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花蓮中區青年小組:化身部落圍牆,捍衛族人權益

花蓮中區青年小組:化身部落圍牆,捍衛族人權益

陳怡如

政治社會

攝影/林靜怡

原視界ISSUE 31交棒!為我們挺身而出(只提供電子版,不提供紙本)

2021-07-08 14:50

因為6座養雞場的興建計畫,花蓮發起近年來規模最大的環保抗爭行動。太巴塱部落青年從叔叔、哥哥們身上學到,年輕人要挺身而出,成為部落的圍牆,替族人擋下一切紛擾。

花蓮光復太巴塱是臺灣最大的阿美族部落,因土壤肥沃、收成豐厚,而有另一個中文名字「富田」。美麗的田園風光,在畜牧場到來以後,開始變調。

 

2018年,台灣卜蜂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計畫在花蓮興建6座養雞場,橫跨光復、鳳林、壽豐三鄉鎮,現已有5座取得執照。其中1座養雞場的預定地,距離太巴塱部落只有1公里,離馬佛部落更只有300公尺。同一時間,在養雞場預定地的400公尺外,還有1座更大的養牛場幾近完工,正等待核發畜牧執照。

 

站出來保護我們的土地

由於事關部落土地與環境問題,各鄉鎮和部落紛紛籌組自救會「反卜蜂」,不僅破萬人連署,還有千人大遊行,成了花蓮近年來規模最大的環保抗爭行動。其中,一股自救力量,來自太巴塱部落、馬佛部落與在地關心社會議題的青年,所組成的「花蓮中區青年小組」(簡稱花中青)。而今年29歲的太巴塱青年林威甫,正是幹部之一。

 

為什麼在地居民反彈如此之大?因為早在30年前,就有養豬業者進入部落蓋養豬場,嚴重影響族人生活環境。林威甫表示,「以前光復的人可以喝光復的水,但現在都是喝鳳林的水,因為養豬場讓溪水的大腸桿菌超標。」另一位太巴塱青年孫志國接著說:「那時候不知道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所以沒人跳出來抗爭。」

 

過去卜蜂在西部設廠時,廢水、惡臭等汙染事件層見疊出,2020年才在彰化爆發違法棄置肉泥,造成多處土地汙染。有了前車之鑑,族人的力量如星火燎原般,燃起巨大的抗議之火。

 

 

 

貫徹哥哥教我們的意志

挺身而出捍衛部落的林威甫,其實以前對部落的印象並不強烈。小學二年級,他就和家人搬到花蓮市區居住,後來又到桃園念書、工作,四年前為了照顧生病的阿公,才回到部落生活。

 

回部落第一年,他開始參加祭儀的成人教育,當他聽到更高階層的哥哥說:「年輕人是部落的圍牆!」從此這句話深深刻在腦中。林威甫認為,「不管好壞,我們都要站在最前面,而我剛好在這裡,就應該幫部落把不好的東西擋掉,這是哥哥教我們的。」

 

林威甫研究過,卜蜂養雞場的位置在部落重要的灌溉水源達莫溪旁,如果排放糞水,便會直接往下游流去,「以後灌溉稻米是不是都要用大便水?養雞又有空氣汙染,部落都是老人跟小孩,難道每天都要聞這個味道嗎?」

 

跨區域串聯各地自救

部落原先對養雞場開發毫不知情,直到2019年卜蜂在壽豐豐坪村動工時才發現,抗議力道在去年達到高峰。而養雞場設置最密集的鳳林,以「鳳林自救會」為主力,跨區域串聯各地自救會和部落,不只在花蓮發起遊行,也當面向縣長徐榛蔚陳情,還有人親赴臺北,在卜蜂記者會外抗議;同時,各部落也持續透過網路社群轉發訊息,把反對聲量放到最大。因部落重視耆老意見,為此林威甫找來部落領袖,在地圖上畫出養雞場的影響範圍,討論事情的嚴重性。

 

面對眾人抗爭,卜蜂採取「零溝通」的策略,只稱公司一切合法,卻從未舉辦說明會。「面對我們的質疑,卜蜂卻不願意面對、解釋,更容易引發部落的害怕與擔心。」太巴塱旅北青年王健年說。

 

王健年指出,事件的癥結點在於法律的模糊地帶。《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規定,不管是政府或私人,只要在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周邊從事土地開發,都必須經過集體諮商,並取得部落同意。但這項諮商同意權卻把私人土地排除在外,因卜蜂養雞場和養牛場都在私人土地上,即使沒有說明會也不構成違法條件,王健年說:「這跟諮商同意權衝突,等同設了一個排除私人條款。」

 

因居民強烈抗議,花蓮縣政府在2020年6月以卜蜂未與居民達成共識為由,撤銷執照,也催生縣府擬定「新設置畜牧場管理自治條例草案」。但卜蜂不服提出訴願,今年3月結果出爐,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裁定「原處分撤銷」;對此,花蓮縣政府表示撤照立場不變,將回文農委會復查。

 

在反卜蜂的同時,有族人發現附近還有一處以私人名義申請的養牛場也在動工。太巴塱部落也在場外發起抗爭,放狼煙、築石牆,象徵性示威,部落領袖與村長全都到場聲援,無奈最終還是無法阻止。

 

你不去試就沒有機會

這些結果讓林威甫無可奈何,在養牛場興建時,他幾乎每天都開車去,「看著它從一點點到現在那麼大,你心中的無奈,就跟著那個建築物一起變大。」

 

曾有人開玩笑問林威甫,去抗議可以拿多少錢?你做這個是為了要選村長嗎?其實花中青所有成員都另有正職,大家都盡力撥出時間聲援,所有支出也都自掏腰包,但這些引人注目的行動總不時受到外界的誤解或質疑。

 

部落老人家雖然也反卜蜂,但總會說出:「我們以前也像你們這樣,可是久了之後就發現沒有用。」只是林威甫始終未曾動搖,他意志堅定地說:「我比較不信邪,不見棺材不掉淚,不要拿以前沒有成功的例子來講,搞不好我就是成功的那一個,你不試就永遠沒有機會。」孫志國接著說:「這股熱情不能被澆熄,因為開發案和設廠會不斷出現,只要開了先例,後面的人就會越來越難做。」

 

每當灰心時,林威甫就會用圍牆理論勉勵自己,「年輕人要站在部落最前面,在我們小時候,那些叔叔、哥哥也是這樣做,他們也擋下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以前我們是活在圍牆內、受保護的人,現在就換我們保護別人!」

 

 

 

養牛場的排水口連到水道,有影響土地與水源的疑慮

延伸閱讀

我家門前 有礦場

2020-02-11

都市中的部落漂鳥

2020-02-11

不只是「漢化」這麼簡單 臺灣平埔的原住民族群

2020-02-11

布卡.蔴旮旮菉灣:接納、學習自己的文化,才會認同自己與族群

2021-07-08

巴努.嘎巴暮暮:我將生命奉獻給臺灣原住民族

2021-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