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劉松藩失勢 豐原農會搖搖欲墜 P.56

劉松藩失勢 豐原農會搖搖欲墜 P.56

曾國仁

傳產

119期

1999-03-11 20:40

又有一家基層金融機構出事,四、五年前先後兩次擠兌的台中縣豐原農會最近舊事重演!豐原市農會日前因為農會總幹事林隆登請辭,使得累積多年的財務問題浮上檯面,再度造成存款戶信心不足而出現異常提領現象,幸經中央存保公司進場坐鎮擔保,在「失血」三億元後,事件暫獲平息;豐原農會為徹底解決問題,也初步同意讓出經營權,希望財政部協尋其他金融機構代管農會信用部,結束豐農在地方的風光歲月。


情勢糟至如此,顯示豐農的問題確實嚴重,而政治風向改變更使林家頓失靠山。豐原農會的老幹部不禁喟嘆,要不是幾年前的光男超貸案引發首次擠兌,農會今天絕對還是風風光光,也有人抱怨,若劉松藩能蟬聯立法院長,或許問題就單純多了。


豐原農會是地方派系的兵權重鎮

說起豐原農會過去的輝煌歷史,一位陳姓員工回憶說,早年台中縣還是停留在傳統的農業社會時期,豐原地區因地處大甲溪畔,加上便利的葫蘆墩圳等圳道設施,是中部地區富饒的魚米之鄉,所出產的優質米更是遠近馳名。也因為這樣優渥的條件,給予豐原農會堅實的發展基礎,成為早期全縣各農會之首,地方人士更是以設法進入豐原農會服務為榮。

也因為豐原農會的經營成效,使得豐原農會成為地方派系的兵權重鎮。二十多年前,當台中縣的紅派陳孟鈴擔任縣長期間,為鞏固派系實力,在全縣二十一鄉鎮市中的豐原等十七個鄉鎮市,各找出一位派系人士結盟,連同陳孟鈴本人,組成所謂的「十八羅漢」,當時不過是大甲農會總幹事的劉松藩,也因此憑藉家族庇蔭及十八兄弟的鼎力相助,由地方躍進國會並進而躍登五院之尊,成為台中縣紅派的掌門人。

當年在台中縣政壇叱吒風雲的十八羅漢,其成員除了陳孟鈴及代表大甲的劉松藩外,尚包括豐原市農會總幹事林益昭(即林隆登之父)、石岡的謝東春、神岡的王石國、后里的陳茂淵、外埔的林萬裕、清水的吳政彥、沙鹿的林訓、梧棲的周正雄、大肚的楊敏男、霧峰的曾松茂、太平的余燦堂、潭子的廖朝勝、和平的林朝欽、新社的詹文銓、龍井的王瑞堂及大里的林金泗等人,其中,林益昭更被推為十八羅漢之首,足見早期豐原農會在地方勢力之大,堪稱紅派重鎮。

但在林益昭去世前不久,豐原農會爆發光男超貸案引發擠兌風波,當時農會超貸給予自創品牌肯尼士在國際網球拍界闖出一片天的光男企業及台中鴻寶建設,共計三十億元,自八十三、四年光男爆發經營危機後,豐原農會超貸問題接連曝光,先後兩次造成擠兌,而林益昭之子林隆登在接下父親所遺留的總幹事一職後,雖然努力地想好好地重振豐原農會,但對存款總額不到百億元的豐原農會來講,三十億元畢竟不是一筆小數目,經營壓力之重,超乎外界想像。


逾期放款比率一度超過百分之五十

豐原農會人員表示,自從林隆登接手豐原農會後,也積極想處理光男、鴻寶超貸案所留下來的爛攤子,多年來透過抵押品的拍賣或開發,希望改善財務狀況,但所謂屋漏遍逢連夜雨,近年來房地產蕭條,市場買氣低落,加上兩家公司抵押的土地,原本價值即不高,賣出去根本值不了幾個錢;另外,農會接連發生擠兌,使得原本支持豐農的客戶信心盡失,除了透過有限的人際網絡勉強可拉得些客戶外,當地一般民眾對豐農已是聞之色變,因此,雖然林隆登有心重振農會,但這五、六年來,豐農財務結構一直處於不健全的狀態,最嚴重時,逾期放款比率更超過百分之五十。

財政部對豐原農會體質之差,亦相當清楚,多年來不斷透過台中縣政府,要求縣政府向農會施壓,希望透過合併或重整等等方式,徹底解決這個沉積,甚至財政部也多次找上營運績效全國第一的台中縣大里市農會,希望大里市農會接手;大里農會總幹事林金泗雖與林益昭有兄弟之誼,但在衡量豐原農會財務極差的狀況後,為大里農會營運考量,拒絕財政部之請;至於台中縣政府方面,因問題十分棘手,加上除了豐原農會外,台中縣還有其他幾個令人擔心的農會,因此,縣府也不願強力介入使得事態擴大,除了向農原豐會表達關切外,一直也使不上力,問題就一直被擱著。

另一方面,就實務面運作而言,農會在大大小小的選舉戰役中,除了人脈的動員外,總幹事下個紙條即可搬錢的機動便利性,亦為地方派系所倚重,因此,雖然豐原農會經營出了問題,但站在紅派立場,仍是不可放棄的灘頭堡,也因此,多年來身為紅派龍頭的劉松藩,面對子執輩的林隆登,或基於長者之風、或看中豐原農會在選舉動員上的功能與角色,總會給予豐原農會適時的「關心」,使得豐原農會得以在風雨中又多挨過了幾年。

去年立委選舉時,重披戰袍的劉松藩為了希望打一場足與院長身分相稱的選戰,便透過昔日的系統全力動員,而當時劉陣營人馬即對豐原農會人員強調,農會問題的嚴重性不言可喻,農會員工要積極拉票,否則若是劉松藩垮了,到時候誰也沒得救了。也因為院長人馬的一番話,讓豐原農會人員全力為劉拉票,終使得劉松藩得以有驚無險的蟬聯立委寶座。

之後,原本地方人士希望劉松藩能如其選前所言順利蟬聯立法院長,但去年底國內接連爆發的企業危機中,與劉松藩過從甚密的廣三曾正仁中箭落馬,之後長億楊天生亦受重創,連帶使得劉松藩實力大損,尤其廣三所涉的中企銀不當放貸案,更間接迫使劉松藩拱手讓出院長寶座。影響所及,不僅劉松藩身價大跌,紅派直達中央的實力也大受影響,中央頓失高人護盤的結果,基層農會問題恐怕只得自求多福了。一位豐原農會理事即表示,豐原農會問題無法自力解決,在此政府全力為國內金融機構護盤的情況下,總幹事只好以辭職迫使財政部重視問題,希望政府能及時伸出援手,

最好由其他體質健全的金融機構代管,讓農會有機會重獲生機,否則豐原農會大概要關門大吉了。


延伸閱讀

流感疫苗 不是人人都能打

2013-11-07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