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廢除一胎制仍步入高齡化後塵,悲慘的是:日本是先富裕再變老,中國沒這麼幸運

中國廢除一胎制仍步入高齡化後塵,悲慘的是:日本是先富裕再變老,中國沒這麼幸運

達瑞爾.布瑞克 &約翰.伊比森

國際總經

達志

無人地球

2021-07-01 16:21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預測,中國人口將在二○三○年左右,攀升到十四億的最高峰,然後逐漸下滑,直到二一○○年約莫超出十億左右—就各層面而言,這是一個多麼驚人的人口流失!

 

身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有大量、廉價的勞動力可隨意使用。許多西方企業正是因為那大量、廉價的勞動力,而將工廠遷移至此,並引發許多認為中國廉價勞工損害美國製造業的批評。

 

這樣的批評或許曾經是對的,如今卻也不復當年。是的,中國的人均GDP僅為美國的三分之一,但生活水準卻出現巨幅的提升,其成長率更是遠超過任何已開發國家。

 

美國經濟學家布蘭科.米蘭諾維奇(Branko Milanović)認為,如今真正的薪資落差已不存在於中國與美國間,而存在於此兩國內的高薪所得者與低薪所得者間。

 

中國的勞動市場正在逐漸萎縮,因為中國人大規模地放棄生孩子這件事。世界上最大的國家,擁有最低的出生率,而這樣的低出生率已經維持了數十年之久。由於中國不接受移民,因此想當然的數學結果告訴我們,其將面臨人口衰退與迅速老化、勞動人口縮水,且社會的依賴性更重。中國正在步上日本的後塵。唯一的差別在於:日本社會是先變富裕,再開始變老。中國則沒有這麼幸運。

 

在近期一趟從深圳(擁有一千兩百萬人、連結著香港與中國內陸的城市)到北京的旅途中,我們對看不到什麼嬰兒的情況感到吃驚。在多數機場中,帶著孩子的父母是相當常見的情景,而安檢區內的嬰兒車更是永恆不變的麻煩(「我從來沒有見過一輛嬰兒推車能在二十分鐘內摺疊好,」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在《型男飛行日誌》〔Up in the Air〕中的角色這樣說道)。但無論是在深圳或北京,你幾乎見不到嬰兒推車,見過的數量用一隻手就足以計算完畢(左手完全派不上用場)。我們真的努力找過了。

 

因出生率已死一事而感到擔憂的中國政府,終於在二○一六年廢除了那可怕的一胎化政策。一胎化政策是理想主義與官僚主義走火入魔的產物。在內戰結束、現代中國創立後,毛澤東鼓勵中國人民生育孩子,以滿足軍事與經濟結合的期待。結果證明,好事太多只會變成壞事。一九五○年代末期,過剩的人口導致了數千萬人死亡的大饑荒。

 

在這場饑荒後,中國政府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並成立了計畫生育委員會。一九七一年,第四個五年計畫啟動後,政府展開了所謂的「晚、稀、少」政策,呼籲人民晚一點結婚、拉長生下一胎的間隔,同時生少一點孩子光這些或許就足以讓生育率掉到替代率的程度。一九七九年,在政府的鼓勵與都市化下,生育率從一九六○年的六.二,下降到二.五(一九六○年代,中國僅有一六%的人口居住在都市。如今,該數字已經成長到五四%。二○五○年更預估會攀升到七六%)。

 

但計畫者就是熱愛計畫。同年,鄧小平頒布了具強制性的一胎化政策,儘管有許多例外(少數民族有豁免權,且在許多情況下,當第一個孩子為女孩時,可以得到生第二個孩子的許可),但根據國家官員的估計,在這項政策於二○一六年被正式廢止前,中國總共阻止了四億名新生兒的誕生。

 

一胎化政策是威權主義最可怕的體現。國家沒有利用激勵的方式(像是透過教育或免費的節育用品),反而採取壓迫手段,讓那些渴望生下第二個或第三個孩子的父母為之心碎,並讓獨生子女只能孤單地長大。如同多數高壓政策,此一政策也弄巧成拙,讓出生率在死亡率開始下降的同時(感謝經濟發展與更好的醫療系統),卻繼續朝著替代率以下貼近。

 

現在,中國人平均壽命為七十六歲,比二○一○年又增加了令人吃驚的十八個月。這也意味著在本世紀內,中國的老年與依賴人口將繼續攀升,出生率卻會繼續下降。到了二○四○年,中國人將有四分之一為老年人口(全球的預估平均值為一四%)。

 

我們必須強調此點:大量人口不代表就有大量的生育人口,尤其在平均年齡偏高時。一九六○年,中國的年齡中位數只有二十一歲;現在,卻是三十八歲;到了二○五○年,更會上升到五十歲。屆時,比起和自己角逐世界強權的美國,中國的年齡中位數將更接近日本(日本為五十三歲,美國為四十二歲)。

 

人口統計學家王豐用一個數字,簡潔地總結了中國的人口困境:一六○。「首先,該國擁有一億六千萬名內部移動者,這些為了追求更好生活的人,提供了經濟蓬勃發展所須的勞動力。第二,有超過一億六千萬名的中國人,年齡在六十歲以上。第三,有超過一億六千萬個中國家庭,僅有一個孩子,這也是我國長達三十年限制夫妻只能生一胎的政策下場。」王豐嚴肅的結論指出,人口下滑與社會高齡化,或許會掀起政治正當性的危機。「在過去三十年間,中國的政治正當性都是建立在快速的經濟成長之上,而後者必須仰賴廉價且出於自願的勞動力。勞動力老化將迫使此經濟模式做出改變,並讓政治統治變得更為艱難。」

 

中國的一胎化政策還有另一項更悲劇的後果:因為針對特定性別而進行的墮胎手術,導致中國失去了大量的女性人口。一胎化政策再加上必須生下男丁以傳承香火的傳統思維,是男女比例失衡的主因。一般而言,每一百零五名男嬰應該對應一百名女嬰。

 

在中國,卻是每一百二十名男嬰對上一百名女嬰。而男女失衡的情況,在中國某些鄉村間更為嚴重。「失蹤」的中國女性數字約介於三千萬至六千萬之間(儘管有些鄉村地區的女性根本沒有報戶口)。倘若有至少三千萬名女性失蹤了,這也意味著至少有三千萬名男性找不到老婆。

 

此外,儘管在中國社會風氣下,女性大多會結婚,但現在有許多女性為了追求個人事業而反抗結婚。這也意味著她們會透過晚婚的方式(倘若最後有結的話),來追求自己在教育與事業上的目標。中國或許很快地,就會出現數百萬名孤單、在性方面受挫的年輕男性,而這對社會安定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中國政府認為,一旦廢除了一胎化政策,很快就會迎來國內的嬰兒潮。但截至目前為止,這樣的嬰兒潮並未發生。如同我們在其他地方所見到的,一旦小家庭成為常態,這樣的常態將會延續數個世代。低生育率陷阱抑制了預期,這點在中國尤其顯著,畢竟政府長久以來不斷宣揚小家庭的好處。此外,輸卵管結紮是中國最受歡迎的節育方法,生育年齡的婦女之中,有整整一半的人表示自己或伴侶有進行結紮。因此,即便潛在父母現在想要再生一個孩子,他們的生理條件也不允許。

 

易索普關於理想家庭規模的調查,也強調了此點。高達九三%的中國受訪者,一致同意最理想的家庭規模,就是擁有兩個以下的孩子。有兩成的受訪者甚至認為只生一個或沒有小孩,是更為理想的狀態。小家庭常態已經深深烙印在中國的文化內,就連離開中國的中國女性,往往也會繼續抱持著這樣的思維。在加拿大的所有移民族群之中,中國女性的生育率是最低的,甚至比本來就已經夠低的土生土長加拿大女性還低。

 

儘管有這麼多壓倒性的證據,指出中國的生育率會繼續維持低水準,聯合國卻預測數字會從二○二○年的一.五,成長到二○五○年的一.七五,再攀升到二一○○年的一.八一。這將讓中國在本世紀末,仍能維持著十億人口的水準。但有鑑於所有證據都指出中國家庭傾向維持現在的小規模,或許我們可以認為沃夫岡.魯茲和其維也納同仁的預測,會更接近現實。

 

考量到中國女性教育程度提高所帶來的影響,他們認為中國生育率在本世紀間,將會維持在一.四至一.五間。假使預測為真,中國的人口將在二一○○年下滑至七億五千四百萬人—比聯合國的預測人口還少上兩億五千萬,也比當前的中國人口少了令人震驚的六億三千萬。

 

在本世紀內,中國就有可能失去近乎一半的人口。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情況,倘若魯茲的快速發展模式或聯合國的低出生率預測成真,中國人口有可能崩解到僅剩六億一千兩百萬至六億四千三百萬。整整七億人,將從地球表面消失。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無人地球》

延伸閱讀

〈陸擬解禁二胎〉不想成為下一個日本 正視勞力短缺 促陸解禁限生

2018-05-22

有孩子,更幸福!今周刊調查:女性生育意願27.3%,「經濟壓力」是最大阻力,逾4成曾因「房事」卻步

2021-04-14

人類過去淘汰機制是由饑荒與瘟疫主宰,但這一次我們決定親手淘汰自己

2021-07-01

此種災難性的現狀,是導致日本經濟停滯不前的原因……

2021-07-01

低生育率的「陷阱」一旦開始發生,就無法逆轉

2021-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