整合,兩家公司的合作當然無法避免。

 

因此,我覺得在下一代記憶體部分,雙方最有可能的合作是,三星的記憶體和英特爾的CPU及邏輯IC,未來會做某種程度的整合與發展,例如在「記憶體內運算」(in-memory computing)部分,雙方的合作很有可能展開,就像美光與台積電在進行合作一樣,三星跟英特爾很可能依樣畫葫蘆,組成類似的合作聯盟。

 

至於第三個可能的合作案,我覺得是系統晶片、PC及行動裝置等,因為三星在記憶體、晶圓代工是供應商,但本身也是擁有眾多3C電子產品的品牌公司,是使用英特爾晶片的潛在大客戶。因此,在這些產品部分,英特爾是賣方,三星是買方,英特爾一定會很積極,想辦法拿出最好的技術與產品,來吸引三星這位大買家。

 

另外,一位朋友跟我說,他猜測英特爾和三星在技術方面也可能合作,因為目前半導體業正以英特爾為首形成一個UCIe聯盟,其中三星、台積電也都是聯盟的要角,這聯盟要制訂一套新的標準讓小晶片(chiplet)進行整合,或許説不定兩位CEO的見面,和這個聯盟也有關係。

 

不過,就CEO的層次來說,這些技術合作可能都是其次的問題,應該是由其他主管去談,基辛格與李在鎔首次見面,我相信是一次禮貌性的拜訪,先探探三星的虛實,但一定要先談確保晶圓代工產能這件大事,因為這是英特爾未來三至五年最重要維繫成長的命脈,至於其他事情能否談成,可能都只是我的猜測,結果如何,就有待未來進一步觀察了。

 

延伸閱讀

台積電福利待遇佳,竟被刷負評2.9星、比英特爾三星還低!國外工程師糾結「這2點」沒法忍

2022-05-20

薪資是員工的1700倍以上…英特爾執行長基辛格52億元薪酬案遭股東否決

2022-05-18

2奈米提前量產又搶下最先進機台,英特爾能威脅到台積電?兩個關鍵只會讓對手依賴越來越深...

2022-05-04

從小歌女到英特爾總經理,44歲罹腦瘤告白:當一張衛生紙都拿不住,我才發現名牌精品一點用都沒有

2022-04-26

不想被台積電綁死? 下單400億大客戶首次開口 考慮釋單英特爾! 陸行之:黃總可能打「這個算盤」

2022-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