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外看搶工戰 2》獨家不肖仲介手法大公開! 拐到一個賺10萬元 「牛頭」哄騙、轉手再賣

外看搶工戰 2》獨家不肖仲介手法大公開! 拐到一個賺10萬元   「牛頭」哄騙、轉手再賣

蕭婷方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1-02-23 17:00

2020年起受新冠肺炎(COVID-19)衝擊,國內照護家庭缺工、搶工問題大增,造成國際移工仲介市場的質變。

以往,仲介業者營收來源是向雇主與移工收取的服務費;如今不肖業者向同業「搶工」,以各種方法誘使家庭看護工離開原雇主家庭、轉換仲介,再轉介給下一家雇主,以此賺取利潤為主要收入,使不少有照顧需求的家庭陷入困境。

本文一揭仲介業者之間「搶工」的主要手法。

 

疫情改變看護工生態 有長輩照護需求家庭頭大

 

蒂娜從印尼到中台灣照顧一位失智阿嬤,月薪17000元,阿嬤家再加薪3000元左右。2年多來她晚上跟阿嬤睡在一起,每週休息一天,放假時偶爾跟同鄉出去聊聊天。

 

「同鄉說有門路可以轉換為薪水較高的工廠工人,找我一起去,但要跟自己仲介解約,我就答應了。」後來,蒂娜付了一筆錢給那位同鄉、加入一個line帳號,後續有新仲介來接洽,承諾之後會帶她去面試,但要先想辦法離開阿嬤家。

 

幾個月後,拗不過蒂娜強烈堅持,阿嬤兒子終於同意跟她合議解約,她也跟原本仲介公司鬧得不開心,自己還付了一筆錢順利加入新的仲介公司。

 

不過,新的仲介公司告知,工廠已經滿了。為了維持收入,先將她介紹到別的阿嬤家。

 

「後來我才知道,跟我一樣的同鄉,附近就有10多人換仲介公司,現在有3個跟我一樣繼續照顧阿公阿嬤。」

 

蒂娜原本照顧的失智阿嬤家,至今還沒找到新的外籍看護;蒂娜花了一筆錢,只是換了一家仲介公司繼續當外籍看護。

 

搶工大戰開打 轉工率、洗工率隨之大增

 

去年像蒂娜一樣,想透過轉換仲介以轉換工作的外籍家庭看護工,其實不少。

 

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顧問張姮燕整理勞動部資料,2020年成功由看護工轉換為廠工者共計287人,創下歷年新高,較往年平均70餘人高出3~4倍。

 

同年度,家庭看護工該年轉工四次以上、在同一雇主家待不超過3個月者,總計998人,也創歷年新高

 

▲過去三年家庭看護工同年轉工4次以上之人數統計。(資料來源:張姮燕提供、蕭婷方繪圖

 

雖然外界普遍認為這統計結果偏低,但據張姮燕整理的資料,去年至少有4300個看護家庭面臨外籍看護轉出、無人照顧長者的空窗期。

 

張姮燕指出,外籍移工無法入境,不少雇主擔心找不到人銜接,轉工意願大減,通常「能用就用」。雖然移工爭取自身權益會想轉雇主,但轉換雇主門檻其實很高,時間太短其實不太合理。

 

勞動部官員分析,國內移工市場出現上述現象,部分原因可能是仲介間搶工、主要獲利模式改變所致。

 

疫情衝擊 仲介默契嚴重瓦解 黑心搶工層出不窮

 

有些(指仲介同業)還教外籍看護怠工、擺爛逼雇主放人,還直接殺去雇主家講半天,要雇主簽好解約文件,從手頭上搶人;甚至有工廠破壞默契,跳過仲介,直接跟雇主家庭直接聯繫,表示移工已經面試錄取,要求放人。」仲介業者怒道。

 

去年起疫情延燒使國際移工來台不易,導致全台大缺工,也讓正派經營的仲介業者間的默契瓦解。

 

以往,仲介業主要收入來源是將移工從母國引進台灣、向雇主收取的仲介費,以及向移工收取的買工費

 

此外,由於廠工、家庭看護工與漁工等不同職業類別的仲介費價差大,業者彼此有默契,不會任意跨類別轉換。

 

但現在有不少仲介業者憤慨表示,不肖同業靠各種方法從其他仲介業者搶人,再轉介至其他雇主工作,這種狀況十分嚴重,因為不肖業者藉此可向新雇主收取一筆新的介紹費、向移工收取一筆買工費,加上每月向移工收取的服務費,利潤不少。

 

▲有工廠跳過仲介業者,直接聯繫外籍看護工的雇主,要求放人。(圖片來源:蕭婷方翻攝

 

成功「搶工」一人 利潤近10萬元

 

雇主端價格大漲:

仲介向雇主收取印尼籍家庭看護工的介紹費,從2018年的16000元,至今已漲至3萬元起跳,不少家庭甚至願意加碼至4~5萬元,只求有人能盡快協助照顧長者。

 

(價格市場詳見,外籍看護大缺工 仲介費非法超收 家屬被迫買單

 

仲介與仲介之間:

仲介業者間轉換移工的費用,要看各公司彼此談判的金額。

 

移工買工費略降、轉廠工價格仍維持水準:

熟悉市場運作的人士透露,以往移工要付給仲介公司買工費約8~10萬元,近期大缺工、買工費略有下降,但行情價也要6萬元左右。

 

近期也有不少仲介業者因缺工,若外籍看護只轉換雇主、不更換產業別,不另向看護收取買工費,並提供其他優惠。

 

若外籍看護想轉換產業別,一般行情仍須自付買工費。

 

一來一往,不肖仲介業者只要成功「搶工」一人,將家庭看護成功帶離原本仲介與照顧家庭,並成功轉到下一個家庭或工廠,最多有近10萬元收入。

 

「牛頭」、傳單、網路教戰 主要手法公開

 

另外,印尼零付費政策7月將上路,可預見未來半年國內缺工問題一樣嚴重,搶工手段多元。

 

本文採訪多名熟悉市場運作的人士,以下整理仲介間搶工手法及運作方式,打黑工的系統則以另文整理。


主要手法一:轉換工作傳單,多在印尼商店、公園發放

近期不少仲介在印尼商店、公園發傳單,表示有管道協助家庭看護工轉廠工,或轉換到較高薪、勞動條件較好的地方,鼓勵移工轉換仲介公司、換工作。

 

▲不少仲介業者在醫院、公園及印尼商店發傳單,只要手機掃QR Code、填入背景資料後,可收到相關工作資訊。(圖片來源:蕭婷方翻攝

 

主要手法二:同鄉「牛頭」口碑轉介

 

部分仲介公司會有配合的「牛頭」,來拉攏同鄉。

 

牛頭是指仲介公司在各地方的介紹人,通常是移工身旁的親友或鄰居。

 

只要成功將一人轉換仲介,會有固定抽成,惟牛頭除了配合仲介業者分潤,也會向同鄉收取介紹工作的「資訊費」。

 

由於牛頭非法,沒有法規管制,市場十分混亂,每家仲介公司抽成、分潤方式不一樣。

 

至於牛頭服務範圍,有的只賣轉換工作的資訊,有些連轉換雇主的管道、交通方式與工作都一次辦到好。

 

主要手法三:網路紅人

 

發放傳單手段與牛頭行之有年,近年印尼移工流行使用臉書、line或抖音網路平台,則出現不同類型的「網紅牛頭」,依照不同平台性質,也有不同經營方式。

 

抖音社群的經營方式,是由移工年繳固定費用,就有工作相關資訊,有相關問題也可聯絡平台,專人回覆詢問。

 

Line社群就以同鄉間拉群聊,或有固定的知名帳戶供同鄉加好友,有疑難雜症,轉換工作訊息可一對一私下詢問,會有助理協助回覆。

 

臉書經營方式較為多元,有些人會在臉書發工作資訊,但主流還是在網路上提供在台相關資訊,工作問題則要私訊。

 

搶工無法可管 仲介、雇主只能自救

 

對於上述市場變化,導致雇主無法遞補到適合的外籍看護,中華民國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曾發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詢問疫情間暫停家庭看護工轉換為工廠工。

 

但指揮中心以轉換雇主為移工的工作權、並涉及雇主的用人權拒絕。

 

至於家庭看護工間同業轉換,也屬於移工的工作權,無法可管。

 

由於無法可管,仲介業者間僅能組成自救社團,遏止非法同業搶工;至於照顧家庭,現仍求助無門。

 

對此,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吳靜如呼籲,現行移工無法入境,家庭看護還是「價高者得」,使部分不肖仲介業者從中獲利。政府應儘速健全直聘制度、擴大服務範圍與資訊管道。

 

 

相關文章:

外看搶工戰 1》「要花多少錢才能有人照顧阿嬤?」 外籍看護大缺工 仲介費、買工費非法超收 家屬被迫買單

 

延伸閱讀

外看搶工戰 1》「要花多少錢才能有人照顧阿嬤?」 外籍看護大缺工 仲介費、買工費非法超收 家屬被迫買單

2021-02-19

台灣成打黑工天堂… 無法遣送回國的失聯移工,為何到處趴趴走身價反漲?

2020-12-09

長照基金上路僅三年 今年恐入不敷出 估三年後將由正轉負

2020-11-20

「在家養老真的好難,為不打擾子女生活,我還是請了外籍看護…」長照2.0上路4年發生什麼事? 3大面向解析

2020-11-19

「為讓兒子放心結婚,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自己,卻成全家生活夢魘…」 在家安心終老有多難?須先通過4大關卡

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