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南韓國民的驕傲 P.44

南韓國民的驕傲 P.44

南韓三星日前發出豪語,目標是在公元二○○五年,要成為全世界最好的品牌之一,並與日本的新力( SONY )競爭。一向就具備旺盛企圖心的三星,不僅已在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 DRAM )及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 TFT LCD )等產品線,占到世界第一的寶座,未來目標將是層次更高的品牌爭奪戰。

三星是目前南韓企業中最具競爭力的集團,也是在全球產業競爭中,讓南韓企業能夠占有一席之地的要角,三星之於南韓的地位,就有如飛利浦對荷蘭、諾基亞對芬蘭,或是西門子對德國。在資訊產品無遠弗屆的地球村中,企業競爭力就有如國力的延伸,三星已是南韓國民的驕傲。


三星落實研發技術精神

三星是如何達到這些成就的?成功的祕訣又在哪裡?

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認為,三星相當重視研發,早在十幾年前,他與聯電的很多主管應邀去參觀三星電子,在三星電子研究所的大門,看到由創辦人手寫的﹁無限探求﹂四個字,當時的震撼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三星因為落實對技術研發無限探求的精神, 因此在 DRAM 及 LCD 等行業的基礎打得比任何企業都要深,即使是第三代行動通訊 CDMA,三星也是全世界發展最快、最積極的。

從南韓來台灣工作多年的趙晚載表示,在南韓幾個電子集團中,三星是最重視研發技術的公司,因此大量從海外延攬技術實力很強的人才回國服務,而且提供很好的薪水和福利,不僅給的薪水是美元,若績效突出時,紅利有時候是薪水的好幾倍。另外,三星提供新加入的員工很多訓練,幾乎在新加入的前一、兩年,員工都沒有被分派到什麼工作, 幾乎都是在做訓練,這與現代、LG 的員工立刻上線做事很不一樣。


公司照顧員工 員工忠誠效命

趙晚載早期服務於三星電子, 後來派到台灣三星電子工作, 負責 DRAM 及 TFTLCD 的業務,後來因為他的績效突出,而且國語也講得很好,因此被台灣本地的DRAM 模組業者勤茂科技網羅,雖然已離開三星電子,他依然對三星念念不忘。

另外,三星對員工的照顧也相當周到,集團旗下擁有醫院、學校,三星的員工及子弟都可以用很低的費用使用這些設施及服務,另外在三星服務的員工,例如由副理升為經理時,或是夫妻的結婚紀念日,主管都會邀請這些員工的另一半及家人一起用餐,增加員工及家人的向心力。

趙晚載說,這些照顧及安排,讓很多三星員工的家人,都很直接地感覺三星是一家很好的公司,自己的親人能夠在裡面工作,不管是自己或家人都是很榮耀的事,員工也會對公司更加忠誠,更加拚命效力。


行銷業務搭配靈活彈性

在景氣好時,三星曾要求員工早上七點上班,四點就下班,而且非常貫徹命令,人事部門的主管還會打電話來查。一位從台灣到南韓出差的員工說,﹁南韓比台灣早一個小時,因此變成台灣的六點上班,每次和總部有約,早上五點就要起床,痛苦得要命。﹂不過,這種安排不僅可以避開交通尖峰時段,也可以讓員工更有效率地工作,當然,四點以後,員工還可以去受訓或學習其他新事物。

除了員工向心力特別強外,三星在行銷及業務的搭配也相當靈活有彈性,完全沒有日本大財團決策速度緩慢的缺點。 一位參與一九九五年三星 LCD 產品切入台灣市場的主管表示, 三星在一九九○年宣布投資 LCD 產業,一九九五年正式將產品切入市場,為了達成市占率第一名的目標,與當時三星銷售量已經相當大的DRAM 共同搭配切入市場。

﹁一九九四年一片 LCD 售價一千美元,隔年初降到八百美元, 當時總部向我們下達指令,年底前要把日本廠商擠下來,成為台灣市場第一名。後來,我們讓客戶買一片 LCD 就搭送十顆 DRAM, 那時正值 DRAM 行情好, 客戶每多拿一顆DRAM 就現賺五美元,因為和飆漲的黑市行情有很大的價差。﹂

同時, 三星也祭出降價政策, 一片 LCD 每個月降五十美元, 從年初至年底,LCD 售價從八百美元降到三百五十美元,結果, ﹁那年年底, 三星以一個 LCD新兵,竟搶下台灣三成的市占率,我們很高興地打了一個報告給在南韓總部的老闆,我們已是台灣 No.1!﹂


DRAM 及 LCD 都搶下全球第一

不僅第一年就搶下台灣第一,一九九九年,三星在世界各地都打敗日商,成為全球 LCD 業的霸主。 從正式切入市場到全球第一,三星只花了四年,這個成績與八○年代中期切入 DRAM 產業,九○年代就躋身全球盟主的紀錄相較起來,三星對每一個目標,果然都是﹁說到做到、絕不含糊﹂。

另外,亞洲國家一向忽略行銷策略,三星卻是特別重視。三星的行銷人員相當多,在組織結構上也凌駕在第一線的業務人員,在景氣好的時候,行銷人員甚至決定如何分配數量及訂價格。行銷人員為了觀察市場趨勢,必須經常到各地與第一線客戶接觸,並回報總部做最後的決定,由於行銷人員經常能夠正確掌握市場的脈動,不論漲價或跌價,都是市場上判斷多空的指標。

三星給員工的壓力相當大,因此高階主管替換的速度很快,只要做不好就會被換掉,即使是職位很高的副總或總經理都一樣,一位曾在南韓與日本半導體業服務多年的人士認為,﹁三星的組織比日商大財團還要扁平,決策也比較彈性靈活,但是員工又很服從,如果達不到目標,主管說換就換,絕沒有第二句話。﹂

三星在資訊產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對台灣同業的競爭壓力也無時不在,目前可以肯定的是, 台灣 DRAM 產業已遠遠落在三星之後,至於台灣新興的 LCD 產業,由於合併效益的出現,或許還有一拚的機會,不過,在可預見的將來,南韓仍然會舉全國之力,全心發展三星,三星肯定還會是南韓企業中最亮眼的一顆明星。

延伸閱讀

說走就走!新竹一日 生態小旅行

2020-06-23

「我要一路玩到不能動為止!」愛上日本登山、自駕遊,登山達人林宗聖玩出快樂第二人生

2020-02-21

台灣星展老總林鑫川 藉登山沉澱心靈 要從象山晉級攻玉山

2020-02-12

為何大家喜愛親子露營

2017-03-30

媽媽賣車、抵押房,連退休金都給愛賭的舅舅還債...面對「親人的考驗」守護財務界線5秘訣

2022-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