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臉上瘀青多了,心裡的傷反而淡了…黃筱雯拳擊人生「像堅挺的傘,擋下童年那場大雨」

臉上瘀青多了,心裡的傷反而淡了…黃筱雯拳擊人生「像堅挺的傘,擋下童年那場大雨」

王海咪、陳亭均、陳偉周

政治社會

Getty

2021-08-18 10:23

黃筱雯從小就長得高,國中練拳擊很吃香,比賽一路都是第一名。但到了高中,第一場拳擊賽就吞敗仗,那時的她承受不了衝擊,有長達一年的時間,她蹺掉所有訓練、拒絕任何一場比賽。

直到她國中的啟蒙教練、也是後來長期合作的教練劉宗泰找上她,才出現轉機,「原本高中教練也拿我沒轍,但劉教練來找我,說有一場選拔賽,我一定得參加,要我回學校給他訓練,我才慢慢找回對拳擊的熱愛。」

 

高中逃避一年  教練讓她找回初衷

 

她這麼願意聽劉宗泰的話,或許是因為在她人生最昏暗的時候,劉宗泰伸出了那雙抓緊她的手。

 

黃筱雯小時候過得有點辛苦,父母在她一歲時離異,後來父親因吸毒三度入獄,她國中時父親第二次服刑,當被同學問起爸爸去哪了?她都只能懦懦地說,「去外地工作了。」

 

雙親缺席,她像是失了根,沒有容身之處,家庭狀況讓她自卑,黃筱雯坦言,「如果不是拳擊,我覺得那時也許就會走偏,我可能會去做其他不好的事情。」一開始只是因為喜歡運動,想報考體育班,就誤打誤撞被劉宗泰找去練拳擊,她沒料到的是,拳擊竟像一把堅挺的傘,替她擋下童年時的那場大雨。

 

「我把重心都擺在拳擊,一下課就去練拳,練完回家,有時到了晚上還是空虛,但想到隔天一早又要練習,就覺得趕快睡,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女孩子打拳,帶她長大的阿公、阿嬤偶爾還是擔心地嘮叨幾句;但對黃筱雯來說,臉上的瘀青多了,心裡的傷反而淡了。

 

在父親缺席的這些日子,劉宗泰就像她的第二個爸爸,「他也知道我們這個地方的小孩,不是單親、就是隔代教養,對我們都很照顧。」劉宗泰不僅在背後替這些孩子找可以申請的獎勵金,最讓黃筱雯感動的,是她一八年參加亞運會時腳趾斷裂,但四強賽又還沒結束,她陷入要不要繼續比賽的兩難。

 

「其實,那時醫療團隊說可以打針讓我不痛,也滿多人建議我打針上場,但教練最後為了保護我而決定棄賽,我知道的當下很感動。」黃筱雯的體育路還長,劉宗泰不想為了獎牌而冒險。她說,那刻深切感受到教練的用心。

 

擂台上廝殺,黃筱雯常被問受過最痛的傷是哪一次。有趣的是,她其實真的沒被拳打痛過,手術復健的痛反而更讓她椎心。拳練久了,帶傷是常態,國中時,她的肘關節受過小傷,後來同一個部位不停磨損、增生,成了骨刺。

 

黃筱雯

黃筱雯(右3)在四強賽對上土耳其悍將不畏戰,雖然落敗,但仍替台灣奪下銅牌。(圖/體育署提供)

 

 

不怕拳傷  復健、減重對她才是酷刑

 

這次因為奧運延期一年,黃筱雯正好有時間把骨刺取出,她笑說,「我的優勢就是手長,醫師告訴我,把骨刺拿出來,手可能會多兩公分,說不定我可以靠這兩公分就打到對手。」

 

說得輕鬆,沒想到術後才是噩夢的開始,她回憶每個復健的晚上,她都要哭,「我很想跟復健師說,我再也不打拳了,拜託不要再拗我的手!」話一說,她好像又變回那個少女,因為復健放聲大哭。

 

不過,談起一路走來最困難的事,黃筱雯沒提身上的傷,也不說按表操課的辛勞,反倒是控制體重,成了她最痛苦的環節。

 

黃筱雯原本屬於五十四公斤量級,卻因為奧運沒有這個項目,剛比完全國運動會的她,為了保持身高優勢,必須在四十天內,就甩掉三公斤,參加五十一公斤量級的奧運資格選拔賽。

 

「我過磅前幾乎不吃東西,每天只吃水果或喝一瓶牛奶,很痛苦,常常半夜一直聽到自己肚子在叫,根本睡不著。」黃筱雯貪吃,連訪問時都忍不住分享隔離期間收到的嵜本吐司,體重控制對她是一大酷刑。

 

在奧運期間一路陪伴黃筱雯的防護員黃郁雯補充,降體重對選手來說很辛苦,第一步是減脂,「這對女生的影響很大,因為女生的荷爾蒙和脂肪息息相關,所以減脂不只影響身體,也會影響到情緒。」她說,何況黃筱雯減脂的幅度已經不是一般選手可比擬的,根本是極限降脂的程度。

 

「減重的時候我完全不想說話,每天都臭臉,臉又很凹。」黃筱雯邊說邊用手掐自己的臉,兩頰的肉都被她捏得陷進去,她笑說當時自己就長這個樣子。「真的太苦了,不過這也是過程,都會變成甜美的果實。」她樂觀地說。

 

樂觀不是鏡頭前做做樣子而已,就算童年過得陰鬱,黃筱雯對父親其實一點恨也沒有,現在最擔心的,是家庭背景遭起底後,爸爸會因負面評論而難過。「我不希望大家把負面的事放大看,我們要給像他們這樣的人一點機會,而且爸爸也改變很多,應該要多鼓勵他。」拳擊把一家人又凝聚起來,她笑說,這是父親第一次來賽後接機。

 

她說不清左手臂上每個刺青的意義了,或許大多只是年少的衝動,但她捲起袖子,指著小美人魚分享:「我最愛的就是這個,因為她很勇敢地去追尋目標。」她頓了一下,又好笑地說:「我都很自戀,會自稱是美人魚。」

 

眼前染著一頭紅棕色頭髮,明知會受傷,仍直直盯著朝她揮來的拳,靠著一個又一個重擊,拯救自己又挽回破碎家庭的黃筱雯,論勇氣或論夢想,確實都有點像童話故事裡的公主。

 

黃筱雯

 

延伸閱讀

坦言「曾對戴資穎有敵意」 首支小戴紀實片賺熱淚,姊姊戴靖潔告白:放棄羽球那刻起,這輩子只為妳加油

2021-08-06

奧運金牌戰一日球迷可能沒看懂的事:戴資穎狂打同一個出界點,不是失誤,而是挑戰自我極限

2021-08-06

莊智淵「最好笑的一場比賽」! 搬桌、自己翻記分牌、幫對手CPR

2021-08-04

被遺忘的孤鳥 「不被看好也要打出成績」

2016-08-04

真情告白 讓台灣被看見的奧運新秀 最感謝的這些人,那些事

2021-08-11