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窮政府」還要減稅?看懂財政赤字的邏輯

「窮政府」還要減稅?看懂財政赤字的邏輯

陳志武

國際總經

Anatolii Mazhora

2020-10-27 16:23

在已經負債累累的情況下,「窮政府」不但不加稅,反而減稅,借更多的債,這又是怎麼回事?

美國這些年每年都有財政赤字,政府入不敷出,而且到二○一六年底,聯邦政府負債餘額為二二.八兆美元,是美國GDP的一倍多。可是,從雷根、老布希、小布希到川普,只要是共和黨的人,從總統選舉期到實際成為總統後,都聲稱要減稅,而且他們當上總統後真的經常減稅,而不是增稅以減少政府負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政府已經很窮了,居然還要減稅,這到底是因為他們不負責任,還是背後有站得住腳的邏輯支撐?

 

政府之所以需要借債,是因為西方國家的徵稅能力從古希臘、古羅馬時期就受到約束。到了今天,大多數國家都有完善的徵稅體系,特別是歐美已開發國家,徵稅權力和能力不是問題。班傑明.富蘭克林曾經說過:「世界上只有兩件事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稅收和死亡。」這說明當代政府的徵稅權已今非昔比。那麼,既然現代國家的徵稅權不是問題,在面對財政需求時還需要像中世紀那樣透過國債融資嗎?在已經負債累累的情況下,「窮政府」不但不加稅,反而減稅,借更多的債,這又是怎麼回事?

 

政府開支與融資選擇

 

其實,如果我們把國家看成一間公司,那麼,窮政府還要減稅的邏輯就很好理解了。國家作為一個公司,主要支出是提供公共服務,包括國防安全、社會秩序、環境保護、衛生健康等,也可以是政府投資,政府的公共服務和投資所帶來的回報,既有顯性的短期收益,也有無形的長久回報。而政府的收入除了部分投資收益和服務收費外,最主要的就是稅收收入,還有就是借債所得。

 

首先,如果政府開支不能帶來回報,那麼,不管政府有財政盈餘還是赤字累累,也不管是透過徵稅還是透過借債融資,這些開支都是不應該的。而如果政府提供服務或者投資能夠帶來回報,這個回報也不能太低。假如支出的報酬率低於政府借債的利率成本,那麼,這種開支也是不應該的。這就好比你借錢來進行投資,最後的投資收益比你付出去的利息還少,不管是借錢還是用自己口袋裡的錢,當然都不應該做這筆生意。

 

不過,假如一個投資項目能帶來高報酬,而且是遠高於借債利率的回報,像是保衛國家的戰爭。戰爭如果不投入資金,就會失去江山,但如果打贏了,就能長久保住江山,這種開支的回報顯然很高。那麼,此時政府到底該選擇借債融資,還是加稅融資呢?

 

答案取決於政府融資成本與民間投資報酬率之間的差別。道理在於,政府借錢的利率成本比其他債務主體都低,比如,今天美國政府借三十年債只要付二.六%的年息,而信用評等最高的公司也要付四.三%的年息才能借到三十年的債,一般公司的利息成本就更高,普通家庭的債務利率也很高。所以,如果整個社會需要負債很多,那麼,就不如由聯邦政府負債,因為政府的借債成本最低。當然,前提是民間的投資機會、投資回報要足夠高,特別是要比政府的投資回報高,否則,政府不僅不應該有赤字,而且還應該透過加稅償還掉一些國債。

 

減稅賺更多的邏輯

 

舉一個例子,假如政府現在有一個項目(可以是民生項目,也可以是投資項目),項目預期報酬率為五%,需要一百億美元的前期投資。這些錢可以向社會各企業徵稅而得,也可以按二.六%的年利率從金融市場借。那麼,政府該選擇哪個方案呢?以下我們來分析一下。

 

假如政府自己借債融資,等於把一百億美元留在企業手中,由企業自行投資。不妨假設企業的投資報酬率為一○%,企業所得稅稅率為二○%。那麼,一年後這些企業投資的利潤為十億美元,其中二億美元是交給政府的稅。企業用剩下的八億美元利潤加上原先的一百億美元,一共為一百零八億美元,第二年再投資,由此在第二年獲得利潤回報十.八億美元,給政府交稅二.一六億美元;到第三年,企業繼續把累計留下的稅後利潤再投資,年復一年。這樣一來,就為政府帶來無限期的稅收流,而且這部分額外稅收按每年八%的速度成長。考慮到政府的貼現率或說融資成本為二.六%,這個每年增速八%的無限稅收流的貼現值為無窮大。也就是說,政府自己借錢花,把那一百億美元留給民間企業,最後會換來價值無窮大的未來稅收流。而且,不管國家現在是否有赤字和很高的負債,這個結論都成立。

 

大家可能會問,上面的例子是假定政府公債利率不變,民間投資報酬率也不變。在現實中,不僅公債利率會變,民間投資報酬率也不斷變化,那結論還成立嗎?

 

其實,基本道理是不受影響的,這裡的邏輯其實很簡單。如果你的朋友很會賺錢,而你借錢的利率又很低,那你當然是借錢來讓你朋友去賺錢,然後分享他的收益。對應政府的融資決策就是,如果民間投資報酬率高,政府就應該藏富於民,讓社會上的企業去賺錢。當下的財政開支先透過借債來解決,今後再透過企業所得稅來彌補,這就能實現雙贏。在民間投資報酬率高時,哪怕政府已經負債累累,也應該減稅,讓企業留下更多利潤去投資創業,這就發揮了放水養魚、借雞生蛋的作用。反過來,如果此時政府還徵收重稅的話,就無異於殺雞取卵了。

 

政府當下的減稅措施,會讓自己在未來獲得更多的稅收流的這個結論,當然有一個核心前提,就是民間投資報酬率要始終超出政府公債利率至少一.二五倍(這裡假定企業所得稅率為二○%)。也就是說,如果民間投資回報很低甚至沒有回報,那麼,政府就應該減少開支並加稅還債,或者如果政府開支回報比較高的話,應該透過徵稅為新項目融資,而不是借新債。當然,由於公債利率在大多數時候是最低的,民間投資報酬率一般都會高於公債利率,尤其是在經濟發展速度比較高的時期。因此,多數時候政府應該透過借債融資,少徵稅甚至減稅,把民間收入留在民間。

 

這就是這麼多年來,美國政府即使窮也要減稅的道理。二○一六年美國聯邦政府債務餘額二二.八兆美元,而美國GDP不到十九兆美元,政府的確是負債累累。即使如此,川普總統還是繼續減稅。現在大家應該明白,美國政府之所以這麼熱衷於負債,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美國企業的創新能力、競爭優勢和獲利能力,讓它們有很好的發展前景,讓民間投資報酬率高於國債利率很多,透過減稅以藏富於民更符合美國政府的長久利益。企業富、民間富,國家最終才能富強。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受用一生的耶魯金融投資課》

 

延伸閱讀

換腦賺錢的年代

2016-05-26

減稅方案 歐巴馬喊安可?

2010-08-12

美大選牛肉吃不到?

2008-08-14

川普送錢稅改 是禮物還是災難?

2017-10-12

川普減稅 ——帶出美國新榮景

2017-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