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徐旭東投書反對台獨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台商政治捐款會更謹慎 遠東遭中國祭旗 寒蟬效應全解讀

徐旭東投書反對台獨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台商政治捐款會更謹慎 遠東遭中國祭旗  寒蟬效應全解讀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一向重視兩岸關係和諧,在中國投資 事業卻被國台辦連結為「台獨關聯企業」。

鄭閔聲、陳葦庭

傳產

攝影/蕭芃凱

1302期

2021-12-01 09:42

遭中國開罰消息曝光後,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投書媒體,強調自己「一向反對台獨」。
但國台辦的大動作,不只是要台商表態輸誠,更是畫下一條「不能對綠營捐贈政治獻金」的明確紅線。

「我們將繼續依法保障台胞台企的合法權益,但絕不允許支持台獨、破壞兩岸關係的人在大陸賺錢,幹『吃飯砸鍋』的事。」11月22日晚間,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應記者詢問發表聲明,她呼籲台商「明辨是非」,與台獨勢力劃清界線,以實際行動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會出現這份聲明,是源於中國官媒新華社當天稍早報導,台灣遠東集團在中國5省市投資的化纖紡織、水泥企業,因一系列違法違規行為遭罰款、追繳稅款、限期整改,現已處以罰款及追繳稅款約4.74億元人民幣(約20億元新台幣),並收回閒置建設用地。由於國台辦不久前才揚言將懲戒台獨頑固分子及其關聯企業和金主,外界不免聯想,遠東集團是否成了中國政府「殺雞儆猴」的對象。

 

新華社報導引起國內關注以後,遠東集團旗下的遠東新世紀與亞洲水泥兩家公司,分別在當天傍晚發布重訊證實,集團在中國大陸投資的相關事業,於今年第2季受當地主管機關稽查時發現缺失,共遭罰8862萬元人民幣(約3.85億元新台幣),並已依規定繳納稅、罰款,但對公司營運不構成影響。

 

對於遭裁罰當下為何未公開資訊?遠東集團的解釋是:「遭裁罰金額未達必須發重訊的程度。」不過,中國官媒拖了半年才揭露訊息,仍讓整起事件多了想像空間。

 

國台辦的態度也顯得曖昧,既未表明遠東集團是因「支持台獨」遭罰,卻也不否認兩者間的連結。兩天後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深圳衛視記者將「遠東集團遭罰」與「國台辦對台獨關聯企業和金主會採取什麼措施」合併成同一個問題,朱鳳蓮也輕巧地將答案一分為二,先強調執法部門開罰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接著才重申打擊台獨的堅定立場。

 

但官方「側翼」說的話,可就直白得多。《人民日報》海外版11月26日刊出一篇題為「吃飯還砸鍋,絕對不行」的評論,直指中國對遠東集團開罰,「是國台辦本月初表態絕不允許台獨頑固分子及其關聯企業和金主在大陸謀利之後,首次有明確警示意味的出手。」

 

遠東集團遭中國開罰大事紀

 

 

學者:陸開鍘是政治性宣示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張五岳分析,朱鳳蓮未明確否認遠東集團遭罰與「台獨金主」有關,代表國台辦對兩者之間的連結「沒有異議」,可見中國官方揭露遠東企業遭罰,完全是政治性宣示,「選擇徐旭東這樣有外省背景、政治立場偏藍的企業家,更具有清楚的象徵意涵。」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過去從未發表任何支持台獨的言論,卻成為中國政府祭旗對象,確實令人玩味。一位與徐旭東熟識的紡織業人士就說,「你去業界問一輪,沒有人會相信遠東集團支持台獨,甚至不會有人相信徐旭東偏綠。」

 

遠東集團事業版圖龐大,不乏必須與政府頻繁交涉的特許事業,身為集團大家長的徐旭東,無論藍綠執政,都與當權者維持良好互動。但中國上海出生的他,一向主張政府應改善兩岸關係、借助中國市場帶動台灣經濟成長;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7天,徐旭東就高調飛往上海,擔任跨兩岸「遠東建築獎」頒獎人,成為選後第一位「登陸」的台灣大企業家。

 

4年後的總統大選,徐旭東不僅是公開力挺「九二共識」的重要企業家之一,就連馬英九選戰期間提出的「兩岸和平協議」構想也受到他高度讚賞,親藍色彩鮮明。雖然近年他漸趨低調,不再表態支持特定總統候選人,但去年總統大選他依舊以集團10家公司名義,提供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1千萬元政治獻金,反倒是蔡英文申報的財務報表裡,找不到遠東集團的捐贈紀錄。

 

儘管在總統層級較屬意能維持兩岸友好氣氛的國民黨,但徐旭東在政治獻金的「投資」或「押寶」,不全然受意識形態左右。例如2008年總統及立委選舉期間,遠東集團對藍營政治獻金7千7百萬元,同時也挹注綠營4千3百萬元。

 

「集團(處理政治獻金)的原則就是藍綠都押,只是現在藍的比較弱一點,所以綠的押得比較多。」一位遠東集團內部人士透露,事業版圖龐大的徐旭東雖一向與人為善,不吝提供政治人物競選經費,唯一的要求是每筆捐款都要取得收據、如實申報,但評估捐贈對象與金額時,也難免會有「實際面」考量。

 

檢視遠東集團歷次選舉的捐贈對象分布,看得出徐旭東對政治風向的敏銳程度。

 

以2012年立委選舉為例,遠東集團提供45位立委候選人政治獻金,捐贈總額為4780萬元新台幣,其中,國民黨籍候選人獲3030萬元,民進黨籍候選人1450萬元,兩黨獲贈比率與當年各自在國會斬獲的席次比相當接近。但隨著藍綠版圖消長,2020年遠東集團對47名立委選將捐贈的5千8百萬元中,有近7成流向民進黨候選人、國民黨僅獲28 %。

 

這一筆筆帳,台灣民眾或許沒興趣細算,中國政府卻不肯輕易放過。《人民日報》海外版評論就攤開遠東集團的政治獻金紀錄痛批,「商人講究和氣生財,兩面下注在一般情況下或許情有可原,但如果商人支持的其中一方正在從事分裂國家的活動,那就不但違背道德準則,更有觸犯法律的風險……,在國家領土主權和民族大義的大是大非面前,沒有兩面下注、誰都不得罪的可能!」

 

早在新華社報導之前,11月16日,YouTube頻道「軍政速遞」就已點名12家「台獨金主企業」,遠東集團就被列為行政院長蘇貞昌(月初被國台辦列為台獨頑固分子)金主。

 

「軍政速遞」追蹤人數雖不及6萬人,上傳的影片也充斥穿鑿附會的虛假資訊,但連這樣的頻道,都能查到遠東集團的捐款資訊,涉台機構當然早已有所掌握。

 

張五岳指出,至少在過去3屆總統大選中,遠東集團都是台灣捐贈政治獻金數字最高的大型企業,國台辦拿遠東集團開刀的用意非常清楚:台商只要想繼續在大陸做生意,就不能對綠營候選人提供任何檯面上的政治獻金。

 

「國台辦出手以後,企業界對民進黨的公開政治獻金數字一定會減少,但在台灣的現實政治生態下,企業只對藍營捐錢並不合邏輯,合理的推估是藍綠陣營的政治獻金都會明顯下降。」張五岳說。

 

遠東集團過去四屆立委政治獻金變化

 

 

徐來往綠營要角  忠誠度遭疑

 

讓遠東集團被盯上的,不只是政治獻金的分配,過去5年多來,中央由民進黨執政,徐旭東與綠營要角的交往頻繁,也使他的「忠誠度」備受對岸質疑,成為開刀對象。

 

「遠東一直是在跟政府做生意,像銀行、遠傳這些重要事業,都要接受政府監管,徐旭東一定會和執政團隊密切互動;幾年前亞泥在花蓮的採礦權能展延,民進黨一定也有幫忙,對岸一定都看在眼裡,再加上徐旭東這幾年不跑大陸、在台灣做政治關係又這麼高調,當然會惹大陸人不高興。」一位遠東集團前員工觀察。

 

「被罰的理由,就是遠東和大陸官方對環保法規的認知不一樣,大概就是我們以為這樣做就合法,但對方來檢查認為不合法;稅的部分也是,之前對方說不用收,現在他們又覺得需要了。」一位熟悉遭罰始末的遠東集團人士坦言,他個人的感覺,確實是中國政府「硬要找個理由罰我們」。

 

另一位遠東集團高階經理人透露,今年4月,位在桃園內壢、斥資百億元設計興建的遠東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動土典禮,徐旭東邀請桃園市長鄭文燦、經濟部長王美花、文化部長李永得共同主持;到了5月,遠東在中國的事業體就陸續遭執法單位上門稽查,內部因此猜測,這場匯集民進黨政務官與明日之星的活動,是觸怒中國官方的導火線

 

這位高階經理人推測,中國政府出手後未立即讓消息曝光,可能是希望徐旭東親自出面給個說法;但據他了解,半年來徐旭東始終沒有動作,直到新華社刊出報導後隔天,才親自召開內部會議。情緒一向豪放外顯的徐旭東,當天心平氣和地花40分鐘說明事件經過,並宣示個人在政治上持中立態度,會議還全程留下文字與影音紀錄,用意可能是間接向中方表明立場,一切都像是早有準備。

 

11月30日,中國官媒揭露遠東集團遭罰後8天,徐旭東以「資深工業人」身分投書《聯合報》,公開表態反對台獨。「『維持現狀』一直是最多數台灣人的主流民意。我也跟多數台灣人一樣,希望兩岸關係『維持現狀』,我更一向反對台獨,支持辜汪香港會談時主張的九二共識,並和美國與國際態度一致,支持一中原則。」他說。

 

一個「與台獨距離遙遠」的企業遭中國開鍘,董事長還親自為文剖明政治立場,不免在業界掀起一陣波瀾,甚至出現寒蟬效應。

 

一位金控高層就分析,中國政府選擇對遠東集團出手,背後動機絕對是政治考量,台商一定會思考:「連這麼大的企業都會遭殃,誰敢確定自己不會有事?」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雖傾向用「個案」看待遠東遭罰,預期遠東落實當地執法單位要求後,事情就能告一段落。但他也坦言,這次事件過後,在中國做生意的台商,對於明年九合一選舉的捐款對象,勢必會更加謹慎。

 

遠東集團

遠東集團旗下部分產業須接受政府監管或同意授權,例如亞洲水泥公司在花蓮新城的採礦權,在2017年獲經濟部核准展延,卻又因未諮詢原住民同意而遭行政法院撤銷。(圖/遠東集團提供)

 

 

陸思想審查目標轉向台商

 

儘管國台辦一再強調執法單位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但台灣智庫執行委員賴怡忠指出,雖然國台辦強調一切依法行政,但徐旭東主動投書「自清」,只會強化外界認定中國政府從來不是依法而治的形象,「依國台辦的標準,支持台灣的企業就是台獨企業,中國政府也可以對任何台商、甚至是支持台灣自由民主的外國企業,做對遠東集團一樣的事。」

 

關於中國對法律、事實認定標準與民主國家經常大相逕庭,其實從十一月中旬「拜習會」前被中國釋放回美的一位美國公民遭遇,就能一窺究竟。

 

家住西雅圖近郊的丹尼爾徐(音譯)是中國移民第二代,一七年八月在中國探親行程間被逮補,他的妻子與十六歲的繼女打算獨自返回美國,卻在海關被攔下,僅有女兒獲准搭機離境。丹尼爾的父親被中國政府指控,在二十年前犯下一樁約六萬三千美元的貪污罪,執法單位逮補了他,要求他勸說父親回中國受審。

 

丹尼爾在安徽合肥的看守所被羈押了十四天,接著被送到了位在同個城市的「教育中心」。依照中國「法律準繩」,政府可以在不提出確切證據的情況下,對任何人施以最長六個月的「指定居所限制居住」。

 

丹尼爾「依法」單獨住進位於安徽合肥的教育中心房間,他的肉體沒有受到虐待,但房間二十四小時燈火通明、五台攝影機全程監視著他生活中的一舉一動,睡覺時如果背向鏡頭,還會被守衛要求轉身,精神備受折磨;為了防止他自殘,房間的牆壁與地板被鋪上軟墊,傢俱的尖角也被皮革包覆。他經常接受長達數小時的偵訊,官方人員不斷用各種手法,說服他勸父親返國投案。

 

限制居住期滿獲釋後,丹尼爾依舊被禁止離境,與同樣被限制出境的妻子在上海「定居」,剛離開教育中心的他,無法在黑暗中入睡,夫妻關係因為他的心靈創傷而急速惡化、爭吵不斷。

 

丹尼爾的妻子在二○二○年四月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初,突然獲准返美,但中國執法單位並未說明解禁理由,只剩下丹尼爾被孤零零地留在中國,「他們告訴我,我父親不回來,我永遠別想離開。」丹尼爾對《洛杉磯時報》說。

 

又過了一年多,直到十一月線上「拜習會」之前,他才臨時被告知四十八小時內前往廣州,搭上美中交換人質用的運輸機返國。丹尼爾不是唯一一位被中國限制出境的人質,而美國政府與中國公然「換俘」,更讓人權團體批評將使中國食髓知味,不斷故技重施。

 

連美國公民的人身自由都無法被保障,台商又如何能期望當下擁有的「合法權益」永久存續?

 

整體而言,遠東集團遭罰、眾多企業遭點名為「台獨金主」,意味著中國涉台單位與民間網軍,已開始將「思想審查」的目標指向台灣企業,總是為台商在中國的發展環境,又增添一層不確定的陰影。

 

徐旭東

徐旭東與民進黨政府互動友善,圖為今年4月與經濟部長王美花(右3)、桃園市長鄭文燦(右1)共同出席遠東國際會議中心動土典禮。(圖/桃園市政府提供)

延伸閱讀

遠東集團遭陸重罰!遠東新證實:9成已改善,很多企業都受檢遭罰、納悶為何遭點名

2021-11-22

SOGO案》曾質疑「經濟部是遠東集團開的?」五涉貪立委相挺李恆隆發言全紀錄

2020-08-05

25位立委收了他的政治獻金 解碼徐旭東的政治投資學

2020-07-23

捐政治獻金可省稅金?捐錢挺參選人前 先搞懂這四件事

2018-11-19

台灣政治獻金管最多 各方都為難

2015-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