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鄉民到戰友!《孤味》製片人劉宛玲、陳郁佳 靠吵架吵出破億國片

從鄉民到戰友!《孤味》製片人劉宛玲、陳郁佳 靠吵架吵出破億國片

倪采彩

傳產

攝影/蕭芃凱

1255期

2021-01-06 09:38

劉宛玲感性,擅長故事開發;陳郁佳理性,擅長財務控管,兩人從網友變成合作夥伴,理性與感性的結合,締造《孤味》破1.88億元票房佳績。

父親往生後,三姊妹和母親為了爸爸的身後事召開家庭會議,小女兒直接將炮火指向母親:「蔡阿姨對阿爸是真心的,同樣是女人的心情,妳不能了解嗎?」沒等媽媽回應,個性像極母親的二女兒就要小妹不懂事就別亂說。

 

這是電影《孤味》中的場景,也是寫實而無奈的家事日常。電影中飾演堅毅母親的陳淑芳,靠著精湛演技拿下金馬影后,電影票房更已破1.88億元,坐穩2020年國片票房之冠。

 

執導女人戲的導演是個男人許承傑,《孤味》原是他就讀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的畢業製作,雖然2017年劇本入選了金馬創投會議,但半個投資方也找不著,沒想到兩位重要的女人加入了團隊,才讓電影動起來了。

 

她們是「彼此影業」共同創辦人劉宛玲、陳郁佳。在《孤味》之前,劉宛玲曾在香港製片人張家振公司負責開發製作總監,期間擔任馮德倫執導的《俠盜聯盟》、高以翔主演的《情遇曼哈頓》聯合製片。2018年中國導演周全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西小河的夏天》,則是她創立彼此影業後的第一部製片作品。

 

娘子軍籌錢有撇步

讓剪接大師破例接案  迎來千萬輔導金

 

台灣投資方向來是看資論輩的。為了尋找資金,前輩背書格外重要,2018年4月,劉宛玲和許承傑帶著《孤味》劇本,找上江湖人稱「廖桑」的剪接大師廖慶松。

 

這位不接非弟子電影的老前輩,毫不客氣批評《孤味》短片剪接手法太過西方,主角情感無法好好被訴說,就像在拒絕邀約。當他們摸摸鼻子準備閃人時,廖桑卻突然說:「好啦,意向書拿來!」破例擔任監製。有了這份監製意向書,《孤味》才申請到國片輔導金1千1百萬元。

 

一切的開端就是這1千1百萬元,許承傑說:「她們倆分工明確,宛玲主導故事開發、Tiffany(陳郁佳)主管財務、公關和行銷」,從這桶金起,兩個女人步步為營,拍這部片,只許成功,不准失敗。

 

在《孤味》合作之前,劉宛玲、陳郁佳素昧平生。陳郁佳是學霸,台大財金系畢業後到香港瑞銀證券(UBS)上班,然而股市漲跌縱然刺激,卻少了人味。她記得,同事下班後仍緊盯K線、觀察股市起伏。「只有我下班後衝電影院。」

 

電影裡的故事帶領陳郁佳看到書本、數字以外的世界。意識到自己缺少對金融界的熱情,香港工作1年,她毅然決然辭掉人人傾羨的高薪職位,到美國學電影。

 

同樣是學霸背景的劉宛玲,在台大中文系畢業後,隨家人移民至加拿大。單眼皮雙眸下的劉宛玲有著文人氣息,大學時期跑透各大影展、加入台大電影社。「導演蔡明亮當年到學校,我們還幫他賣過《你那邊幾點》的票。」移居後,她轉而申請到美國電影學院製片系藝術創作所深造,確定走向電影的路。

 

2012年,陳郁佳為了出國讀書,在電子布告欄PTT的留學板,一一發信給網友,詢問赴美念電影相關科系的疑問。劉宛玲收到陳郁佳邏輯完整、思考有條理的站內信,立刻主動回信,和她分析電影除了眼睛看到的導演、編劇、演員,產業的背後更需要有懂得財務控管、資金掌控的人才,建議陳郁佳申請念MBA,日後仍可進入電影產業。

 

不死心的陳郁佳依舊朝電影學系申請,連續吃了好幾間閉門羹才改申請MBA,一試就中。反倒是文科背景的劉宛玲,多年來想申請念商管學院都不成,「我們兩個的組合很互補,彼此身上都有各自想擁有且缺乏的部分。」

 

電影是美麗幻夢,但電影製作是現實中的細活兒。兩人在地球兩端討論的同時,彼此「英雌惜英雌」,2017年決定攜手成立彼此影業公司,從當年的PTT網友,一路變成朋友,進而成為合作夥伴。又因為陳郁佳和許承傑為舊識,兩人再從合作夥伴成為《孤味》的製片人。

 

回到《孤味》誕生的故事,獲得廖桑奧援,電影看起來有了前進的譜,事實上,這卻是更多難關的起點。拿到輔導金後,劉宛玲、陳郁佳拿著投資損益表、劇本四處敲門,卻最常聽到投資方說:「主角是70歲的阿嬤,對觀眾有什麼吸引力?」或者對當時還沒拿到金馬影后的陳淑芳、謝盈萱主演有疑慮。

 

不過許承傑從劇本一開始就確定非謝盈萱不可。「我看到她從劇場轉向影視的過程,彈性很大,也願意傾聽。」陳淑芳更是許承傑從《孤味》短片就一起合作。後來81歲的陳淑芳以本片奪下首座金馬影后,謝盈萱在《孤味》上映前兩年以《誰先愛上他的》奪金馬影后,證實許承傑的眼光。

 

然而電影沒錢就是無法開拍,原本設定2018年中拿到輔導金,12月開拍,但團隊到八月都還找不到剩餘的資金。在台灣經常聽到導演拿房子抵押拍片,「我和導演討論過,絕對不能借錢拍一部片。」劉宛玲說,她參與過美國的案子,「他們可以拿合約借錢,但不會拿個人的信貸借一筆錢。」

 

後期,劉宛玲找上投資過《血觀音》、《老大人》的中環娛樂總經理吳明憲,這兩部都描述家庭,也都有賺錢。吳明憲認為,《孤味》雖然是以台灣女人為主軸,但精神卻具有普世性,於是又找了秀泰影城一起投資,再加上陳郁佳引進海外Midori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控股公司,4千萬元的經費總算到位。

 

陳淑芳

《孤味》籌資階段,一度有投資方不看好演員陳淑芳(中),好在導演許承傑壓對寶,陳淑芳也以本片拿下金馬影后。(圖/威視電影提供)

 

閨密不怕起口角

除了「準時收工」報帳、主打歌都能吵

 

搞定了資金,拍攝期間劇組密集工作也帶來不少摩擦。負責財務管理的陳郁佳要求劇組使用她設計的報帳表單每周報帳,引來劇組反彈。劉宛玲幾度為此和陳郁佳爭吵,像極了《孤味》母女討論事情的方式。「我們不怕吵架,遇到問題,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溝通。」劉宛玲說。

 

許承傑身為劇組少數的男性,談事情喜歡直來直往、不迂迴,吵架雖不是他喜愛的溝通方式。「但吵架有時的確能把問題攤開。」他指出:「只要大夥都是為了製作好,中間的過程都沒有關係。」

 

像是原先鎖定柯智豪量身編曲的〈孤味〉為宣傳主打,但陳郁佳從市場角度分析,認為飾演二姊、擔任監製的徐若瑄演唱〈別人的〉傳唱度較佳,一聽就能記得,觀眾在看電影前就能被吸引。陳郁佳解釋:「〈孤味〉很好聽,但從行銷角度來看,要看過電影後才會有感。」許承傑、劉宛玲最後也認可。

 

在《孤味》上映前,團隊歷經數次來回爭辯與討論,唯一毫無爭論的共識在於「準時收工」。「我們確實做到拍六天休一天,一天12小時內就收工。」劉宛玲、陳郁佳語帶驕傲地說著她們的堅持。

 

劉宛玲認為:「時間不是無限運用,時間就是成本。不休息才可能會花上不必要的成本。」殺青時,她們被譽為「天堂劇組」,這份榮耀也展露在她們上揚的嘴角。

 

電影總是映照真實人生,劉宛玲說:「我很喜歡三姊妹和媽媽在家裡吵架的那場戲,很像我跟媽媽吵架的樣子。」銀幕前,陳淑芳、謝盈萱展現演技,銀幕後,劉宛玲、陳郁佳運籌帷幄,軟的硬的、感性和理性交織了起來。

 

孤味製作人

延伸閱讀

走得太前面 拍出最偉大電影的孤獨天才

2020-12-02

連假就是要去看電影!2020下半年定檔上映電影:最受網友期待的Top 20

2020-09-26

串流媒體競爭加劇 Netflix開放十部影集電影免費看

2020-09-02

拍《海角七號》曾被朋友說「你一定跑路」 魏德聖如何做大電影夢、再孵「百億計畫」

2020-08-05

3歲迷上電影、《天橋》《返校》都經過他的手 「金獎製造機」林仕肯 放膽進擊的電影夢

2020-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