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萊豬進口沒在怕》「你吃的豬每3頭有1頭出自這裡」,台灣種豬大王竟是這位53歲宜蘭大叔

萊豬進口沒在怕》「你吃的豬每3頭有1頭出自這裡」,台灣種豬大王竟是這位53歲宜蘭大叔

萬年生 研究員/王炘珏

傳產

攝影/蕭芃凱

1255期

2021-01-06 10:25

2021年1月起,台灣開放萊豬進口,消費者擔心買到、吃到進口萊豬,以及台灣豬肉因反映成本而喊漲;業者則怕消費者信心受挫,而選擇不買、不吃豬肉衝擊生意……。

一家家傳統市場豬肉攤與滿街小吃店,貼上各種台灣豬標章,也有賣場推出「非萊豬」專區搶市,方便消費者一眼辨識豬肉產地。原本擔心萊豬衝擊台灣豬產業,沒想到居然演變成台豬身價水漲船高。之前使用進口豬的業者,都因為標示而改用國產,讓台灣豬業迎來一波成長好機會。

2020年,台灣終於從口蹄疫區除名,暌違24年後的今日,終於有可能重返國際市場,重拾過去豬肉外銷大國的名聲。但正因為與國際市場隔絕了24年,從生產、運輸、行銷等許多環節,有待與國際接軌。

台灣養豬場共6609戶,產值逾700億元,業界認為有7、8成仍以傳統方式經營。有一群年輕有活力的豬二代,正多管齊下從上游的種豬,到中下游的飼養、屠宰、分切、冷鏈運輸與打造品牌,透過新技術,實驗新方法,一步一腳印為將來走出台灣市場做好準備。

面對威脅,最好的方法就是攻擊,正如中央畜產會董事長林聰賢直言,「碰到危機,就是轉大人的最好時機!」《今周刊》獨家挖掘出一口豬肉背後,種豬王福昌、肉豬王台糖與豬二代們,正積極展開700億元養豬產值升級戰。

育種升級》

靠基因檢測、AI模型篩好豬

台灣每3頭就有1頭出自它

 

育種是養豬產業的火車頭,來自宜蘭的種豬王,福昌二代、養豬協會新任理事長楊杰,正積極帶隊拚升級。在萊豬開放進口後,既有的隱憂仍在,但新的改變也已經展開。

 

1間不到30人、資本額1500萬元的公司,竟能牽動全台養豬產業700億元年產值!

 

它是隱身在宜蘭田間,成立近50年的專業種豬改良育種公司,台灣神祕的種豬大王——福昌豬場(公司登記為發昌企業)。

 

「我們之於台灣種源的影響力,有到3分之1。」現年53歲的豬二代,剛以最年輕之姿,接下台灣養豬協會理事長的台灣福昌集團總經理楊杰說,每年種豬市場拍賣總量的3分之1以上,都是福昌提供的,「可以說大家在吃的豬肉,每3頭就有1頭是我們家的後代。」

 

由於丹麥、荷蘭、英國等種豬大國都是溫帶國家,但福昌早在1980年,就外銷種豬到亞洲市場(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韓國、香港、越南),當時香港總督還親自出席種豬展示會,是第1個能外銷種豬的亞熱帶國家,讓台灣成了亞洲種豬業龍頭國(編按:溫帶豬至熱帶地區會有病變問題,福昌育種適合東南亞熱帶氣候)。

 

因為福昌的種豬在熱帶國家表現優異,在台灣還未從口蹄疫區除名,肉豬都無法出口時,福昌的品質居然讓越南政府專案批准進口。以2020年來說,福昌外銷逾1100頭種豬到越南、香港,數量與市占都居全台之冠。

 

「福昌種豬出口占7成、水波占2成多、祝興不到1成,這3家公司包辦台灣所有種豬出口。」台灣區種豬產業協會祕書長劉桂柱觀察,不只外銷,從拍賣價格與比賽結果來看,福昌都是業界公認的第一。

 

福昌培育出的一頭種公豬,曾以逾70萬元的高價,刷新台灣種豬拍賣史的最高價紀錄,這個價格,足足是一頭毛豬拍賣價的75倍。福昌也是比賽常勝軍,統計2014到2019年間,種豬比賽奪冠率近5成,至今已摘下逾2000面冠軍獎牌。

 

「福昌立於不敗之地!」中央畜產會董事長林聰賢不諱言,有它的付出,未來台灣豬肉出口不是算公斤,還能進階到賣種源等高質化產品。

 

台灣福昌集團

(攝影/蕭芃凱)

 

福昌成績單

 

24年前率先引進基因篩選

讓育種優配優   種豬溯源不只30代

 

採訪這天,我們來到宜蘭壯圍鄉的福昌豬場,防疫考量下要進去可沒那麼簡單,除了至少3天以上不能去過其他豬場,甚至要避免接觸生肉,進場前的沐浴更新、各道消毒程序同樣不可少。

 

一棟棟白色屋舍中,分別養著泌乳母豬、吮乳仔豬、保育豬(離乳後到體重30公斤豬隻)、種公豬等上千頭豬隻,叫聲嚄嚄如潮水般從四方湧過來。

 

最令人大開眼界的是,眼前一頭重逾250公斤、是一般屠宰肉豬的2倍重,壯碩如熊般的紅棕色杜洛克(Duroc)種公豬,肩膀寬厚可減少呼吸道疾病,前肩的梅花肉等高價部位也較多,背平、後臀肌豐滿……;豬耳上還有各種剪耳等身分標記,也有獨立的溯源身分證。

 

「我們的種豬不只祖宗十八代。」楊杰臉上滿是光燦的神采,「最老的種豬可以溯源到至少30代,也會建立性狀(編按:性狀指生物的型態,如特徵、特性等生理特徵的總稱)資料庫。」

 

接著,走進福昌種豬場分子育種中心,很難想像一間豬場,竟有序列分析儀、分光光度計、聚合酶鏈鎖反應儀、電泳槽等精密儀器,可透過DNA萃取、擴增、序列分析等基因與分子標誌,增加育種的效率與準確性。

 

傳統育種方式是數量遺傳,從日增重、飼料效率、背脂厚薄看豬外在的表現型,也就是生長性能來判斷。「以前就像聯考一樣,帶豬進檢定站進行檢定。」楊杰解釋,表現前10名或20名的就會被認為是好的種豬,哪隻豬好,就把這些豬留下來育種,後代應該也會有同樣的表現。

 

劉桂柱指出,育種原理是優配優,產生更優,「育種很難碰運氣,天上沒有掉下來的禮物,除非發生突變。」

 

但遺傳是個黑盒子,沒人敢保證一定是百分之百,只能用統計學抓出一個概率。所以,福昌在24年前。就率先用基因篩選技術輔助選育;隔年,成功清除藍瑞斯(Landrace)、約克夏(Yorkshire)種公母豬的緊迫敏感基因,減少豬隻因緊迫猝死的經濟損失,提高育成率。

 

福昌一方面參考表現型資料,估出育種價格,再搭配分子遺傳育種的基因篩檢技術,層層關卡選育出最精英的種豬留種,其他淘汰或外售。「我們的豬場有5000頭規模,每年當核心種公豬留下的只有幾十頭,我們只要留最優的。」楊杰透露,種母豬留的比率高一些,1年約留種240頭。

 

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銘正形容,「別人是電腦選土豆,它是電腦選豬!」

 

神祕種豬王能有今日成績,目前已經高齡逾80歲的老董事長楊正宏是重要推手,他最常掛在嘴邊的座右銘:「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眼光一定要比別人遠。」福昌成立近50年,版圖也跨出台灣到東南亞、中國。但是,福昌從頭到尾只做一件事就是育種。為了精進育種技術,它才會在24年前就率業界之先,引進基因篩選技術。

 

利用基因篩檢去除豬隻的緊迫敏感基因只是第一步;2002年,福昌又陸續與屏東科技大學等校產學合作高肉質基因(心臟脂肪酸結合蛋白基因),透過基因篩選,培育出雪花肉、大理石紋的高肉質種豬。

 

「我們之所以能一直維持競爭力,是因為我們真的時時都與學術界、科研界保持很好的關係,也願意一起合作,再把成果引進到產業界。」楊杰表示。

 

福昌

豬場旁的分子育種中心是福昌的研發大腦,讓它可以把一頭頭種豬用基因價值,而非重量訂價。(攝影/蕭芃凱)

 

福昌升級大事紀

▲點擊圖片放大

 

福昌

豬二代楊杰(右2)手上的「三冠王」獎牌,彰顯出福昌身為台灣種豬檢定比賽常勝軍的實力。(圖/福昌提供)

 

福昌

在口蹄疫尚未拔針的情況下,福昌仍能出口香港(圖)與越南。(圖/福昌提供)

 

用技術力創造競爭門檻

建立遺傳基因庫  讓種豬代代青出於藍

 

2011年,則是福昌育種技術再往上升級的關鍵年。

 

育種難度,在於肉質好吃外,飼料換肉率、豬隻成長速度、繁殖率等都是影響養豬業者成本的重要因子。育種的任務,就是讓多種變數達到最佳值。

 

2011年,福昌從中興大學技轉DNA檢測技術,自此掌握包括生長、繁殖、肉質、多產、抗病等10個豬隻關鍵基因位點,並設立分子育種中心;也是繼中研院、醫院、刑事檢察局後,引進民間企業第一台要價兩台賓士、用做基因定序的序列分析儀。

 

同時,又從畜產試驗所技轉冷凍精液技術,把優良與特殊的種豬精液,以零下100多度保存在種源庫,用液態氮可保存20年以上,目前已累積1萬多劑。陳銘正解釋,「萬一有什麼大疾病,將來可以用冷凍精液復育。」

 

「目前有辦法做到基因檢測、冷凍精液保存的私人企業,就只有我們家而已。」語氣中,楊杰滿是自信與驕傲。

 

引進基因檢測,除了更精準地養出「最具經濟效益」的豬隻之外,也有縮短育種時間的優勢。相較過去一頭種豬養到有繁殖能力至少要8個月,等到母豬配種再3、4個月,小豬生出來後到屠宰還會經過6個月,也就是說,從外在表現型決定種豬好壞的一個循環就要歷時1年半。基因檢測能直接比對基因對性狀的影響,替出生幾天的小豬採檢後,就可提早選育帶有標記的遺傳基因,代表具有高品質潛力,不再需要等牠長大、生出下一代才能確定。

 

「我們的育種走得比人家快。」楊杰補充說,藉此可縮短育種的間距、加速育種改良,是基因檢測的最大功效。「至少可以縮短3分之1的育種時間,而縮短的這些時間,就是能領先其他業者的原因。」

 

除了育種外,福昌也進行保種。楊杰解釋,種豬產業進入門檻不高,中國這幾年砸錢買國外種豬,雖追得很快,但缺乏有系統育種,往往2、3年後繼續向國外引種,然後又退化。「遺傳背景資料庫建立,需要經年累月。福昌多人家3、40年累積基因庫、資料庫,這就是進入障礙。」劉桂柱觀察,福昌育種的深度與精密度,不是普通種豬場可以達到。舉例來說,同樣兩頭杜洛克公豬,其他業者一頭賣3萬元,福昌常常能賣到5萬元,甚至超過5萬元。

 

福昌,就像台積電之於半導體一樣,它對台灣豬產業的競爭力有帶頭的作用。一般來說,一頭種豬可影響近3千頭肉豬,只要培育出日增重更快、飼料效率更高等的高品質種豬,就能透過降低成本、增加獲利,提高養豬產業的競爭力,這也是國際知名種豬公司多年來透過基因育種達到的成效。

 

成基育生技董事長游卓遠、吳漢章

種豬促成基育生技董事長游卓遠(上圖右)與華碩雲端總經理吳漢章(上圖左)合作,兩人都看好應用基因檢測技術(下圖)的「精準農業」新商機。(攝影/蕭芃凱)

 

福昌

攝影/蕭芃凱)

 

福昌異業結盟策略

 

持續研發站穩領先地位

基因位點增至6萬個  滿足不同需求

 

現在豬隻配種的主流是人工授精,而非過去的「牽豬哥」,台糖董事長陳昭義打趣形容,「只取精液,沒真正交配,現在種豬的這個福利不見了。」

 

以福昌來說,一頭壯年種公豬以每月採精8次、年採96次,每次可製作8劑稀釋精液數量計算,就可年產768劑(每劑含50億精蟲)。經人工授精,每頭母豬每次使用2劑,年人工授精384頭母豬,以分娩率85%、每胎育成率85%計算,每年約可生產2938頭小豬。

 

再以日增重、節省飼料的數字推估,客戶買福昌的種豬配種,每頭肉豬能因此創造85.62元的價值。「相較於同業,我們一頭幫你賺85元,一年近3千頭等於25萬元。」楊杰透露,這只是福昌平均水準的種公豬效益,且使用年限兩年。「這也是為什麼有客戶願意以一頭10萬、15萬、20萬元的高價買種豬,因為一年就能回本,第2年是多賺。」

 

別以為福昌的育種技術經過一次次升級就能所向披靡,對這位二代接班的種豬掌門人來說,楊杰在現階段不是沒遇到瓶頸。

 

陳銘正不諱言,育種工作最擔心走到高原期,高原期的問題來自背脂薄、飼料效率好、生長速度快等選拔指數的外在表現型,與基因型之間,有時候連結未必那麼好。「根據遺傳學,有些性狀是受多基因影響。」他認為,過去台灣用單一基因,如繁殖性狀與動情素受體直接做等號,可能貢獻只有5%而已,向上突破成了當務之急。

 

「想要維持領先地位,就要投入研發。」楊杰堅定地說。他最新計畫,是與華碩雲端、農業基因體應用服務公司基育生技展開強強聯手,要把現行育種的10個基因位點,擴大到更精準的6萬個。如此大費周章的目的,無非是為了精準服務,將來可依據客戶需要的肉質、成長速度等需求,盡量做到種豬客製化。

 

基育生技董事長游卓遠解釋,過去只做10個基因選拔已是極限,如果要更精準選育出想要的品系,就需要擴展基因數,而6萬個基因位點,則是綜合考慮檢測費用與精準度的最適性價比數字(編按:現行檢測3個基因位點費用約900元,6萬個基因位點則約5千元)。

 

「表現型的影響,要看它是不是主效,還要考慮到有影響力的基因群。」游卓遠補充說,性狀通常受很多基因影響,但過去肉質基因可能就只驗有或沒有該基因,無法算出相關基因的加權值或量化指數。「利用6萬個基因維度,可以預測、量化呈現各基因的權重差異。」

 

只不過這個概念聽來簡單,實務上難度卻不低。陳銘正分析,資料正確性很重要,需要全台種豬都能進到大資料庫,基育生技於2018年就已完成來自福昌、台糖等全台2500頭豬的前期計畫。「已經克服了,可直接用在育種上。」

 

基育生技正在做的,是以前期計畫做的2500頭豬為基礎,透過6萬個基因位點的AI模型,預測6個月後的生長、屠體狀況、繁殖性能,以及對遺傳疾病、環境耐受度等影響。

 

福昌

 

把握養豬轉型黃金契機

透過產學策略合作  為精準農業開道 

 

「福昌豬場內,現在大概有2千多頭種豬資料都在我們資料庫,等於利用這樣資料,幫助他們管理種豬。」游卓遠透露,用6萬基因位點資料定小豬的生死,不好就拿去當肉豬或直接不養,好的留種,透過一頭頭的豬隻資料陸續加入資料庫,持續優化模型準確度,提高種豬競爭力,進而驅動豬產業升級。

 

「探勘工具大家都可以用,每個場有自己的選種目標。」他補充說,有的場要增重快、有的場要肉質好、有的場要生得多,「完整資料攤給你看,你抓你要的部分去看。」華碩雲端則協助支援大量資料運算、儲存、管理等軟硬體技術。

 

由於一頭豬的基因體跟人差不多大,原始資料量有100G(Gigabyte,10億位元組),光基育生技的前期計畫總資料量就高達25T(Terabyte,兆位元組),華碩雲端的角色除了加速運算與AI處理外,也要用它的架構輸入並有效管理資料,透過資訊安全,克服豬場擔心各自種豬資料外流的疑慮。

 

福昌最新的精準農業升級計畫已經架構完成,除了基育生技、華碩雲端之外,還結合宜蘭大學合作。

 

按照規畫,華碩雲端近期會先在宜大建置資料中心、基育生技產出基因資料,福昌則負責實體養殖與驗證,在宜蘭大學五結校區導入最新的智能畜舍。「先找龍頭進來開始做,示範效益比較大。」游卓遠直言。

 

「我們想要加速並快速增加能使用的種豬豬源,也就是保種。」楊杰強調,產業的走向每隔幾年會有改變,台灣幾十年來一直追求生長性能,對繁殖性能稍微落後一些,但一般來說,兩者有拮抗關係,也就是長得快的會生得少、生得多的長不快,業者會希望保有「雜交優勢」,取長得好的也要取生得多的,從中找到最大經濟效益。「我們種豬場就要盡可能保有特殊的遺傳性能表現的豬群,才能配出符合市場需求的品種。」

 

「過去繁殖性能這方面比較沒選拔,落後有選拔的國際種豬大廠。」陳銘正觀察,丹麥的一頭母豬每次分娩平均可生產30頭小豬,台灣則受環境影響,每頭母豬每次分娩1年至少輸對方10頭。

 

看好基因選拔等精準農業效益,福昌近期已正式入股基育生技。楊杰透露,台灣目前約有52萬頭母豬,平均每頭母豬年產約15頭小豬,「技術、設備改善提高到17頭,1頭多生快2頭,就可以多100萬頭。」

 

但外界仍不免好奇,考量基因選育費用與實際可進步的效益,真的有必要把現行的10個基因位點,擴大到6萬個位點嗎?

 

對此,游卓遠引用阿姆斯壯被問到為什麼登陸月球的經典語錄:「我改變了我的制高點,就能改變我的視野。」他與楊杰都相信,經年累積下來的基因資訊,「就算只進步一點點,效果都會放大到整個後代族群與品系表現,也能改變選育的視野。」

 

這樣的制高點,給了他們持續升級的視野。不只育種,包括飼養、屠宰、分切與品牌產業鏈等各環節同樣如此,這也是一口豬肉背後的700億元升級戰,最該把握的精神。

 

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

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銘正(左3)表示,隨著基因育種等科技養豬成為顯學,現在有愈來愈多學生對投入豬產業更有自信。(攝影/蕭芃凱)

 

台灣福昌集團

延伸閱讀

軟土深堀? 進口萊豬...台灣輪胎卻遭美課重稅!藥師傻眼:我不明白

2021-01-03

元旦文告》總統蔡英文:開放萊豬盼國人體諒,兩岸政策不冒進

2021-01-01

地方縣市規定零檢出擋萊豬?政院宣告全國一致,地方自治條例牴觸中央無效

2020-12-31

萊豬亂象!中央地方不同調 化解僵局只能靠「釋憲」?

202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