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難題》只靠控制成本 不是長久之計 沉痾堆疊 改革卻總七折八扣 健保財務危機25年沉浮史

難題》只靠控制成本  不是長久之計 沉痾堆疊  改革卻總七折八扣 健保財務危機25年沉浮史
25年來,全民健保屢次出現財務危機,但只要政府拋出調整保費構想,總會引起社會強烈反彈。

鄭閔聲

保險稅務

UDN.COM

1242期

2020-10-07 10:39

健保若一再地緊縮,醫院也會相對跟著緊縮,整體而言絕對會壓縮醫療品質。」中央健保局(現為健保署)首任總經理葉金川2002年的這段評論,在18年後的今天仍毫無違和感,畢竟全民健保開辦25年來,多數時間都面臨財務困境,也因此不斷面臨「改革」壓力。

2000年3月,健保剛滿5周歲,衛生署(現衛福部)公開承認,健保自1998年3月起支出已大於收入,且財務缺口以每月20億元規模擴大。衛生署在新聞稿中指出:「健保醫療費用成長率高出保費收入成長率甚多⋯⋯,健保局雖加強各項抑制浪費措施,但收支失衡是不爭的事實。」

 

「使用者付費」屢遭推翻 20年前的紅字  至今多未改善

 

當時台灣剛完成第一次政黨輪替,就任後立刻得接下健保財務危機燙手山芋的新政府,火速宣布由民間專家成立「全民健保體檢小組」,作為政府擬定健保政策的諮詢單位。

 

體檢小組經歷7個月討論,於隔年2月底發表的報告中點出多項問題,例如,「論量計酬為主的支付制度」促使醫療提供者增加服務量,使民眾就醫次數增加,建議應納入「依品質成本訂定的支付標準」。

 

在需求端,則因「民眾認為多看醫師、多吃有助身體健康」,「而部分醫師未導正觀念」,導致就醫次數增加及醫療費用快速成長。至於財務面,則有保險費基不健全的缺點。

 

如果2020年再替健保進行一次健檢,上述診斷結果,多數依舊會出現在檢驗報告上。

 

健保20年如一日的「病因」,不能全怪主管機關消極不作為,而是部分健保制度初衷、以及衛生署與健保局推出的多項改革構想,皆因政府不敢忤逆「民意」,而無法付諸實現。其中,「使用者付費」的概念,更是不斷遭到推翻。

 

隨收支連動的保險費率,是使用者付費的重要環節。1994年通過的《全民健康保險法》明白寫著:「保險費率,由保險人至少每2年精算1次,每次精算25年。」一旦精算費率前5年平均值與當年度保險費率相差幅度超過正負5%,或保險安全準備金不足,主管機關即可擬定調整費率,送行政院核定。


 

健保財務自從1998年起入不敷出,早已符合當時的調整費率條件,行政院卻一直拖到2002年9月才將保險費率由開辦時的4.25%小漲為4.55%,並同步調高就醫、和超過100元以上檢驗檢查的部分負擔。

 

「健保雙漲」果然引發勞工團體示威遊行,時任衛生署長李明亮也因此下台。當時民間反對的理由和今天類似:先解決地方政府欠費、醫療浪費、藥價黑洞,再來調漲健保費。

延伸閱讀

薄冰上的台灣之光!一窺「健保」背後3大危機:我們該做的,不能只有調漲保費

2020-10-07

勞健保雙漲 企業估成本增逾300億

2020-10-04

陳時中表態漲健保決心!三度呼籲「沒投資就沒健康」

2020-10-03

健保財源為何連年虧損?3面向解析問題癥結 調漲保費是唯一解方?

2020-09-26

健保費要漲了?「安全準備金」明年底恐不足…11月將討論健保費調漲

2020-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