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為何罷免權毀了台灣民主? 罷免黃捷、藍綠都來參一咖 民代罷免成案數更創歷史新高!

為何罷免權毀了台灣民主? 罷免黃捷、藍綠都來參一咖 民代罷免成案數更創歷史新高!

蕭婷方

政治社會

翻攝自「黃捷 高雄市議員」臉書粉絲頁

2021-02-02 17:00

無黨籍高雄市議員黃捷罷免案6日將投票,藍綠對決態勢升高!

民進黨籍民意代表比照輔選黃金陣容,立委劉世芳、許智傑、邱議瑩等人輪流站台,並深入社區動員反罷免,盼止住罷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的骨牌效應。

不論罷捷理由為何,依照現行選罷法的規範,只要動員極端「25%」反對選民,就能通過罷免門檻,罷免權恐成各黨報復性惡鬥。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業立憂心,近期罷免動員頻仍,整個社會無法在選舉後穩定下來,民主國家長期處於動員狀態,不利維護民主品質。

 

2020單年罷免案歷史新高 影響民主機制運作

 

中央選舉委員會統計,台灣「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自1980年上路以來,通過罷免提案門檻、連署門檻而成案共計24件,光是2020全年就有11件,占歷年總成案數45.83%。

 

▲ 資料來源:中央選舉委員會 製表、整理:記者蕭婷方

 

由罷免案提議時間點來看,遭罷免對象均是2018年地方選舉勝選、就職甫滿一年的市議員、鄉鎮市代表及村里長,符合現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就職未滿一年、不可罷免規定。

 

至於今年,第十屆立委就職才滿一年,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汪志冰、陳重文、張斯綱與羅智強昨(1)日也大動作宣布提罷免連署案,同樣鎖定就職剛滿週年的民進黨籍立委吳思瑤,成立罷瑤總部,預計年後繳交第一階段連署書。

 

民進黨籍基隆市立委蔡適應,以及基進黨台中市立委陳柏惟,也在藍營首波鎖定的罷免之列。

 

對此,近期民進黨內有不少討論,有意拉下台中市的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國民黨副祕書長的台南市議員謝龍介、台北市議員羅智強三人。

 

王業立觀察,目前罷免門檻較低,各黨將罷免權作為政治手段。於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成功,讓很多人躍躍欲試,未來進行幾次不順利,熱潮可能就會消失。

 

多數民主國家沒罷免權 複數選區代表性成問題

 

王業立指出,世界許多國家並未施行罷免權,民主國家選舉大多為任期制,只有在美國幾個州才會有罷免,罷免權在民主國家是很罕見的制度,難有合理標準定義,現行過度動員,建議各界應妥善通盤考量門檻調整。

 

「複數選區議員罷免,目前是相當不合理的狀態。」

 

王業立提醒,現行選罷法單一選區(每個選區僅選出最高票的一名候選人當選)、複數選區(每個選區當選人不只一位)的罷免門檻相同。複數選區應選人多、當選票數占選區總選舉人百分比較低,也可高票當選;言下之意,不同意該候選人當選的人也相對較多。

 

根據選罷法規範,只要選區的1/4選民同意罷免,就能通過罷免門檻,也就是只要提案單位動員整個選區25%民眾,即可成功罷免。

 

觀察近期罷免黃捷案,當民進黨全力支持黃捷,黃捷和民進黨連接度又越來越高,反讓原本對無黨籍黃捷無感的保守藍營選民感到不滿,「討厭民進黨」反成支持罷免者出門投票的最大動力。

 

一般來說,市議員只需要5-10%選區票數即可當選,2018年黃捷當選時得18420票、得票率9%。依照選罷法規範,需要7萬2千多票才能通過罷免門檻。

 

而2018年高雄鳳山選區約有9萬3千人投給國民黨,2020年該選區國、親民黨票數相加也約9萬多票,若藍營積極動員,也有相當機會通過門檻。

 

高雄市議員黃捷罷免案最後倒數,民進黨定調全力支持,地方民代輪流站台。(來源:截取自「黃捷 高雄市議員」臉書粉絲頁)

選罷法門檻修法動機 皆為政治考量 

 

為何台灣的選舉罷免制度,成為政治報復的手段之一?

 

回顧台灣罷免史,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自1980年5月上路以來,至今歷經32次修法,直接影響罷免提案成功率的重大修法為1994年10月、2016年的二次修法。

 

台灣「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重要修法,提案門檻、連署門檻及罷免門檻差異

修法時間

提案門檻

連署門檻

罷免門檻

1980年

5 %

15 %

 

同意票高於不同意票

投票率逾3分之1*

1994年10月

2%

13%

為原選舉區選舉人之總數

投票率過半、同意票過半。

2016年

1%

10%

同意票高於不同意票

同意票達選區選舉人總數4分之1以上

註:國民大會代表、立委、議員原選舉區投票率逾1/3;省(市)、縣(市)長選舉區投票率逾1/2

▲資料來源:全國法規資料庫(蕭婷方製表)

 

若爬梳這兩次修法動機與過程,可以發現:

 

一、199410月,國民黨因應「反核四」團體提案罷免5立委,上修選舉門檻:

 

1994年第二屆立委林志嘉、詹裕仁、洪秀柱、韓國瑜和魏鏞,五人都因贊成核四廠興建被提案罷免。

 

罷免成案、未投票期間,國民黨強勢主導上修罷免門檻,將門檻「1/3以上投票,同意票多於反對票」上修為「1/2以上投票,同意票超過1/2」,即「雙二一制」。

 

最後五人因投票率不足、僅21%,皆未達法定門檻,宣告罷免失敗。

 

二、2016年,下修提案、連署人數、並降低罷免門檻:

 

2015年太陽花學運後,有民間團體提起「割闌尾計畫」,鎖定網友罷免意願最高的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林鴻池、吳育昇發動罷免,最後僅蔡正元通過連署成案,最後罷免案同樣也未成功。

 

2016年立法院改選,民進黨以多數通過黨版本選罷法修正草案,下修提案與連署人數,並將罷免門檻由「雙二一制,改為同意票達選舉人數4分之1以上,並採相對多數決」。

 

王業立歸納,過去兩次修法過程,皆是以立法院絕對多數強力運作,是針對特定事件的「報復性」修法,是各方政治角力的結果。以目前運作經驗來看,各黨都會受到傷害,建議政黨還是要平心靜氣、多半公聽會,聽取各地意見,不該憑著多數實力,強行通過,對民主政治運作不好。

延伸閱讀

罷免接二連三恐影響台灣政治安定

2021-02-02

「刪Q總部」2/1成立!陳柏惟:被統派罷免,就是我們台灣人的勳章

2021-02-01

罷免說明會交鋒》挨批萊豬表決落跑、對韓問政嚴苛翻白眼 黃捷反擊脫口曝心情「我知道我很可能被罷免」

2021-01-30

少數居然可以否決多數?律師看罷免門檻下修的憂心:錯誤的修法恐生大患

2021-01-26

制度遭濫用 高市議員黃捷保衛戰啟示錄 當報復被包裝成民主 《選罷法》須再修法

2021-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