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低生育率的「陷阱」一旦開始發生,就無法逆轉

低生育率的「陷阱」一旦開始發生,就無法逆轉

達瑞爾.布瑞克 &約翰.伊比森

國際總經

達志

無人地球

2021-07-01 16:11

政府的政策,如慷慨的產假及育嬰假、兒童福利等,確實能鼓勵父母生更多孩子。
但這樣的正向拉力不夠大,且極為昂貴的代價也讓政府發現這些政策很難長久推行下去。
無論如何,小家庭同時也與自我賦權有關聯—褪去那層繁衍後代的社會責任,轉而著重在實踐自我敘事—即人生(如同臉書試圖影響我們的)。

當一名女性獲得一份有趣、薪水優渥的工作時,其懷孕的機率將因此減少。生兒育女或許會成為職涯發展的一大絆腳石,即便有最開明的產假與育嬰假政策、即便托兒所隨手就可得,但為了生孩子而離開工作崗位,還是會對女性的職場升遷帶來負面影響。因為學校打電話來說孩子吐了導致你不得不申請早退,可能會讓上司感到不滿;那封說著因為找不到人來顧孩子、導致你必須在家工作的 e-mail,也勢必會引來關切。當然,父親可以、也應該分擔更多責任,但他們通常沒有。研究顯示,沒有孩子的婦女,其收入與男性相當。導致性別工資差距出現的原因,就是生孩子。要想取得理想工作,經常需要接受數年的相關教育,而這經常包括取得第二份學歷或文憑。這樣的教育往往是昂貴的:在美國,十名畢業生之中,就有七名背負債務,而這筆債務的平均數字約莫為二萬九千美元。在找出清償這筆債務的方法以前,誰會生小孩?提高大學學費的其中一項意外副作用,就是導致生育率下滑。

 

在付清這筆學貸後,找到正確的人生伴侶則是另一項問題。在面對此一重大議題的態度上,人們的表現比過去還要謹慎。嬰兒潮的人們,被鼓勵著早點結婚,而這也意味著許多人因而沒能獲得幸福。在過去的世代,人們會忍受一個沒有愛的家,但在一九六九年,加州成為第一個准許無過錯離婚(no-fault divorce)的州,這讓結束婚姻關係變得更簡單。在一九六○年、那個視離婚為一樁醜事的美國社會裡,每一千對夫妻中就有九對離婚(每年);到了一九八○年,離婚率激增到每一千對夫妻中就有二十三對。但接著,此數字開始下滑,而如今的離婚率約為每一千對夫妻中,有十六對離婚。離婚會對孩子造成傷害;而許多經歷或目睹離婚的人,往往會下定決心不要讓下一代嘗到一樣的苦。其中一個選項,就是乾脆不要結婚:自一九七○年以來,結婚率下降了五○%。而另一種方式則是等到伴侶雙方都變得更年長、更成熟,或在經濟上更穩固。在一九六○年,美國女性多在二十歲時結婚,現在則是二十六歲。

 

所有證據都指出,女性生下第一胎的年紀更晚了。如同上述所提,許多國家的女性其生下第一胎的平均年齡為三十歲。現在,四十歲才第一次當產婦的女性數量,比未滿二十歲就生孩子的女性更多。令人驚奇的是,有少數、但正在急遽增加的女性,在其踏入五字頭時生下孩子:在二○一五年的美國,共有七百五十四人,比前一年的六百四十三人、一九九七年的一百四十四人都來得多。由於女性跨入三十歲以後,生育能力會下降,因此等愈久才生下第一個孩子的人,往往生的孩子數量也愈少。女性也明白這點,等到年紀大點再生、同時只生一或兩個孩子的計畫,往往是與丈夫或伴侶共同討論後,一起做出的決定。

 

無法生育的夫妻,有時也會選擇收養孩子。但漸漸地,基於地方性與地緣政治的因素,收養不再是一個解決之道。就單一國家內部情況來看,可認養的嬰兒變得愈來愈少—因為青少年懷孕的情況顯著減少。此外,價值觀也改變了,舉例來說:未婚媽媽再也不用基於壓力,而被迫將孩子送養。這讓收養選擇只剩下海外的孩子。美國人跨國收養的孩童數量,比世界上其他國家跨國收養的總數量還高。而且直到最近,收養嬰兒一直是個持續成長的事業。冷戰的結束,讓父母親有了管道,去接觸那數以萬計的棄兒。在最繁忙的二○○四年,有兩萬兩千九百八十九名來自其他國家的孩童,以被收養者的身分來到美國。而送養孩童的前五名國家分別為:中國(該年共送出了七萬零二十六名嬰兒)、俄羅斯(四萬六千一百一十三)、瓜地馬拉(兩萬九千八百零三)、南韓(兩萬零五十八)和衣索比亞(一萬五千一百三十五)。自此之後,數字開始下滑,且繼續一路下滑。在二○一五年,美國只收養了五千六百四十七名嬰兒,不到十年前的四分之一。當然,原因有很多。

 

由於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關係惡化,導致該國於二○一二年宣布禁止他國收養俄羅斯兒童。而烏克蘭東部發生的戰爭,也讓該區域的孩子們無法被順利地帶到國外。在發生愈來愈多起犯罪事件,購買(或綁架)兒童,再將其販售到易受騙西方人手中後,許多國家也禁止送養兒童的行動。但最大的單一原因,則在於中國。隨著該國的經濟不斷成長,加上一胎化政策的後果開始衝擊每一個家庭,能送養的嬰兒數量自然逐漸縮水。現在,幾乎所有可供收養的中國嬰兒,都是需要非常特殊照顧的孩子。

 

收養數據有時很難取得,因為收養程序主要都是由國家或州政府來處理。但加拿大亞伯達省是相當典型的例子。儘管該省欲領養孩子的申請不斷增加,該省實際成功領養到的孩子數量,卻在二○○八年至二○一五年間,下滑了二五%,且成功領養嬰兒的等待時間,也從十八個月延長至三年。將所有的數據結合在一起,我們就會發現:對避孕措施更了解、明白在沒有可靠的父親下就過早生育孩子所造成的社會與經濟負擔,以及更容易取得的事後避孕藥及墮胎藥,讓未成年媽媽數量下滑。而為了良好教育所必須付出的漫長與高昂成本,也讓女性決定不要在二十歲出頭就生孩子。職業需求、學貸償還、判斷生命中的那個男人是否可以長相廝守的渴望,是愈來愈多女性在二十歲後半仍沒有生孩子的原因。等到所有事情都到位了,人們終於敢、也負擔得起生孩子的成本時,許多女性早已邁入三字頭甚至是四字頭。而毫無意外地,這些女性也往往更傾向於擁有一個小家庭。

 

我們推測,無論你現在年紀多大、是男人或女人、是某人的女兒或兒子、是某人的父親或母親,你都會對上述的內容產生共鳴。這些是你正在努力著,甚至是已經做出的決定。掙扎地付清學貸、掙扎地想要找到一份好工作、努力找到能與你相伴一生的正確對象、思忖現在到底是不是生孩子的正確時間點、思考你們兩人是否能負擔得起第二個孩子,並忍受該決定所造成的後果—這些可能就是你的故事。而你的決定不只會影響到自己的人生,更會影響到所有人。因為事實證明,你的決定再加上數百萬個其他人的決定,將會對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造成影響。

 

就許多層面而言,小家庭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雙親可以用更多的時間與資源,來養育—甚至是寵溺自己的孩子。孩子有更高的機會,成長在有著職業父親與職業母親此種正向榜樣的環境中。而這樣的家庭反映了一個女性在職場與家庭中,能與男性平起平坐—或近似於平起平坐的社會。女性工作者同時還能消弭因為嬰兒數量過少,導致勞動人口短缺的問題。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小家庭就是開明、先進社會的同義詞。

 

但小家庭對經濟的影響是嚴峻的。如同我們討論過的,這會減少購買商品的消費者數量,也會減少納稅者數量去支付社會福利政策所須的稅金,這更會減少年輕、充滿創造力的靈魂。正如同日本高齡化社會成為經濟停滯三十年的原因般,毫無意外地,歐洲的高齡化也將成為該片大陸上,許多國家經濟開始停滯不前的一大因素。生養孩子或缺乏孩子的影響,對一國的經濟而言,絕對是極其深遠的。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無人地球》

延伸閱讀

婚齡越晚,凍卵最安心?

2017-08-10

不能生小孩的職場百態》41歲業務員月賺4萬養一家3口:「第二個小孩」是奢侈品!

2020-05-18

人類過去淘汰機制是由饑荒與瘟疫主宰,但這一次我們決定親手淘汰自己

2021-07-01

此種災難性的現狀,是導致日本經濟停滯不前的原因……

2021-07-01

中國廢除一胎制仍步入高齡化後塵,悲慘的是:日本是先富裕再變老,中國沒這麼幸運

2021-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