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毛澤東電子復活記

毛澤東電子復活記

范疇

名人專欄

1246期

2020-11-04 14:09

貨幣數位化不是問題,但若結合上積分制,人民幣數位化問題很大。
毛澤東的人民公社變相復興,人民的言行思想皆可化約為數字,可調可控,亦可抹平。

如何理解數位人民幣的經濟意義和政治意義?容我繞個彎說。

 

毛澤東的人民公社制度下,沒有私產、沒有貨幣,一切生產都是計畫的,一切物資都是分配的。西方市場經濟中那隻著名的「看不見的手」,在計畫經濟中變成了一隻「看得見的腳」——只要踢過來,你就得服從。

 

人民公社的理想是:人人平等,按勞分配,多勞多得。因為不是市場自由經濟,不需要貨幣,勞動所得稱為「工分」,也就是工作積分的意思。但工分只是一個數字,不能拿來當飯吃,也不能當貨幣來買東西,工人要用它,必須先換成各種生活用品的「票」:做衣服要用布,因此有「布票」;人要吃飯,因此有「糧票」;想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得要「路票」。

 

一度,共產中國各種「票」的總類多達上千種,最奇葩的是上公共廁所都需要糞票。生活票證,一直到一九九三至九四年間才徹底從社會上消失,全面使用人民幣。但人民幣成為生活物資的通用貨幣,並不代表計畫經濟就消失了,如石油、電力、糧食、礦物,還是在計畫體制內,由那隻「看得見的腳」來定價。

 

我第一次進入中國是一九八五年,還是全面票證的時代,在上海市喝一杯咖啡都得要糧票,而且咖啡、牛奶、糖都是分開計價。時光匆匆,來到了二○二○年,中國領先全球,吃喝拉撒睡都進入電子支付,手機一碰,交易完成。

 

紙幣電子化不是問題,一塊錢還是一塊錢。出問題的是支付系統的大數據,和個人行為「積分制度」的大數據整合。在毛澤東的「工分+糧票」時代,再如何酷嚴,終究還只是「認票不認人」,一個謹言慎行的人,埋首過日子的機會還是有的。

延伸閱讀

川普若贏 與「台灣牌」無關

2020-10-21

民進黨沒看到美國經濟痛點

2020-10-07

台灣頑童轉大人的契機

2020-09-23

台灣掉隊了?

2020-09-09

經濟部應該開始算風險帳

202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