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民主:大歷史下的對號入座

民主:大歷史下的對號入座

范疇

國際總經

1250期

2020-12-02 15:03

美國大選投票過後,川普與拜登之爭的風風雨雨,至今仍未平息;這位以精英主義對上平民主義的人物,說穿了,僅是大歷史下一個對號入座的人。

上次專欄提到「精英民主還是平民民主?」中,二者難談本質優劣,只有因地制宜是否過頭的問題。前者過頭,變成建制派當道,新世代力量無法冒頭;後者過頭,變成民粹當道,過往的經驗與智慧變成廢物。這兩種情況都是社會資源配置錯位,經常演化為一方霸凌一方,都屬於文明不成熟的蠢相。

 

人類至今最高智慧結晶之一:憲法治理,就是為了基本矛盾而設的機制。現實上,憲政也有尺寸上的局限,以發源地英國為例,七、八千萬人口、十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憲政機制似乎剛好,但是一旦成為「日不落帝國」,混入殖民體系治理,精英主義與平民主義就無法調和,導致一個坑坑疤疤的世界。

 

美國《憲法》富有彈性方案,各州基本獨立,資源及衝突由州憲自理,需要集中對外的大事,交給聯邦政府;然二○一六年及二○年大選反映的亂象,顯示這套體制歷經兩百餘年都還沒有理順,精英式民主及平民式民主,在權力分布及財產分布上形成兩股極端張力。

 

世上許多人,包括一些連自己定位都沒搞清楚的台灣人,看到美國政治亂象有點樂呵呵,將其視為民主制度與專制制度之間各有優劣的一個明證。短文不容浪費筆墨,只能一句話解決:機票不貴,買一張就能去沒有憲政、沒有選舉的國度過完你的一生,沒人攔著你。

 

美國《憲法》下的政治亂象,我是這樣看的:二○%的亂象根本不能稱為「亂象」,而是為保持憲政彈性而須承擔的動盪,就像為了自由,開車者須承擔車禍風險一樣;其他八○%來自兩百餘年來(尤其二戰後)精英主義走過了頭,霸凌了平民精神。現在,人數占多數的平民開始通過自生組織強力反彈。

延伸閱讀

精英民主還是平民民主?

2020-11-18

毛澤東電子復活記

2020-11-04

川普若贏 與「台灣牌」無關

2020-10-21

民進黨沒看到美國經濟痛點

2020-10-07

台灣頑童轉大人的契機

2020-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