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揭祕!泳協許家班的獨門「賺錢術」

揭祕!泳協許家班的獨門「賺錢術」
「許家班」把持泳協23年,現任理事長許東雄(右)生財有道,從選手、裁判到教練,都是他的金雞母。(圖片翻攝自網路)

《報導者》林韋萱、陳貞樺

政治社會

資料室

1078期

2017-08-17 13:51

泳協因具「特許獨占」性質,加上家族經營、缺乏監督機制等,創造出一些「獨門生意」,例如調漲價目表、申訴裁判判決要另外繳錢、游太慢要罰錢……。

綽號「肉粽」的高雄市游泳委員會總幹事許峰銘說,泳壇流行一句話「成也許家班,敗也許家班。」許峰銘是稱霸泳壇「許家班」的第二代,在十幾年前的中華民國游泳協會(簡稱泳協)內鬥中被排擠出局。放眼泳壇,他是少數敢公開與泳協槓上的教練。

 

許峰銘的二叔李東興從一九九四年起擔任泳協祕書長,李東興任內建立起如罰款文化等制度;繼任祕書長是姑姑許玉雲,二○一○年因為作假帳,以偽造文書罪名被判刑四個月。現任理事長是三叔許東雄,他的妻子陳金鳳雖掛名理事長特助,實為地下祕書長。面對外人,陳金鳳謙稱自己是一毛錢沒拿的泳協義工,但在泳壇人士眼中,她卻掌握著泳協的運作。

 

罰款文化  影響全國賽公平度

 

許家班幾乎是泳協的代名詞。國家代表隊多次拿到泳協發放的運動服,上面繡有許東雄的英文名字(Tony Hsu或是Hsu's),外加一隻鯊魚的圖樣,那是許東雄引以為傲的註冊商標。一位游泳教練的臉書上,就有一張出國比賽的選手們,穿上繡有「Hsu's」的衣服,在機場的大合照。

 

二十三年來,泳協的核心經營者不是運動員,就是政治人物(如前立委李復興、前警政署長姚高橋都曾擔任泳協理事長),但他們沒有挹注資金給協會,也缺乏對外募款能力;加上泳協惡鬥、做假帳的爭議過往,也少有企業願意挺身贊助。因此,泳協只能利用自己獨占的優勢,向非得「路過」泳協的選手、裁判、教練,賺取這些人眼中的「買路財」。

 

六年前許東雄上任理事長,泳協馬上公布了選手罰款、教練證、裁判證的調漲價目表。漲幅最大的是A級教練證,從兩千五百元直接變五千元;而不論是游泳裁判或教練,每兩年都必須花八百元換證,否則就失效。而選手的註冊費、報名費、罰款,也在許東雄上任後大幅調漲。

 

泳協一六年的自籌收入中,有過半來自選手比賽的報名費和罰款。賽事收費名目琳琅滿目:選手每年要繳交五百元註冊費,每項比賽繳一百元報名費,另外還有八十元清潔費;若要申訴裁判判決,須繳五千元申訴費。除此之外,如果在全國賽上游得太慢達不到標準、姿勢錯誤、動作犯規等等,就再罰六百元。

 

弔詭的是,泳協同時也在各地舉辦分區賽。理論上,分區賽中就可挑選達標的選手進入全國賽。然而,若分區賽落實篩選功能,泳協在全國賽中就沒有罰款的名目。於是泳協雙管齊下,一方面舉辦分區賽賺取報名費,但不淘汰任何選手;另一方面,全國賽廣開大門,只要願意付罰款的人統統歡迎來報名。

 

泳協曾經以教練為對象做過調查,發現過半的教練贊成維持罰款。許峰銘也表示不反對罰款文化,只是「罰款制度要透明化,用在哪裡?鼓勵什麼選手?」許峰銘說。

 

財務不清  監督不知金錢流向

 

對於外界撻伐泳協的罰款文化,一位不願具名的泳協理事評論說:「罰款雖有爭議,但在帳上還有列出來。」事實上,目前泳協理事會裡,眾人霧裡看花,議論紛紛的則是比賽時的計時器。

 

幾乎泳協所有的理監事、裁判都知道泳協有套「計時系統」。過去放在許東雄任職的台北市立大學,現在則放在高雄中正高工。但這套系統是哪冒出來的?如何購買?租給了哪些賽事?租金收入多少?有沒有進泳協的帳?連泳協最重要的監督機制──理監事們都不清楚。

 

一位不具名的裁判表示,過去游泳賽事的計時系統都是跟Swiss Timing台灣總代理租借,廠商會派員安裝維修,所以裁判只要專心當裁判就好,不需要跟廠商接觸。但就在兩年多前,改用Seiko 計時系統後,泳協就要求裁判充當搬運工。這位裁判表示,去跟理事長特助陳金鳳抗議後,至今兩年沒受到泳協徵召擔任裁判,而且同樣原因被冷凍的裁判應該不只他一位。

 

全國大型賽事的承包生態很複雜。以全國中學運動會來說,承辦縣市政府會發給統包商,由統包商負責搞定各項比賽的設備。統包商會根據單項協會訂定的設備規格,再去跟其他廠商借合格的設備。也因此,統包商為了避免設備不符合規格,乾脆去找協會「推薦」廠商。

 

「泰恆實業有限公司」是運動設備商,也常常標到全國賽事的統包工程。幾年前,泰恆是向Swiss Timing的廠商租計時器,Swiss Timing負責人楊忠斌表示,泰恆包給他們的費用是二十五至三十萬元,從搬運、安裝、操作、拆卸都是Swiss Timing團隊處理。

 

但這兩年,泰恆租Seiko的價錢比Swiss Timing高了兩、三倍,泰恆負責人洪志杰說:「大概五、六十萬到七十萬元都不一定,要看地點、運送、維護。因為愈遠的話,人員的吃住都要列在成本裡面。」

 

由於泳協綁定設備規格再自己出租設備,這件事相當不合理。《報導者》去電詢問泰恆洪志杰是否向泳協租借計時器?洪志杰先是否認,強調泳協只是幫忙接洽廠商,但泰恆又堅持不說是哪間廠商。

 

至於五十至七十萬元的租借費用給了誰?洪志杰表示:「到時候他們(泳協)再給我們窗口,或是請他們(泳協)轉給他(廠商)。」至於那個窗口是誰,泰恆反覆表示不能說。

 

租借計時器  協會說詞反覆

 

計時器之所以引起泳協理事們的疑惑是:這兩年好幾場大型賽事,都是「泰恆搭配泳協」的模式。但泳協離職員工透露,這兩年泳協每月都會核銷一筆計時器費用,但卻沒有計時器出租給賽事使用的相關收入;今年的全中運、全大運後也沒看到相關收入。所以,泳協出租設備的收入去哪了?

 

相對於泰恆公司的支吾其詞,《報導者》多次以書面、電話方式希望採訪許東雄,許東雄都未出面,但許東雄的太太、泳協理事長特助陳金鳳對此事很坦蕩蕩。

 

陳金鳳在泳協辦公室向《報導者》表示,這套Seiko計時系統就是泳協三年前找代理商進口,現在由泳協承租使用。三年前為何會起心動念自己租,就是因為原先外包的廠商節節漲價,而且不以泳協的需求為優先,某一年放了泳協三次鴿子。於是泳協為了一勞永逸,直接找一套Seiko計時器可隨時調用。

 

但根據專業人士表示,這套「Seiko計時系統」是台日拚裝貨,僅主機跟部分線路是日本原裝;最需要精密度的觸控板和顯示器都是台裝,甚至也有好幾次比賽時故障的紀錄。

 

陳金鳳表示,兩年多前泳協開始用「租購」(指買方可以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先取得貨品,待付清貨款後便可正式擁有貨品)方式取得計時器使用權。且這筆「租購」費用,就在泳協收支決算表「競技訓練器材費」科目下;一六年支出約一九四萬元,一七年的預算則是一八○萬元。平均每個月,泳協要付十五萬元左右。雖然至今還沒付清,但已經當了多年二房東了。不論是租還是買,這套器材跟著協會兩年多了,至今還沒有被泳協「正名」、放入財產清冊。

 

認證費用  竟高達二十萬元

 

面對敏感的計時器租賃議題,陳金鳳反而更在意裁判跟《報導者》告狀一事。她氣呼呼地說:「你(裁判)不直接表白,還在外面跟記者這樣說,你不覺得這人是小人嗎?愛做裁判,搬個東西又不願意,這就是斤斤計較!這種人會是我們一等一的裁判嗎?這樣子講難聽一點,我們就盡量不聘。」

 

泳協是游泳項目中對國際賽事的唯一窗口。想當國手,必須透過泳協推薦;想當教練、裁判,必須得到泳協認證;辦全國賽,也要花大錢請泳協檢視場地、設備,否則選手就算打破全國紀錄,泳協可以不予承認。

 

然而,測量游泳池的工作相對單純,作業人員大約花三、四個小時就能完成。而認證費為二十萬元!外加每四年複測一次,要價五萬元。

 

很多人批評,認證目的應該是協助興建,而非強迫已蓋好的泳池花錢認證。但陳金鳳說:「那你們就錯了,我們不是建築商。這些人是專業嗎?你們都要聽這些人講!」

 

一位全中運承辦人表示,原本很不甘願付泳協這筆錢:「幾年前同樣的游泳池也辦過比賽,當時破了紀錄也承認了,為什麼現在就不行?」而且承辦縣市經費拮据,拿不出二十萬元,最後是由體育署撥款補助了事。另一位承辦人則對泳協辦理認證的專業程度存疑,他希望政府可以主持類似的認證,避免政府成了協會口中的肥羊。

 

許峰銘分析,泳協的事情之所以會連環爆,跟許東雄不重視人和有關:「做事情手法太粗糙。」另一方面,台灣泳壇這幾年的表現也不如以前。

 

當年他二叔李東興擔任祕書長時,泳協曾有一陣子風光。在一九九八年曼谷亞運時我國游泳項目表現亮眼,共拿回一金四銅;但再次於亞運奪牌已是十二年後,僅於廣州亞運拿下一銅。二○一四年仁川亞運,泳協組成了歷年來最大團隊二十四人,卻空手而返。

 

清華大學副教授李大麟,曾任泳協選訓輔委員,看著台灣選手的成績愈來愈趕不上鄰近小國如新加坡、香港,認為一方面是訓練方式需要更科學化;同時,協會也責無旁貸。

 

我國首位、也是至今唯一一位亞運游泳金牌蔡淑敏的教練江永泰,對於協會也有諸多期許。他認為台灣選手成績無法起色的原因很多,泳協內部「排除異己」的氛圍絕對會讓優秀的選手、教練敬而遠之。

 

從丁妹事件、罰款制度、團費過高、到最近唐聖捷的禁藥事件……,泳界爭議事件越爆越多,有很大原因是因泳界人士只看得到許東雄執掌的泳協不斷在選手們與教練裁判身上「賺錢」,卻沒有相應公平無私的服務。

 

面對近日多起風波,陳金鳳在辦公室電話裝了錄音設備、並嚷嚷著要告放話的人:「我們就是秉持著我們良心在做。我們財務都公開了,你說我還有什麼東西在裡面偷雞摸狗?」

 

泳協

泳協爭議連環爆,游泳賽事的計時系統也遭質疑有黑幕。圖為裁判幫忙搬運計時器。

 

泳協

▲點圖放大

 

泳協

延伸閱讀

體育界的轉型正義 還要等多久?

2017-07-27

體壇長期3大金權黑幕》一張球后的機票,為什麼讓國人對體育改革失去信心?

2021-07-22

「台灣以前有這麼強嗎?」東奧已奪10獎牌創紀錄 他揭「獎牌暴衝」三大關鍵

2021-08-03

體育選手真是民間養大的? 小戴、麟洋奪牌後頻發文謝贊助商 一文看台灣體壇選手的養成之路

2021-08-03

企業奧援〉注資力挺、用心培育 他們,成為選手最強後盾

2021-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