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股創高、崩跌、V轉後 席勒憂疫情再爆悲觀潮

美股創高、崩跌、V轉後 席勒憂疫情再爆悲觀潮

陳怡芬

國際總經

shutterstock

1230期

2020-07-15 12:13

羅勃.席勒(Robert Shiller)最近又開始頻繁受到各界邀訪,這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專長是「行為經濟學」;疫情走到今天,股市的極熱與經濟的極冷,背後確實反映出投資者行為的脫離常態,需要這位曾經預言網通泡沫、金融海嘯的行為經濟大師,給個答案或解釋。

「事實上,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大爆發時,造成上百萬人死亡,但美國股市也不過只是溫和下跌罷了。」七月九日,席勒在一場資產管理業者舉辦的線上論壇中,試著回答所有投資機構近來深切思索的大哉問。他以二十世紀初的那一場世紀瘟疫,開始揣想投資者不畏經濟寒冬蜂擁買股的原因,從中,也能推敲這樣的樂觀行為,可能會在何時瞬間扭轉。

 

拿西班牙流感做例 想像夠具體  才會引發恐慌

 

回到一九一八年,當時除了西班牙流感爆發,還有另外一件國際大事,「美國剛打贏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瘟疫在大戰結束後發生,但大眾和媒體最關注的是『勝利的故事』,瘟疫很嚴重,只是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對比今日「怪象」,席勒認為,百年前後的民眾行為,其實異曲同工。

 

「當夾在兩種相互背反的故事之間,人們傾向於解讀『比較能具體想像』的故事,進而採取行動。」這是他的研究心得。對應到百年後的今天,席勒把今年以來的美國股市分為三個階段。

 

首先,一月三十日到二月十九日,中國已經傳出疫情,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宣布「新型冠狀病毒是全球緊急公衛事件」,美股在此期間卻仍上漲三%,標普五○○指數甚至在二月十九日創下歷史新高。席勒解讀,這是因為當時投資者對疫情事件的可能衝擊全無想像,「百年前的疫情不在記憶範圍內,而且,直到二月十一日,新冠病毒還沒有『COVID-19』這個正式名稱,無法讓民眾聚焦討論。」

 

二月十九日到三月二十三日是第二階段,美股崩跌。這段期間,疫情加速擴散,中國以外的地區開始傳出染疫死亡案例,「一些荒謬情節也開始讓人們對疫情的想像更具體,例如……,香港民眾搶衛生紙的新聞畫面。」席勒觀察,網路搜尋「流行疾病」(pandemic)關鍵字的頻率在三月中旬攀上高峰,「人們試著搞懂這個新事件的影響,但又無法充分掌握,結果就是極度恐慌。」

 

三月二十三日,美國聯準會此前已將利率水準降至零,政府提出一籮筐的救市方案,美股進入席勒眼中的第三階段,也就是直至今日的V型反轉。「至此,人們找到新的、熟悉的、可具體想像的故事,就是『聯準會救市對股市的激勵效應』。」席勒表示,疫情的衝擊始終是未知數,但所有人都記得,當聯準會在二○○八年金融海嘯後緊急降息、量化寬鬆,接下來股市幾乎一路走強。

延伸閱讀

數位力決勝 台灣靠「後勤支援」扮要角

2020-07-15

不錯過這波強漲大戲 台股贏家教你高檔煉金

2020-07-15

台股大投機時代揭幕!資金瘋狗浪暗藏危機?專家:觀察「這些指標」 可讓你早一步清醒

2020-07-15

美股有撐?兩張圖表帶你看懂美國市場信心狀況

2020-07-15

投資人應居高思危?美股標普500指數Q2反彈近20% 「這3件事」將左右後續走勢

2020-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