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要讓全民領得久 政府必做的四件事

要讓全民領得久 政府必做的四件事
注重數據的德國,維持OECD最高的基金提存比率,透明公開的數據和政府不斷調整給付及保費,才是永續的根本。

楊卓翰、李昭安

焦點新聞

攝影/吳東岳

1048期

2017-01-19 09:44

當萬眾矚目的年金改革走到最關鍵的階段,除了改善眼前的破產危機,政府更應該趁此機會,建立起更完善的年金制度,終結年金帶來的社會紛擾。

國是會議將是一場硬仗,在「多繳、少領、晚退」的改革主旋律下,如何讓各職業、各階層人士接受,並讓年金短期內不破產,是能否及格的關鍵。但是年金改革若要成功,絕不只有這個層面,若要讓年金真正做到永續經營,讓每位國民安心,以下四件事,政府絕對不能漏掉!

 

主張1 台灣年金要透明》每年應公布「財務溫度計」


為什麼台灣的年金,非得等到基金即將破產之際才急著改革?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台灣的年金資訊不夠透明,單純仰賴像「年金改革委員會」或是「年金改革小組」這樣的任務性單位,無法定期揭露、預警年金的財務狀況。

金管會前主委、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系教授王儷玲就指出,許多國家都有專責精算年金的政府單位。

王儷玲舉例,例如英國的精算部(Government Actuary's Department),是獨立於退休基金運作管理的編制,每年會進行最適費率與給付額的精算,並且每年揭露基金的「財務溫度計」。這個溫度計,就是年金的基金積存率(Funding Ratio,又稱提存覆蓋率、已提撥比率),分母為應計負債,分子則是已提存的基金資產。也就是說,提存比率愈高,代表基金的資產相對於負債愈健全。

當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年金基金積存率,多半都維持在八○%上下,根據台灣每三年才公布一次的精算報告,各基金的基金積存率,公務員退撫二八%、教育人員二○%;勞保基金僅六.七%。(見P.73表格)

為什麼差距這麼大?以美國精算部(Office of the Chief Actuary)所設定的財務目標為「七十五年不破產」,若無法達成時,便會提出相關報告給國會進行法律修正。

 

除了可讓政府及早規畫,清楚的數字攤在人民眼前,更減少了誤解和質疑。

 

主張2 讓財務自動調整》用數字導航、減少人為操弄


此外,諸如瑞典等國家的年金,也有「自動調整機制」,透過人口結構的變化、薪資及物價等數據,每年自動調整費率、給付率、薪資投保上限等。這類機制就像現在已成為新車標準配備的自動煞車系統一樣,用數字導航,減少人為操弄。

年金改革委員會委員、民進黨立委王榮璋就說:「我很期待在法律中建立授權連動機制,並有專責單位監控年金相關變數,未來就可依據人口變化、勞動力增減、重大政策等參數,估算及調整費率、給付率、所得替代率等。」換言之,在自動調整的機制下,政府勢必要針對各種計算結果,立即採取因應動作。

例如,在本次政府提出的年金改革方向中,勞保年金的年資給付率維持現制一.五五%,但若改革實施後發現未來三十年財務仍有危機,就應思考進一步將給付率調降至當初國民黨提出的一.三%改革版本;或以每年的平均薪資自動調節,超過平均薪資的部分,改以一.三%給付,低於則維持一.五五%,藉此兼顧永續與公平。

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林萬億認為,這次年金改革精神是漸進式改革,要先把制度拉回正常結構,但也不排除下階段修法時,設定「指數化」的參數。他說:「包括是否設定投保薪資上限、調整年資給付率的累進與累退、保費與提撥分攤比等,都可以在未來幾年討論。」

事實上,就算無法在本次修法中確定施行時間,立法者也能設「日出條款」,例如二○二○年時,讓這樣的智慧型裝置上路,才能避免累積到最後,一刀砍到位的痛苦過程。

 

主張3 基金績效要賺錢》讓專業經理人操盤、獨立管理


這次年金改革,多著重在支出與收入的「節流」,但各類基金的「開源」──操作績效提升,一直都是眾所期待、卻無法實現的改革之一。

究竟為何操作績效這麼難改善?「因為這是組織架構的問題。」淡江大學保險系副教授郝充仁說。「美國加州公務員退休金制度、澳洲及加拿大的基金管理,都是用民間公司組織或特定法人組織做處理;但我們是公務員在管理基金,績效自然有差。」

「以台灣公家機關的薪水,很難雇用到有能力操盤的團隊人才,而公務員實在沒有能力操作。」管理過退撫基金的銓敘部前部長朱武獻,曾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

朱武獻提倡學習美國等先進國家的制度,讓退休基金走向「行政法人」化。也就是讓管理基金的單位,成為一個獨立的行政機關,受政府監督;但用人、薪酬等規定,不會被公務員規定綁住,基金管理人的任用與待遇應更彈性。


在年金改革辦公室的規畫中也提到:「投資範圍應以獲利和風險高低為評估依據,基金操作完全獨立,行政與立法部門退位為監督者。」言下之意,就是讓退休基金放手投資,不要再綁手綁腳。

 

主張4 年輕世代要配套》改革低薪,才能留住人才


在這次年金改革「多繳、少領、晚退」的主軸下,不論是年輕勞工或公務員,因為須再繳半輩子的保費,所受衝擊勢必比屆退人士更大。

「我擔心雇主會把提高費率的成本轉嫁在年輕員工薪資上,反而讓低薪的問題更嚴重。」看到勞保費率可能會調高到一八%,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憂心地說。

 

除了年金負擔更沉重,台灣年輕人也面臨實質薪資停滯、所得稅率比鄰近其他亞洲國家高。當年輕人機會變少、人才外流嚴重,政府以「領得到」為出發點進行改革時,也必須針對年輕人困境有整體思惟。

 

「年金改革不僅要讓老人有所依靠,更牽涉到下一代年輕人薪資、企業競爭力與國家經濟成長。」王儷玲說:「政府必須開始建立正確制度,並提出短、中、長期的改革計畫。年金改革,其實是築夢計畫,我們要為下一代築夢,讓他們願意留在這塊土地奮鬥,這才是改革的用意!」

延伸閱讀

世代切割、少領多繳的難題怎麼解?

2016-09-01

空轉兩年 年金改革不能再等了!

2015-01-08

勞工要領100元,政府手上只有7元 6年內恐破產的勞保將成小英總統最難任務

2020-05-20

勞保年金制度七年原地打轉後 蔡政府應藉高民意「有感改革」

2020-05-20

勞工要領100元,政府手上只有7元 6年內恐破產的勞保將成小英總統最難任務

2020-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