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的媽媽是盧碧春!」看著母親放下家庭主婦的悠閒晚年,42歲初握桌球拍、58歲征戰帕奧...他說:我的眼裡無比驕傲

「我的媽媽是盧碧春!」看著母親放下家庭主婦的悠閒晚年,42歲初握桌球拍、58歲征戰帕奧...他說:我的眼裡無比驕傲
▲42歲初握桌球拍上場比賽的盧碧春,16年來多次入選國家代表隊。

Chris Lin

政治社會

新北市體育處提供

2021-08-06 09:14

編按: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在簡稱「帕奧」(身障奧運),接續在奧運後於8月24日東京登場,這是身障者挑戰運動的最高殿堂。新北市身障桌球選手盧碧春,目前世界排名11名,6月初遠征斯洛維尼亞參加帕奧桌球資格賽,以58歲高齡再度挑戰,雖然取得第3的好成績,當下未能如願獲得冠軍取得帕奧資格,直到近日國際桌球總會公布參賽名單,她獲得外卡機會取得賽事門票,接下來將代表台灣征戰東京帕奧。

本文作者為盧碧春之子,他想以家人的視角,分享檯面下,自己看著母親一路走來的不容易,以及自己對母親的引以為傲。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今年東京奧運賽事特別熱血,全台好團結,在電視前為出戰的選手放聲大喊。是體質的關係嗎?這種團結,會是讓我起雞皮疙瘩、掉眼淚的那種。也因此,更讓我去認識除了桌球界之外,越來越多運動員的故事,許多辛酸刻苦,都是無法想像的。

 

從媽媽2018亞錦賽獲得女單銀牌,戰勝中國女將張淼後,就有許多關於她的報導,今天突然有感,想寫些報導不會敘述到的故事。

 

約4、5月時,她收到教練通知,要出征斯洛維尼亞奧運門票的國際賽,原本安穩的生活,就像大石頭突然砸在她的肩膀上,她怯步了。我還記得那天,她在切菜時,問我說,「兒子,你覺得我要放棄嗎,感覺參加了也是白打。」我說,「你現在心裡怎麼想?」她嘆氣著說,「我每天在不到6坪的桌球室練習,沒教練時只有發球機可打,怎麼可能拚得過那些接受系統訓練的年輕國際好手,我好像就是業餘打職業一樣。」我沒多去思考她的不安,只覺得,她那是無謂的擔心,我跟她練球時,都覺得她每周都在進步,不以為然地說:「當然去啊,不然球不是白練了。」

 

碧春盧發佈於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即便疫情之下,我媽自主訓練也沒有停歇過,最終她還是選擇去拚一把。6/6資格賽結束,媽媽並沒有搶下奧運門票,僅以第3名收場返國。回台灣隔離的14天,她獨自住在防疫旅館,吞下輸球的挫敗。說實在的,比起要承受比賽的壓力,她大可以在家煮飯,研究新的食譜,整天和我爸膩在一起,偶爾跟孫子孫女一起玩享天倫之樂。跟她視訊時,不難看出她的失落,但我也沒有過多的安慰,只要她好好回家就好。隔離結束後那天下午,我在房間工作,她突然敲敲門,輪著輪椅,緩緩到我的房間中,跟我說,她想說說話。

 

突然,她摀住臉,忍不住情緒地崩潰大哭,緊抱著我說:「我剛接到總會集訓通知,我還沒進奧運,下周又要離開家好幾個禮拜去備戰,壓力好大!」工作繁忙的關係,我很少去傾聽媽媽的內心,我也一直以為,經過這些年來,她的抗壓性已算很成熟了,但沒想到這背水一戰,在她心中築出好大一座高牆。我也後悔在媽媽輸球之後,隨意地說,「沒關係,交交朋友就好」、「別人技高一籌,盡力就好」等等的話,感覺此時此刻,無須更多的言語,她只需要家人的陪伴、支持,因為她自己也知道,她的心態要靠自己調整到最好,才能成為一名出色的選手。

 

延伸閱讀

從19歲的林昀儒看到40歲的莊智淵...東奧選手給我們的啟示:職涯是一場年齡的障礙賽

2021-08-04

「直到得到獎牌的那一天,運動員才有名字...」東奧2020戰場上,桌球教父莊智淵給我們的省思

2021-07-31

「全世界的重量都壓在我的肩膀上」體操天后拜爾絲退賽背後:那些憂鬱的奧運金牌得主

2021-07-29

「兒子未痊癒,我不敢老」46歲奶奶級體操選手8闖奧運會,曾被罵叛國...背後原因感動全世界

2021-07-26

氣走中國「仙氣蝶后」張雨霏 奪下奧運100公尺蝶泳金牌的她 竟然是20年前的江西棄嬰!

2021-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