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臺灣原住民同志聯盟:同志無須躲藏,你不是一個人!

臺灣原住民同志聯盟:同志無須躲藏,你不是一個人!

陳怡如

政治社會

照片提供/臺灣原住民同志聯盟

原視界ISSUE 31交棒!為我們挺身而出(只提供電子版,不提供紙本)

2021-07-08 15:00

比起一般同志,原住民同志有著更多害怕被看見的壓力。臺灣原住民同志聯盟(簡稱原同盟)無懼社會眼光勇敢現身,給了很多人勇氣。他們為這群「少數中的少數」,打造一個互相支持理解、安身立命之所。

2019年5月,「同婚專法」三讀通過。在臺灣指標性的同婚元年,原同盟在該年9月接力誕生。

 

儘管組織成立至今不到兩年,但原同盟創辦人咖啡,早已是原同領域中的重要人物。來自花蓮太魯閣族、今年32歲的咖啡,18歲就在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簡稱熱線)擔任志工,也是第一代敢公開站出來捍衛原同權益的人,許多成員視他為「精神領袖」。

 

第一次出現被拯救的感覺

原同盟的成立,和咖啡的人生經歷有極大的關聯。他的性向啟蒙從國中二年級發現自己喜歡隔壁的男同學開始,他把煩惱寫在聯絡簿上,卻換來老師評語:「你有精神病,應該去看精神科!」

 

升高一那年,《斷背山》得獎的新聞正熱,就讀男校的咖啡,每天中午看著同學滑稽且戲謔地表演男男接吻擁抱,讓他寧願拿著便當窩在校園角落,也不在班上吃午餐。有次班導發現後,他抱著害怕再度被指責的心情,鼓起勇氣坦白自己是同性戀,沒想到情況卻有了翻轉。

 

班導嚴肅地向同學說明,班上有平地人、原住民,有單親家庭、隔代教養,也有喜歡女生或男生的人,「這些人每天都坐在你們旁邊,我希望你們能去認識不一樣特質的人,如果因為不了解而說出可能傷害他人的話,那你就不能算是他的同學,也不配當我的學生!」

 

咖啡看著臺上的老師,心情洶湧澎湃,「我第一次有被拯救的感覺!一個有權威的人用行動表示我支持你,帶給我很大的影響,也是引發我參加社運、影響別人的起源。」不久後,咖啡就在班上「出櫃」,並在高二時向家裡坦承性向。

 

讓大家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因在熱線擔任志工的時間長,加上當時原同義工人數少,只要熱線討論到族群相關議題,他幾乎都會發言,漸漸成為代表性人物。有前輩因此建議,或許可以嘗試成立原住民同志團體,專責帶領原同發展。

 

從2011年起,咖啡每年都會穿著族服,在北中南各地的同志遊行現身,「我就是那個不怕死的人!一直上臺講話,各種露臉。」原同盟資深成員毛弟附和,「咖啡敢站出來真的很不容易,因為當時原住民同志根本就不在大家的討論範圍。」

 

走了兩年遊行,卻沒有吸引更多人加入,「我才意識到,『不敢現身』是一個問題。」咖啡分析,原住民和部落的連結緊密,「可能在臺北做一件事,屏東部落老家馬上知道你在外面做了什麼。」出櫃不只要面對家族,還有整個部落的眼光,加上部落的宗教信仰大多反對同性戀,更讓同志話題成為禁忌。

 

後來,咖啡決定換個方式,每月在熱線舉辦「原住民同志聊天會」,透過軟性的聊天聚會,讓彼此認識、支持和取暖,「先把大家支持好,大家才有能量往前走。」毛弟也贊同這種方式,「能讓大家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但要深入參與同志議題,還是需要正式組織,眾人便決定成立原同盟。

 

 

 

站在前線,讓更多人看見原住民同志

目前原同盟的線上群組約有70多人,核心成員約15位。原同盟沒有正式幹部,成員多分布在媒體、社工、教會、長照等領域,除了同志議題,其他原住民議題也都會在群組討論,並以原同盟的名義連署。

 

原同盟也和其他團體結盟,像是台灣原住民教師基層協會、阿督音樂節、東華大學、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等。每年成員也會到學校社團短講,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毛弟表示,「對沒有辦法曝光的人而言,這也是在參與議題,只是比較柔和、軟性。」

 

現年31歲的毛弟,就讀東華大學一年級時,就已發起花蓮首場同志大遊行。毛弟笑說,「每當有人說我在搞社運,我都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支持身邊重要的伙伴而已。我沒有出櫃的風險,所以會很積極爭取曝光,希望大家可以更理解原住民同志的處境。」

原同盟參與2020年的花蓮同志遊行

 

有人結伴,就能夠再往前多走一點點

2018年,同婚法案正熱議之時,許多政治人物和教會皆否定原住民同志的存在。咖啡和幾位成員便在當年的婚姻平權音樂會上,以聊天會名義上臺發言強調,「我們在這,應該要被看見。我們也是人,我們也有結婚的權利;我們是族人,也是同志,這身分不能被分開,因為這就是我們的生命。」

 

在此之前,同志社群極少討論原住民議題,沒想到一現身呼籲後,當年的同志大遊行紛紛出現許多穿族服的原住民;隔年原同盟成立後,參加遊行的原住民又更多,甚至還組隊邊走邊唱跳。毛弟認為,「現身絕對有它的影響力!」

 

上一世代的原同只能壓抑躲藏,直到咖啡這一世代的人開始現身,加上網路資訊流通,傳遞出很多勇氣。咖啡分享有次遊行碰到穿族服的大學生,那位學生說因為以前看過咖啡演講的影片,才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更下定決心要穿族服來遊行。

 

看到大家勇敢站出來,咖啡感觸很深,「當年自己一個人走,走了兩年都沒有人來,其實陷入了一個很絕望的狀態,你會有很多自我批判,一定是哪裡做得不好。但走了很久的路以後,當有人和你分享經歷,你就會覺得好像還可以再多走一點路。」

 

「不敢現身」,曾經是原同盟的極大挑戰,但現在伙伴們並不著急。毛弟輕聲地說,「有能量倡議和現身的人,我們就持續去做;不能現身的人,也能默默互相陪伴取暖。」咖啡也強調:「等你有力量站出來時,再站出來!」原住民同志運動之路並不好走,但他們從不氣餒,用行動撐起部落的彩虹。

 

2020年,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舉辦募款感恩會,原同盟成員在臺上演出

延伸閱讀

黃耀明、何韻詩 教你包容不同

2013-10-31

同志婚姻合法化 立院闖關

2013-10-10

婚姻平權公投闖關雖失敗 為什麼同志在台灣不會輸?

2018-11-25

「我是軍人,我是同性戀」 挨過歧視與等待 她們終於可以結婚了

2019-05-24

布卡.蔴旮旮菉灣:接納、學習自己的文化,才會認同自己與族群

2021-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