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對國民黨還有號召力嗎?P.114

我對國民黨還有號召力嗎?P.114

「山中饒俗氣,嶺上祥雲多,豈止自愉悅,與君樂太和」,在台中大坑東山樂園郊外一處別墅型的社區,社區廣告及路碑上由林洋港題字寫著「原村」,這裡是林洋港的女婿陳開南的祥開建設所興建的別墅型住宅,而「阿港伯」就住在山頂上最高那一戶。從競選總統失利之後,林洋港就隱居山中,過著與世無爭、含飴弄孫的生活。

這一次,如果不是陳履安重回國民黨,讓很多人聯想到許多「黨國老臣」的動向,大概很少人還會想到當年戴著斗笠和民眾打成一片的「阿港伯」。


李登輝對我「從重」量刑


由於南投老家經過九二一地震,目前仍在等待重建,這兩年林洋港只好搬進女婿蓋的別墅。社區平常來往的人不多,除了一些以前省府時代的老朋友之外,也很少有訪客。最近,因為在電視露臉,昔日省府委員章博隆還特地從台東來探視,問候的電話也一通接一通,與世隔絕多年的林洋港,似乎又恢復了昔日的「民氣」。

其實,已經七十四歲的林洋港自己也很清楚,以他現在的生活,回不回國民黨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意義,甚至如果真的重返國民黨,反而會成為國民黨改造的沉重包袱。以下為專訪摘要:

問:你認為當時是李登輝主導,才會撤銷你的黨籍?

答:依照中國國民黨的黨章規定,為他黨候選人站台的處分可輕可重,輕者停止黨權六個月至一年,但他(李登輝)卻從重撤銷我們兩人的黨籍,因為李登輝當時已經知道我有意要競選總統,其實當時李總統公開講過,他那一任作完,就要和副總統李元簇一起下來,他要去當傳教士,我才準備競選,後來他的心意變了,還是決定再選一任,就順勢假借我們替新黨站台的事件,撤銷了我們的黨籍,把我們逐出國民黨之外,以免有人和他一起競爭黨內提名。


國民黨太無情


我就是這樣被逐出國民黨的,這和陳履安主動離開國民黨完全不同,不過國民黨一向如此,雲林縣長張榮味當時就是因為脫黨參選而被開除黨籍,這個狀況比撤銷黨籍更嚴重,可是,他選上縣長之後,連蕭配競選總統的時候需要他幫忙,就立刻恢復他的黨籍,可是對郝先生和我,六年來不聞不問,這樣的處理「公平」嗎?

問:你認為國民黨對黨員的處理都如此現實,對他們選舉有利的事才做?

答:是呀!我心裡很不平,對我和郝先生,他們的對待就那麼冷淡,我替他們新黨立委助講時都公開講過,表示立委選舉與縣市長不同,並不是支持國民黨的候選人,其他人就受到排擠,即使因為助講而發生效果,其他候選人也還有機會。

這些從國民黨出去的人,主要是對黨的領導作風、具體運作不滿,基於年輕人的正義感才離開國民黨,立委選出來之後在立法院的運作,國、新兩黨如果能攜手合作絕對過半數,因此我呼籲國民黨不要把新黨當敵人,彼此應該像兄弟一般合作。今天國民黨黨員辦理重登記,依據國民黨黨章紀律有關的條文,我和郝柏村已經失去黨籍,因此,我們並沒有身分和資格辦理黨員重登記。


有沒有黨籍對行為與思想沒有任何改變


問:陳履安是主動繳出黨證離開國民黨,也已經重登記回到國民黨;假如國民黨主動詢問你們是否有意回到國民黨,你會有興趣回去嗎?

答:我不能代表郝先生的意見,我個人回去的可能性,必須要視國民黨的誠意,也就是它必須主動撤銷六年前對我的撤銷黨籍處分,要我去「填表」或「申請」,我是絕對不做的。

問:可是,你已經離開政壇這麼久,現在還會在乎自己是不是國民黨員嗎?

答:形式上,它撤銷我的黨籍,我早已經不是國民黨員,但是心理上,我始終都是國父思想的信徒,有沒有黨籍,對我的行為、思想沒有任何改變。形式上的「黨籍」對我而言沒有太大的意義。

問:假如黨中央為了號召更多人回到國民黨,也「真的」很主動、很誠意撤銷了六年前對你的處分,你會真的回去辦理重登記嗎?

答:這個手續是第一個條件,第二個條件是當今的國民黨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方向,希望把國家帶到什麼樣的境地,和中國大陸保持和平合作的關係,這是台灣安全進步的最基本條件。如果這些都做不到,我回國民黨也沒有意義。

問:可是國民黨現在是在野黨,國家安全、大陸政策是執政的民進黨該去傷腦筋的事,國民黨的角色相當有限,為何會成為你回國民黨的條件之一?

答:國民黨作為在野黨同樣必須提出具體的主張,執政黨是否採納?立法院是否能通過?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它一定要有具體主張,不要再像過去一樣,把黨當作個人鞏固權位的工具。


希望可以親眼目睹兩岸統一


問:我認為這是你對國民黨的期許,這和你是否回到國民黨、是否再擁有國民黨籍似乎是兩回事?

答:今天你想了解的不是我回不回國民黨的事嗎?我的觀點就是它必須滿足我上面兩個條件,我再考慮。

問:可是,這似乎也顯示出希望國民黨更好比你回不回國民黨更重要?

答:我今年七十四歲了,即使回復國民黨籍,難道我會有什麼野心和企圖嗎?現在我平平靜靜地過著退休的生活,回不回國民黨對我來說並不重要,同時,我也知道自己的分量,我一個人重新回國民黨,又能號召多少黨員共同響應,這個可能性、影響力可以說很小很小。

問:你離開國民黨到選後比較多的活動是?

答:我的餘年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希望兩岸關係可以改善,最後能達到和平統一,就很有意義了。所以我就組成中華台海兩岸和平發展促進會,主要是出版︽兩岸雙贏︾雜誌,這幾年去了七次大陸,以前,我一直主張不可獨、不急統,但是,一味保持現狀,對和平統一的協商、談判越來越不利,我早就主張大三通。

通商、通郵是早已經開始的事,至於遲遲不肯通航,每年從香港、澳門轉機的數量,學者統計,光機票每人每趟就浪費一萬多元,依保守估計每年至少一百五十萬人次,就浪費一百五十億元,另外像時間上的浪費更難以計算。

我認為中國大陸和台灣是同一個國家,將來勢必邁向統一,因此,我花了許多時間參觀學習。這段時間包括江澤民、錢其琛、國台辦主任陳雲林、各省縣市的首長都對我相當禮遇。當然,和這些人見面,最重要的議題就是兩岸的統一絕對不能訴諸武力。


新政府改善兩岸關係沒有方向感


其次是考慮台灣內部絕不同於港澳,我建議將來統一國號稱中國,但是台灣的定位如何?要給台灣完全自治的地位,保有自己的軍隊、出入境管制、行政司法權,大陸保證不會向台灣收稅,也不會派人監督「台人治台」。

由於台灣和港澳、少數民族不同,可是他們擔心新疆、西藏等地區也提出與台灣一樣的要求。國共內戰以後國民黨敗退到台灣,和西藏、新疆完全不同,只要不宣布台獨分離路線,其他的任何議題都可以談。

問:新政府執政七個多月,你有何具體建議?

答:我認為新政府對如何改善兩岸關係,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連總統都不說「我是中國人」、「我是華人」,尤其九二年的共識都很難接受,在這種大前提下,如何叫台灣的明星企業家「根留台灣」,就連外資都不敢進來,行政院有關部會對財經問題的說法不一致,大家如何能放心。

我建議新政府應該盡速解決這些基本問題,兩岸關係盡速改善,建立對等關係,尤其島內必須建立共識,例如,既有國統會,又成立一個同為諮詢性質、以李遠哲為主導的跨黨派小組,為何不把它們合併變成和平統一促進小組,這些問題,新政府應該深思。

延伸閱讀

大數據教你如何撐起自己與家人的生活

2017-04-25

培養孩子「帶著走」的能力

2013-11-14

小心!藍色流感

2012-08-30

家長到宿舍擦地板...「台灣媽寶家長現形記」爆世代新危機!

2018-06-21

為什麼要我當醫師?考進台大醫科憂鬱又自卑…絕望時媽媽說了「這句話」,她才決定接受它

2021-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