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東洋經濟週刊》獨家授權!一個大學生之死,引爆「六月抗爭」:韓國民主背後的血與淚

《東洋經濟週刊》獨家授權!一個大學生之死,引爆「六月抗爭」:韓國民主背後的血與淚

文/福田惠介 譯、編輯整理/王炘珏

政治社會

朱立熙提供

2021-06-29 10:23

編按:1989年6月29日,當時掌握韓國政權的全斗煥政府,在「六月民主抗爭」的社會壓力下,被迫發表了「6.29民主化宣言」。今年6月,日本《東洋經濟週刊》主筆福田惠介特別撰文回顧這場民主勝利,他採訪了當年以《聯合報》特派員身分駐韓採訪的朱立熙,以及當時親身見證民主浪潮的韓國人士,並且對照了幾乎同時風起雲湧的台灣民主進展:

 

對韓國來說,6月,是光榮的6月,也是個令人感傷的月份。

 

1987年的6月,是韓國民主化抗爭最激烈的時期。而這場被稱為「六月民主抗爭」的抗爭活動,也在同月29日讓韓國人民享受到民主的果實,只不過,這果實也是用青年的犧牲及鮮血換來的。

 

李韓烈,就是一個在6月民主抗爭中不會被遺忘的名字。

 

當時的他還是韓國延世大學經營學系的學生,因為積極參與民主化運動,在6月9日於延世大學門口爆發的警民對峙中,被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擊中後腦,導致昏迷不醒。最後在政府公布民主化宣言後的7月5日,離開人世,結束了短暫的一生。他的朋友奮不顧身抱著中彈的李韓烈的照片,也為整個抗爭中留下歷史性的一幕。

 

▲朋友在混亂的現場奮力抱著中彈的李韓烈,這張照片震撼了韓國社會,也讓李韓烈成為了6月抗爭的象徵。​(Tony chung提供)

 

學生之死,捲起浪潮

 

對台灣來說,1987年也是在現代史中具有重大意義的一年。自1949年開始實施的戒嚴令,終於在這一年的7月15日解除,也象徵著兩蔣威權時代正式結束。台灣在當時的副總統、於2020年逝世的李登輝帶領下,逐漸走向民主化。過去曾與新加坡、香港被合稱為亞洲四小龍的台灣與韓國,其實在民主化的歷程及時間點上極為相似。

 

為了更理解這兩段並行的民主化運動,台灣政治大學在今年6月9日特別舉辦一場講座,以韓國的6月抗爭及台韓民主化比較為主題,講者包括了曾在李韓烈身邊見證韓國民主化歷程、韓國李韓烈紀念館館長李京蘭,以及目前亦在政大擔任兼任講師的朱立熙。

 

在韓國,「當時,我們的訴求是總統直選,希望用自己的選票選出國家的領導人。」李京蘭開始話說從頭。在1979年韓國前總統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及1980年光州事件後,韓國以學生為中心,反對軍事獨裁的民主化運動四起,逐漸激化,直到1987年,民眾爭取民主的浪潮到達最高峰。

 

當時已執政7年、來到任期尾聲的全斗煥政權,不僅沒能回應民眾的期待,還頒布了「4.13護憲措施」,確保下一屆總統選舉仍是以原憲法所規定的間接選舉產生,而不是以直選的方式進行。

 

這項措施遭到在野勢力的強烈反對,除此之外,當年1月還發生的首爾大學學生朴鍾哲遭到警方以水刑刑求致死的事件。最初,政府一度試圖隱蔽此事,而種種事件終於讓國民的怒火一口氣爆發了出來。「自己的孩子是否也會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被警方逮捕,刑求致死,連屍體都找不到?」成為當時韓國社會的一種恐慌,尤其是擁有與朴鍾哲同齡孩子的父母們,都因為擔心自己的孩子受害表示無法忍受政府的行徑。

 

原來,在朴鍾哲刑求事件中,警方不僅徹底隱蔽整個事件,連屍體都沒交還給他的父母,而是私下火化。就連死因,也只是用「撞到桌子,然後『喔』的一聲倒下休克死亡。」這種不合理的理由搪塞。「若是沒有阻止當局的封鎖,他不知道會被偷偷被移哪裡去。無論如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李京蘭接著說。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由政界、宗教界及學生為中心的「民主憲法爭取國民運動總部」因而成立,決心結合民主化運動團體,在1987年6月10日進行大規模的反政府運動。

 

▲1987年1月19日,韓國《東亞日報》以頭條報導大學生朴鍾哲造刑求致死的新聞(朱立熙提供)

 

突破報導禁令的李韓烈版畫

 

沒想到悲劇還是發生了。就在活動前夕,延世大學學生李韓烈在一起抗爭中被催淚彈擊中重傷。對此,反政府運動方在6月18日發起更大規模的抗爭,全國14個都市群起響應,參與人數多達24萬人。

 

「事實上,在當時被警方的催淚彈擊中是很常見的事。李韓烈中彈時,大家心裡都覺得『應該很快就會康復了吧!』沒想到他再也沒醒來。」李京蘭回憶,在那之後,她與其他學生們還必須死守著李韓烈就醫醫院的門口,為的,就是不讓警方掩蓋證據。

 

「當局甚至禁止媒體公布李韓烈的照片,最後是經由路透社的報導,國人才能看到他的照片。而李韓烈的照片也被製成版畫大量印刷,流傳了出去。當時有許多市民都將他的肖像抱在胸前,走上街頭進行示威。」李韓烈也因此成為6月民主抗爭的象徵。

 

▲李韓烈的照片被製成版畫大量印刷,成為抗爭中隨處可見的精神象徵,凝聚抗爭者的意識。(朱立熙提供)

 

李京蘭進一步說明,事實上在當時,民眾已經因為朴鍾哲刑求事件對當時政權感到不滿,但因為害怕而不敢表達,是在李韓烈事件發生後,民怨才正式爆發出來,成為走上街頭的契機。

 

眼見反政府抗爭越趨激烈,韓國政府於6月20日派軍隊進行鎮壓,國民運動總部則提出了撤回4.13護憲措施、釋放遭到監禁的政治犯、保障集會抗爭自由及禁止使用催淚彈等四項要求。然而全斗煥政權卻不予回應,迫使國民總部宣布將於26日舉行大規模的和平大遊行。

 

面對這個集結韓國33都市240據點及20萬以上國民的抗爭運動、全斗煥政權原本還考慮使用武力鎮壓。但當時的美國總統雷根卻提出警告:「絕不能像1980年的光州事件進行軍事鎮壓。」此外,國際奧委會也嚴正告知正準備開辦1988年首爾奧運的韓國政府:「若持續動亂,不排除變更奧運舉辦都市。」終於理解事情嚴重性的全斗煥政權,不得不發表了承認總統直選的「6.29宣言」。

 

▲圖為李韓烈的告別式,數十萬韓國人民聚集在延世大學校門口為李韓烈哀悼(朱立熙提供)

 

▲圖為抗爭當時在現場撿到的未爆催淚彈(朱立熙提供)

 

終於變成總統直選制,卻仍是軍人政治的延續

 

民主化抗爭的目的看似達成了,但李京蘭卻表示:「其實目標並不算達成。」她說,6.29宣言頒布後,該年12月總統大選仍由與全斗煥同為軍人出身的慮泰愚當選。這雖然是國民直接選舉出來的結果,但軍人政權還是延續了下來。

 

另一邊,台灣的民主浪潮也正興起,1987年7月15日台灣解嚴,但相對於韓國的民主化運動是由學生主導,台灣卻不完全如此。「當時校園內充斥著國民黨與情治單位的間諜,反政府的聲音是完全出不來的。」朱立熙說明。

 

若單看自1987年解嚴及前總統李登輝推動民主化的過程,或許會認為台灣的民主化「是從上到下的改革」,但朱立熙也否定這個看法,「雖然台灣的民眾運動沒有韓國來得強,規模也沒有那麼大,但最先為民主發聲的,絕對還是民眾。」他說。

 

像1977年的桃園事件及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都是在戒嚴令下仍奮力衝撞體制的市民運動。此外,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的「反杜邦事件」。

 

1985年美國杜邦公司打算在鹿港興建二氧化鈦工廠,遭到當地居民強烈的反彈,從這個事件可以看到市民「反公害運動」的發展,也催生了戒嚴時期的大規模反政府運動。雖然是違法集會,但政府最後選擇了妥協,而台灣至今包括廢核等環境運動能如此興盛,反杜邦事件也可以說是台灣公害運動的原點。「從這些事件可以看出台灣的反政府運動軌跡,走上民主化絕對不只是從上到下的改革。」朱立熙強調。

 

在1980年代,朱立熙曾為台灣《聯合報》的首爾特派記者,因此他不僅熟悉台灣民主歷程,也完整記錄了當年6月發生在韓國的整個抗爭運動。幸也不幸,李韓烈的犧牲確實推動了韓國的民主化運動的發展,當年也有許多市民參加他的喪禮。今年的光榮6月,即使在疫情中,仍有許多年輕人為了悼念李韓烈,來到李韓烈紀念館。

 

▲當時為《聯合報》首爾特派記者的朱立熙,完整紀錄了6月抗爭,也是韓國走向民主化的見證者之一。(朱立熙提供)

 

民主主義不前進就會倒退

 

在政大舉辦座談會的當日,有台灣學生問道:「李韓烈平時是個什麼樣的人?又是什麼原因讓他決心投入街頭運動的?」對此李京蘭回應,李韓烈活著只想著兩件事:一是「羞恥」、二是「團結」。

 

她說,李韓烈生於全羅南道光州市也就是1980年光州事件的發生地。「我明明是光州出生的卻對光州事件一無所知。」當時的他,只是不停的懊悔。光州事件是市民反對全斗煥武裝政變卻遭到武力鎮壓,是韓國現代史中最大的污點。事件的真相至今都未能得到解答。家鄉發生這麼嚴重的事件,李韓烈對於毫不知情的自己感到羞愧。

 

而團結是因為李韓烈認為,包括民主化的推動,任何事情單憑自己一人的想法是很難實現的。但只要向大眾表達自己的想法、產生共鳴,再集結所有人的力量,就沒有不能實現的理想。他就是一個抱持著這樣的信念,並對自己的信念深信不疑的人。

 

「若是他還活著,現在會做些什麼呢?」有另一位學生提問。「經營學系的他應該已經是個公司的經營者,或是成為一個學者吧!」李京蘭回答。

 

事實上,當時與他們一起投入民主化抗爭的同伴中,也有人成為了現今韓國政壇的核心人物。「那他會不會也成為政治家呢?」針對這個問題,李京蘭只是靜靜地說:「參與學生運動的人中,最後從政的人其實少之又少。大家畢業後就各奔西東,以自己的職業為榮,憑著良心過日子。」

 

「來紀念館吧!」最後李京蘭勉勵台灣學生,希望能透過李韓烈及6月民主抗爭的故事對韓國現代史有不一樣思考及理解。而所謂的民主化、民主主義在達到一定的階段後,便會逐漸劣化。想要真正的民主,必須仰賴持續地努力並向上追求。

 

「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李韓烈,了解韓國民主化運動的歷程。進而思考如何守護這得來不易的民主,持續進步。我想這就是我擔任紀念館館長的使命吧!」她這麼說。

 

▲當時激烈抗爭隨時在首爾街頭上演。全副武裝的警察與繁榮象徵的「新世界」招牌,呈現諷刺的對比。(朱立熙提供)

 

▲抱著李韓烈的遺照,手無寸鐵的學生坐在馬路上阻擋軍隊的前進。不畏公權的勇氣才能帶領民主持續向前。(朱立熙提供)

延伸閱讀

乞丐疫苗兩邊論戰,全島炸鍋 謝金河還原真相,剖析這局「形式上是人道,裡子一定是政治」

2021-06-29

賣房求生稅金壓垮!老公死亡「無力繳房貸」 攤販婦泣:做錯一件事,房地合一稅從26萬變88萬

2021-06-28

沒社交活動、沒外交榮耀史上最乾淨的奧運 東奧一路衝菅義偉被迫賭上政治生涯?

2021-06-02

小人物神助攻 揭坦克輾壓過的血色歷史

2020-01-15

南韓前總統全斗煥病逝/強人統治軍政全抓 光州血腥鎮壓被冠「屠夫」罵名

2021-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