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讓大海休假 東港櫻花蝦賺到雙贏

讓大海休假 東港櫻花蝦賺到雙贏

何欣潔

傳產

攝影/陳俊銘

947/948期

2015-02-12 12:24

在人類過度濫捕之下,全球海洋生態都在拉警報,鰻魚數量不斷下滑,鮪魚更傳出瀕臨絕種警訊。在屏東東港,捕撈櫻花蝦的漁民靠著自律的力量,限制每日捕撈數量,希望櫻花蝦產業能夠永續不息。

二○一四年,是許多海洋保育人士眼中的「危機」之年,鮪魚、鰻魚產量持續下滑,各國政府與環保團體憂心忡忡,卻多半束手無策。海洋保育困難度很高,浩瀚的大海是執法死角,要求漁民減少捕撈,難如登天。但在台灣南方的屏東東港小鎮,由一百多位漁民組成的櫻花蝦產銷班,正在打破這個令人絕望的循環,以社區自主的力量,讓一度面臨枯竭危機的櫻花蝦,產量逐步回穩。

渾身透明帶著粉紅色斑點,具有獨特香氣與豐富營養的櫻花蝦,是東港「小三寶」之一。所有的櫻花蝦捕蝦船,都必須加入產銷班才能獲得「採捕許可牌」,目前共有一一五艘捕蝦船。班員嚴格遵守自律公約,產銷班作業漁船每日每船漁獲量若超過最高上限十一箱(一箱含箱重約二十一公斤),班員可以選擇轉送其他箱數不足的作業漁船,或自行倒回大海,不得自行留用或場外交易,違者則把當日交易金額全數充公。

 

全盛時期,漁民超額捕撈


除了嚴格的捕撈上限,產銷班也落實半年捕撈、半年休漁的制度,每年十一月至翌年五月可以捕撈櫻花蝦,六月至十月禁捕櫻花蝦,平日還有周休二日。《今周刊》二月五日第一次前往東港攝影,便臨時接到漁會電話通知:「產銷班昨天開會決定,這幾天海象太好、捕撈的量太多,大家讓海洋休息四天,要請你們改期再來拍。」

放著豐碩的漁獲不撈、集體決定讓大海「休假」,東港櫻花蝦產銷班的班員,讓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我在口試的時候,每位口試委員都驚呼,這根本是海洋保育的奇蹟。」以東港櫻花蝦為研究田野,中山大學社會所碩士李懿潔笑著說:「我跟教授一開始也很懷疑,深入研究之後我們才相信:東港櫻花蝦的保育行動,真的就是這麼夢幻。」

這場夢幻奇蹟的起點,要回溯到一九九○年代。年輕的農委會水試所研究員陳守仁博士來到東港小鎮,想取得一些櫻花蝦的研究資料,用以撰寫工作論文。當時的東港櫻花蝦,與台灣的經濟一樣正在起飛,一點也看不出有任何資源枯竭的可能性。漁民用粗放、低價出售的方式捕撈櫻花蝦,每箱價格是三百至九百元不等,下網就有收穫,勤奮的東港漁民天天出海捕撈,只為爭取更好的收入,照顧全家溫飽。

 

危機出現,產量開始下滑


「一九九五年全盛時期,櫻花蝦的捕撈與管理技術也精進,這誤導了漁民,讓他們相信,只要投入更多努力,就能撈到更多櫻花蝦。」但當時的陳守仁運用專業計算,得出當地最適生產量介於八九三公噸至一一七九公噸左右,在漁民拚命捕撈下,九五、九六年的漁獲量早已超過環境能負荷的水準,九七年甚至超出最適漁獲努力量的三倍。

超額捕撈、廉價出售的瘋狂景象,讓陳守仁看得心疼:「如果我來告知他們櫻花蝦的價值、推廣新的產銷模式,好好努力,這一切應該有改變的機會吧?」為此,陳守仁找上熟識的漁民陳春茂合作,由幾位熱心的漁民負責「揪團聽博士講課」。如果剛好約上吃飯時間,陳春茂等人甚至會出錢請大家吃飯,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講解,陳守仁發揮專業,讓「保育」和「以量制價」的種子在一些漁民心中生根。

「說實在的,剛開始很多人還在觀望啦。尊敬博士是一回事,要組產銷班又是一回事。」陳春茂回憶,等到陳守仁對所有漁民宣講完一輪、找到銷售管道,約定要成立產銷班時,當初願意共襄盛舉的三十多艘漁船卻紛紛臨陣縮手,藉故退出,最後只有十八艘願意相挺,成為產銷班的創始成員。

「如果捕撈的量看起來還可以,誰會相信,有一天我們可能撈不到櫻花蝦?」產銷班現任主席莊瑞發回憶當時的社區氛圍,對於陳守仁的警告與勸導,漁民仍是半信半疑者居多。

但是,大自然的反撲,很快就來到:二○○二年的十二月,漁民好不容易等到禁捕期結束,急著出海捕撈,產量卻不如預期。有的漁船一天只能捕到兩、三箱,甚至更少,與往年盛況完全不同,櫻花蝦「有價無量」讓漁民心急如焚。

 

櫻花蝦

成立產銷班,定鐵血罰則


產量遇上危機,產銷班的元老趁機再次推廣「每日定額捕撈,保護海洋,也提高單價」的觀念,愈來愈多漁船願意加入產銷班行列,產銷班也增修「櫻花蝦產銷班作業漁船公約」,包括採捕許可牌、捕撈超過規定箱數倒回大海等嚴格規定,都是在當時完成的「立法」內容;每條公約在產銷會議討論通過後,立即送到屏東地方法院公證,藉由法院的威信,讓漁民不敢心存僥倖。

規則制定後,一旦漁民違規捕撈,執法的幹部絕不留情,狠心把一箱箱上好的櫻花蝦往海裡倒,「要讓產銷班長久走下去,比眼前這箱的收入重要。」莊瑞發回憶,曾經有漁民想要偷藏一箱櫻花蝦回家私賣,「大家都住這麼近,想偷藏哪有這麼簡單?結果被大家一路追到街上,勸他把東西放下來。」

「沒辦法,如果有人違規,不管是從小長大的好朋友還是親戚,也只能把二十萬元罰下去,不然其他人不會服氣,你制度就散了嘛!」曾經有產銷班主席親弟弟違規捕撈,主席仍鐵面無私地開罰,才讓所有班員心服口服,維持公約運作。莊瑞發拿著公約笑著說:「這是我們二十年來不斷討論、修改,少不了吵架、嗆聲、拍桌子,才換來的成果!」

 

保育有成,漁民可周休二日


但可別以為,東港的櫻花蝦保育奇蹟,只靠六親不認的鐵血罰則,高額的產銷利潤、完善的福利制度,也是產銷班得以順暢運作的關鍵。自從公約實施後,櫻花蝦捕撈量變少,價格翻身上揚,再加上水產試驗所與漁會合作技術指導,一箱櫻花蝦身價由一九九五年的六百元,飆升到二○一四年的六千元,「少撈、多賺,做漁民做到可以周休二日,你聽過沒有?」莊瑞發笑說。


中生代漁民陳鍾祥也表示,與他同輩的漁民原本只剩下五、六人,一度出現世代斷層危機,但近年產銷班制度運作有成,「更年輕的漁民也願意回來捕魚了。」

班員違規繳納的高額罰金,全數被納入產銷班的公用基金,若班員在海上作業不幸身故,最高可獲得三十萬元的慰問金;受傷須送加護病房者,也能獲得三萬至十五萬元不等的緊急救助。平日的漁船生產器具、安全設備需要維修升級,也能從公基金支出;班員子女獎學金,最多可高達十萬元,「誰不守規矩、被選上主席卻推辭不願承擔責任,我們就把他的福利都取消。」

 

            

 

櫻花蝦

經過20年的努力,東港櫻花蝦產量回穩,產品也走向少量、精緻路線,成為台灣知名美食。

 

漁獲量回穩,創十年新高


願意放棄眼前小利,實踐永續經營,產銷班的漁民獲得大海豐厚的回報。東港櫻花蝦自一三年十一月至一四年五月作業期間,漁獲量回穩到一六○○多公噸,創十年新高,比前年同期增加約兩百公噸,看得出保育政策已有初步成效,也讓東港櫻花蝦產業,成為台灣沿海少數漁民年收入高達二至四億元的漁種。

以綿密的鄉村鄰里網絡,締造環境保育與漁民生計的雙贏,讓日本靜岡漁民、專研漁業保育的教授都組團前來參訪,直呼「日本應該向東港學習。」但是,「東港模式」要複製,恐怕沒有這麼簡單。

「東港的成功,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漁會專員王志民分析,櫻花蝦數量少,只限定在東港、宜蘭沿海捕撈,「競爭者不多,公約容易落實,是成功的關鍵。」台灣若想要讓「東港模式」拯救台灣漁業,要有跨縣市,甚至跨國的合作決心,才有可能做到。

如何讓台灣近海生態免於枯竭危機,東港靠單一社區的力量證明,海洋保育與漁民獲利可以雙贏,主管機關與各縣市政府應以此為借鏡,讓東港的「護漁」精神推廣到全台灣。

延伸閱讀

魚不見了 台灣海洋浩劫怎麼救?

2015-08-06

搶救本土魚種 三件事不能再等

2015-08-06

阿拉斯加靠七個改變 漁產災區翻身高檔魚王國

2015-08-06

魚不見了 台灣海洋浩劫

2015-08-06

推動實名制 「愛與皮鞭」齊下 兩年讓八成刺網漁船退場

2019-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